第197章 :郁染染,站起来回答一个问题(1/2)

加入书签

  竟然不是问她,竟然不是问她?

  斐凝香发现自己白欢喜了一场,心底更加恼怒了,她还以为妖非离问的是她哪里痛,却没有想到,是问郁染染。

  哼。

  内心忽然涌起了一阵想要报复的感觉,斐凝香感觉自己对妖非离的痴迷都化成了钻心的痛。

  她现在不仅想要报复郁染染,甚至也想要报复妖非离。

  狠狠的垂下眸,眸中一片腥风血雨。

  闭眼,再睁开,眸中已经是一片清润无波的模样,可是有什么东西,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回到自己位置上。

  “香儿,我说过,不要招惹这个女人,她比较难缠。你只要成功的进入皇宫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以后有姨母罩着,肯定会好的,你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凑上前去找罪受,哎。”

  斐邵辉轻叹一声,风流肆意的眸中略过一丝别样的情绪。

  他虽然贪恋女色,但是却不傻。

  那妖非离虽然身上流着一半的斐家血液,但是剩下的一半,却是皇家最正统的,高贵冷绝薄情的血统。

  最是无情帝王家。

  虽然名义上是表兄弟,但是他却没有多寄希望于妖非离能够善待斐家。

  “二哥,你说的对,我懂了。”女子精致的脸上染着最为无害的笑容,桌下,手握成拳。

  不喜欢她是麽,那就拭目以待,她要至高无上的皇权,她要让妖非离后悔,永远的后悔

  妖非离搂着郁染染坐到了最角落的软塌上,郁染染刚碰到那苏苏软软的软塌,整个人便柔弱无骨的瘫软在了妖非离的怀里,直接把他当做靠枕。

  岑鸠薇和岑鸠炎对视一眼,也选择了离郁染染最近的位置坐下。

  “染染姐,我带了很多好吃的,你要么?”岑鸠薇战战兢兢的看了一眼讲台上自己的大哥,在心里默念了一百遍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才做到了大方的给郁染染分食物。

  郁染染本来想说不,但是闻到食物那香香脆脆的味道,一个不字在嘴边回绕了很久,终于还是吞了回去。

  “要。”

  要?妖非离看着郁染染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那个要字,低眸看了一眼郁染染那掩藏在薄衫之下的肚子。

  他的染儿从来不是好食之人,所以现在如此好吃,一定是孩子的错。

  “鸠薇,你大哥性格是不是特别不好,我看你特别怕他。”郁染染明明心里知道岑鸠渊大致是什么样的人,却忍不住想要逗逗岑鸠薇。

  果真,岑鸠薇一听见郁染染问这个问题,瞬时间整个人都不好了。

  性格是不是特别不好?默默的咽了咽一口口水,雾草,那不是一般的不好啊,那绝对是暴君。

  视线的余光扫了一眼妖非离,大哥不仅脾气古怪,而且说一不二,他心里可是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嫁给新皇。

  她说了一百遍她心里有卿年哥哥,大哥都能够给她找出一百个理由,简直就是让她心累。

  “四姐,大哥他,不是性格不好,但是我怕他却是真的。”

  岑鸠薇笑的乖巧,看见讲台上的岑鸠渊威慑的目光扫过来,瞬时间坐好,顺势把手中的零食带都一股脑的塞到了郁染染的怀里:“四姐,给你都给你。”

  大哥是不喜欢她多吃零食的,因为每次她吃多了甜食,总会肚子不舒服,或者是牙齿痛,每次大哥给她调制止痛药或者缓解药,都会用一种既温柔又带着威胁的目光看着她,弄得她坐立难安。

  她不怕爹爹不怕娘亲,也不怕二哥岑鸠天,或者三哥岑鸠炎,可就是怕大哥岑鸠渊怕的像是老鼠见了猫。

  郁染染扫了一眼摆满了她整个膝盖的零食带,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岑鸠薇背上刚拿下来的背包。

  次奥,这个丫头整个包都用来装吃的了吧。

  倒是便宜了她。

  岑鸠薇不敢的事情,郁染染做起来倒是没有一点的违和感。

  解了包装,郁染染随意的摊开书,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认真的听着岑鸠渊授课。

  不得不说,岑鸠渊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就比如说现在,男人很随意的站着,手中拿着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