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一物降一物,你师傅,是他的克星(1/2)

加入书签

  课后,郁染染十分好心情的坐着等到一众学子都走了,然后才悠闲的起身。《

  妖非离靠着软塌,唇边染着一缕轻薄的笑意:“那白静雯是留下来给你练手的,你要是想处理了,手段干净些就可以。”

  “你如果真的有心,可以直接帮我灭了她啊。”

  “你不是享受猫抓老鼠的乐趣么?”

  “说的倒也是。”

  *

  一旁的岑鸠渊刚准备站起身来,一听见这话,顿时间瘫软了身体,乖乖,她都听见了些什么玩意儿?

  直接灭了她?君上是在鼓动染染姐杀人么?

  对上男人地狱般幽深的如同深潭般不见底色的眸子,岑鸠薇抿唇,低头,装乖巧。

  “鸠薇,你过来。”

  出乎意料的是,下课了的岑鸠渊又折返了回来,站在高台上,看着分外乖巧的岑鸠薇,勾了勾唇。

  “四姐,救命啊,人家刚才是维护你,呜呜,我大哥是大魔王啊。”岑鸠薇压低声音鬼哭狼嚎,一旁岑鸠渊嫌弃的看了她几眼,阴柔的脸上带着些嘲弄,这鬼丫头,总算是被大哥抓了个正着吧。

  “嗯,鸠炎,看你这么嘚瑟,也滚过来吧。”高台上的男人不怒反笑,看着岑鸠炎忽然僵硬了的唇角,意犹未尽的握紧手中的教鞭,甩了甩。

  “那个,大哥,我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啊。”

  “我有说要惩罚你麽?”岑鸠渊挑眉,静静的看着岑鸠炎。

  岑鸠炎被岑鸠渊那玩味的笑容看的心底发蒙,也低头,装乖巧。

  “都他妈的给我滚过来。”

  “哦。”

  咕噜咕噜,郁染染看着岑鸠炎和岑鸠薇那小长腿迈的跟个风火轮似的,感觉自己长见识了。

  本来以为岑鸠薇在岑家那么受宠,应该是无法无天的,可是现在看来……

  悬……

  *

  “岑鸠渊为什么那么吊炸天的样子?”郁染染拉了拉妖非离的袖子。

  “因为人家有资本。”顺势握住她的手:“也因为人家实力强大,四大家族几乎是妖国的支柱,而岑鸠渊基本上就是岑家下一任的掌权者,听闻岑家家主现在已经处于半隐退的阶段,所以,岑鸠渊手里有多少实力,可想而知。”

  “你就不忌惮他么?”

  “相互忌惮。”

  郁染染挑眉:“真的忌惮?”

  “四大家族几乎不受皇族控制,不属于朝廷官员,所以……势力虽大,不好掌握。”他喜欢掌控在手心的东西,而四大家族和魔宫长老没有一个是好控制的。

  “滋滋滋,阿离,你身上的担子很大。”

  “所以你安分点待在我身边,不要走到我控制不到的地方去,我会担心自己有没有足够的能力可以护你周全。”男人神色冷硬,说出来的话确是柔情似水的。

  “我自己可以保护自己,要是真的把命玩没了,那也是我的命。”

  妖非离扣住她的掌心,忽然有些焦头烂额的感觉:“明明本王以前也是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人,可是看你如此说,却忍不住想要掐断你的翅膀,压你入牢笼,让你做一只金丝雀。”

  “那你可千万不要这么做,我会咬死你的。”

  妖非离只不过是提出了一种可能性,郁染染便觉得自己接受无能了。

  她不愿意当牢里的金丝雀,所以无论是哪个男人,想要这么对付她,她都会想要逃得远远的。

  不自由,毋宁死。、

  **

  揉了揉因为男人没有控制好力道的手腕,郁染染托腮看着讲台上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排排站的岑鸠薇和岑鸠炎。

  好像真的有点惨的样子。

  还好她没有这么一个铁血霸道的哥哥,不然她可能就属于唱反调的一个。

  “四姐,哪个四姐?”岑鸠渊听着岑鸠薇巴拉巴拉的解释,一把捏住她的小下巴,将她的头抬起来,蹙眉看着自己小妹:“你哪来的四姐,娘亲就生了三哥,你做梦呢你。”

  “大哥~”岑鸠薇哀怨,被岑鸠渊的毒舌功力搞得快要发疯。

  “四姐就是染染姐,我想她做我四姐,我真的好喜欢她,好不好嘛大哥~”岑鸠薇伸手想要摇晃岑鸠渊的胳臂,可是看见岑鸠渊那似笑非笑的眸子,愣是没敢伸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