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在男神面前丢人了(1/2)

加入书签

  季凌风其实看见斐凝香那无辜的面孔已经十分的不满,看着她这么挑拨是非,忍不住的想要开口相帮:“斐家小姐管的太宽了吧,她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情?”他大师姐就算是不能来,也有他这个师弟可以帮忙说一声啊,要她什么情况都不了解的人来瞎逼逼个什么劲?

  斐凝香脸色一僵,看着季凌风出来替郁染染说话,阴冷的心越发的冷硬,为什么是个男人都帮郁染染说话,她到底有什么好的,不过是空有一副美艳的容貌,除了这些,她哪里比的上她?

  斐邵辉本来准备做手旁观,但是季凌风开口教训他的妹妹,他忍不住挑眉:“香儿不过是帮忙解释了两句,如果有什么说错了的地方,季少莫怪。”

  “哥哥。”斐凝香不满,为什么要道歉,错的又不是她。

  心中的恨意更浓,斐凝香把这笔债又算到了郁染染的头上。

  郁染染!捏紧了手,斐凝香阴冷的眸就像是蹭了毒液的蛇眼,都是她的错。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起来。

  薄雾没有说话,捏着一纸名单,他的视线游离,落在了不远处的那一条林荫小路上。

  *

  岑鸠炎阴柔的脸上没有多余的情绪,一双大长腿随意的交叠着,手指上转悠着一只没有染墨的毛笔,无聊的转悠着。

  根本就不用他出手,就有人帮郁小郡主说话麽,果然是越来越有意思了,有多少人恨她,就有多少人护着她,郁染染……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如果不是非离已经提前下手,他也想接触看看呢,颇为惋惜的耸了耸肩,岑鸠炎掏出一本外表精致的书,散漫的翻看了起来。

  薄雾看着眼前的茶器,手指漫不经心在桌案上打着节拍,桌案上泛着不发酵的绿茶,轻微发酵的白茶,半发酵的乌龙茶,全发酵的红茶,后发酵的普洱茶和在加工的花茶。

  本来这节课准备想要随便讲一下,但是……既然容兮的嫡系徒弟都来了,不露一手,岂不是丢了他的面子?

  凌源学院的人都以为他后来之所以和容兮成为至交好友,是因为容兮贿赂他的冰茶,但是其实并不是。

  他薄雾也是出生于皇族,含着金汤匙出身,不至于为了几包好茶就放弃了自己的原则。容兮真正折服他的,不过是那一身神乎其神的茶艺,他只见过一次,便惊为天人,可是这一年内,他再也没有见过容兮再次展示过。

  任由他怎么下套,怎么祈求,都没有用。

  希望这一次,郁染染是一个契机。

  他一生没有太多的爱好,只爱茶,爱竹,爱古琴。

  有这三物,他的人生大概就圆满了。

  *

  没有人看出了薄雾的出神,气氛瞬时间有些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知道他的脾气,讲课是看心情,说到哪里,就停在哪里。

  有时候也可能泡一壶茶,看书,让他们坐着修身养性大半日,反正就是这么的匪夷所思,可是偏偏……很多人喜欢他的课。

  “为什么这么安静?”走到拐弯口,郁染染以为能听见什么声音,可是发现里面只有淡雅的茶香,其他的别说是人讨论的声音了,连上课的声响都没有。

  “不会是记错时间了吧?”岑鸠薇有些懵,薄雾长老的脾气她也说不准,以前也出现过人来了,他人却不在的情况。

  “去看看。”

  绕过拐弯口,郁染染戏谑的眸落在了齐刷刷的保持安静的学生身上,好安静。

  缓缓放下手中的纸张,薄雾扫了一眼假山后半隐半现的绝艳佳人,惊艳的打量了几眼,忽然勾唇:“郁染染?”

  忽然别点到名字,郁染染下意识的转过身子,看见薄雾那温润的看不出情绪的眸子,笑了笑:“是我。”

  “性格倒是和你师傅挺像的。”看着郁染染那笑米米的样子,薄雾挥了挥手,让她过来。

  *

  “不会吧,怎么薄雾长老也这样。”

  “就是啊,偏心呢。”

  “没办法,谁让人家的师傅和薄雾长老是好朋友的。”

  “嘘,轻点,你怎么知道的?”

  “容兮长老都放话了谁敢在凌源欺负她唯一的关门弟子,她一定让那人吃不了兜着走,你不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