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看她怎么了?天天看,很美(1/2)

加入书签

  “岑鸠薇你不要欺人太甚。”白静雯怒,都是她搅局,不然这次她非把郁染染拔出一身毛才甘心。

  ***

  “到底是谁欺人太甚你自己心里清楚,说帮忙解答的人也是你,如今支支吾吾说不出话反而大声怒吼的人也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岑鸠薇一手撑着桌,一副你嚣张我比你更嚣张的样子。

  “十长老,你看看她。”白静雯一怒,颇为委屈的转身向岑鸠渊告状。

  可是岑鸠渊哪里会帮她。

  幽深的视线落在少女的脸庞上,岑鸠渊看着白静雯,忽然笑了,本来不苟言笑的人,忽然邪笑起来,让不少人都感到惊艳到少女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这其中,包括岑鸠薇。

  雾草,大哥就是帅炸天啊。

  岑鸠薇冷漠的扫了一眼白静雯,嘴边染着邪肆:“看她怎么了?天天看,很美。”

  “哈哈哈哈。”岑鸠薇忍不住笑出了声。

  郁染染也无奈的摇头,这下白静雯要气的呕血了吧。

  视线落在少女那猛地阴沉的脸,郁染染看着女子艳红色的指,心底涌上了一阵嗜血的杀意。

  给她下药,还活了这么久的女人,算她命大。

  “上次给我下的那药,是禁药是不是?”拉着一旁妖非离的衣袖,郁染染笑的有些漫不经心的样子。

  妖非离颔首,贴近郁染染的耳畔,不想让人听见他对她的耳语:“那药,就是十长老调制的,现在白静雯身旁那个侍女就是当初被凌源学院追杀叛逃的学子,因为她当初不仅修炼了禁止修炼的术法,还盗取了十长老的珍藏药品,这其中,就有一瓶极品的春药。”

  “嗯。”郁染染颔首,她自然知道那是极品春药。

  逼得她只有割腕放血才能保持清醒,可不就是害死人的东西么。

  “不过虽然是极品春药,倒是没有便宜了我。”妖非离说着这话,语气还有点可惜的样子。

  郁染染无语,这男人这可惜是什么意思?

  “当初那压药几乎取了我的半条命,你看,我手腕现在还有伤。精虫上脑了奥,天天想的都是些少儿不宜的东西。”

  “恩,虽然染儿你说的很对。但是如果时间回到过去,本王还是不后悔。”

  她那般美好的躺在自己的身前,如果能坐怀不乱,那他就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

  他看着她,忽然伸手。

  郁染染感觉到腰间忽然有细腻的感觉,妖非离的手指正搭在她的腰腹间,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肚子:“少吃点,万一吃撑了,晚上难受的还是你。”

  “不是有你帮我消食么。”郁染染无所谓的耸肩。

  “什么意思?”

  “床上运动。”

  妖非离眼神一亮,秒懂。

  “嗯,回去再说。”

  “你想多了,我是让你给我做按摩运动,涂点护肤和防妊娠的精油而已。”

  妖非离面色一沉,摆明了不太高兴:“你在误导我?”

  “是你想太多。”

  “你如果没有想,怎么知道是我想太多?”妖非离知道郁染染是逗他玩,但是却逗出了他的*。

  “别动手动脚,我晚上还要去师傅那里报道。学习从今晚就开始了,因为你儿子我已经耽搁了三个多月的学习时间了!”

  “既然错过了三个多月,干脆错过十个月,这样,方便养胎。”

  郁染染摇头:“才不要。你到这里也有几天了,你的早朝呢,不上了?”

  妖非离笑容缓慢收敛,极其风雅的脸庞上浮现了一丝无辜:“忘记了。”

  忘记了?

  雾草,郁染染心口一阵呕血,这种事情也能忘记。

  “错过了?”

  “还没有,一个月一次,我出来的时候刚好过了半个月。”

  “所以你还可以陪我半个月?”

  妖非离挑眉:“你想我走?”

  “不然呢,你能撬了早朝?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为了一个女人不顾朝政?”

  “谁管他。”

  *

  要说任性谁属第一,那绝对是妖非离。

  可是以前的他,明明不是这样的。

  虽然大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