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十一年一百一十一天(2/2)

加入书签

人一桌。

  *

  上官薄雾自然也知道在场的人有些彼此之间身份敏感,但是他也很聪明的刻意避过了。

  “来这里的,只有朋友,今夜我做东,你们尽兴。”

  郁染染颔首,微微的嘟着嘴,半个身子侧向了妖非离,看着桌上香味四溢的菜,心情很好。

  “薄雾长老,有酒麽?”

  “不许喝。”

  郁染染刚问出了一小句话,就被妖非离毫不留情的噎了回去。

  岑鸠薇忍不住轻笑了一下。

  容兮则是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郁染染,乖徒弟,这面子问题,可是非常重要。

  从眼神中,郁染

  染不难看出岑鸠薇和容兮两个人眼底揶揄的意味,她挑眉,继续看妖非离:“为什么呀,很久以前,你一直嚷嚷着酒和茶是好东西,让我试试的。”

  “那是在你没有怀孕的情况下。”妖非离一只手抵着郁染染的脊背,微微侧着跟她说话,语气是众人少见的温和。

  “怀孕了有什么不同?”郁染染看着妖非离强势霸道的样子,觉得好笑。

  他不是一直说她没有福气,不能享受世界上的两件极致之物麽?

  “怀孕期间是不能喝酒喝茶的,特别是不能醉酒,否则有致胎儿畸形和流产的风险的。”妖非离只能郁染染只是想要小小的尝一点,但是她就怕她会跟他唱反调而贪杯。

  “要不,用我的杯子,你抿一口?”

  *

  此话一出,妖凌萧的眼眸更加的深邃看不见底,他注意到,妖非离和郁染染说话的时候,大多时候,都不会用本皇或者本王。

  都是自称我的。

  这代表了什么?

  摩擦着手间的酒杯,他有些心痒难耐起来。

  上官夙挑眉,推了推妖凌萧的手肘:“萧,你会点医术,这胎儿畸形是什么情况?”

  妖凌萧不置可否的勾唇,他皇兄和郁家郡主说话从来没有那么轻易就能被外人听懂。

  “你要是好奇,自己问问?”

  上官夙哼哼了声:“算了,当我没问。”

  *

  “那万一我嫌弃你怎么办?”

  妖非离挑眉,看着果真是一脸嫌弃表情的郁染染:“我都没有嫌弃你当时醉酒吐我一身,你却来嫌弃我喝过的酒杯?”

  郁染染眉头紧锁,这个桥段,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怎么感觉事实是妖非离在坑她呢?

  她什么时候醉酒吐他一身了,他明明就十分嫌弃的看着她一个人吐得要死要活。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劝酒?”

  “我以为你喜欢喝。”

  “喜欢个鬼,妖非离我告诉你,我下回喝酒你再不拦着我,我就揍你。”郁染染气的连名带字的叫他的名字。

  “我现在不是拦着你了麽,为了我不被揍?嗯?”

  “……”

  这是坑,绝对是坑。

  *

  “这些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为师怎么一点都不知道?”容兮就好奇了,听说妖国新皇没有上位之前一直行踪诡秘,哪怕是他的亲生母妃,有时候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他,所以他是什么时候和染丫头认识的?

  郁染染听见这问题,对着容兮摇了摇头:“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说。”

  “时间长么?”

  “不……”郁染染刚说出一个字,就被妖非离喊停。

  “十一年一百一十一天。”妖非离忽然嘴里吐露出一个清晰的数据,此话一出,整个房间鸦雀无声。

  砰的一声,不知道是谁的酒杯落到了地上,碎了一地。

  但是却没有人去管。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桌上视线教缠的两个人,更准确的来说,看的是妖非离。

  郁染染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极致的发愣状态,静静的捏着妖非离腰间的衣服,她眨巴着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

  不是两年多麽?

  为什么是十一年一百一十一天?

  “你确定麽?”郁染染很认真的问着,同时也问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是啊,妖非离确定嘛,十一年一百一十一天,他现在也才二十岁,如果这个时间是准确无疑的,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就惦记上了郁染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