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两男争一女的戏码再次在眼前上演(28号求月票)(1/2)

加入书签

  郁染染见妖非离没有回答,不免的感觉心里也有点想要知道答案,所以她拉着妖非离的衣袖摇晃了片刻。

  她最近是真的容易饿。所以,是他的儿子,他难道不负责一下麽?

  “嗯,我给你做。”

  听见男人肯定的答案,也差不多是在意料之中。

  “要吃糖醋排骨。”略带垂涎的舔了舔嫣红的唇,郁染染想起那酸酸甜甜的味道,就恨不得现在就能吃到。

  没有人会想到妖非离真的会点头,就像没有人会猜到郁染染会指挥的这么顺手。

  所有的三观都被颠覆。

  岑鸠薇是早已见鬼不怪。

  容兮现在被岑鸠渊纠缠的分身乏术。

  而……

  薄雾看着已经开始垂涎别人做的饭菜的郁染染,翕合的眸略过笑意,这一对,像是有故事的人。

  只是不知道,这故事,是以喜剧结尾,还是……悲剧。

  “上次做的,还可以麽?”

  “做的很好。”

  妖非离眼眸微深,嗯,好就好,还好他把青阳带来了,还一直带在身边。

  “不过,还是麻烦青阳了。”郁染染勾唇,还真以为她不知道那饭菜是谁做的?

  他一个洁癖如此深的人,做个饭沾染了油烟味的话,他会不换衣服不沐浴?

  开什么玩笑。

  这绝对不可能。

  妖非离身上忽然涌上了浓烈的戾气,稍纵即逝,挺拔的身子想着郁染染靠去:“是他做的那又怎么样,满足你的人,是我。”

  “等什么时候你自己学会烧饭做菜,你再来我面前炫耀比较好。”

  “都是不会烧饭做菜的人,染儿你笑话我的时候,自己的心里,真的不会虚麽?”

  郁染染浅笑,执着筷子,眼底笑意弥漫:“为什么心底会发虚?自己不会,大不了找一个会厨艺的人啊,此消彼长,互补长短,我不会委屈自己。”

  妖非离抿着唇,视线游离,气息微乱,郁染染明显看出了他的不对劲。

  “气着了?”

  “……”

  “哈哈哈哈哈,这有什么好在乎的,反正青阳一直跟着你,让他做就好了,只要他不离开你,我就不离开你。”

  “本王留住一个女人?还需要靠别的男人的一顿饭?”妖非离松开郁染染的腰肢,脸上的表现陷入了阴沉之中。

  气息鄹然下降了一个弧度。

  妖凌萧勾唇,戏谑的看着郁染染,他也想看看,面对妖非离忽然而来的怒意,这个女人要如何应对。

  他感觉自己处于一种极度兴奋,激动的感觉中,不想看这一对结合或者在一起,他想让他们分开。

  就算他不能拥有,别人……也不能。

  *

  郁染染精致的脸上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感觉腰间鄹冷,她只是慵懒的伸展了一下手臂。

  “鸠薇,帮我夹一块肉。”

  岑鸠薇古典雅致的脸上浮现一缕惊讶,但是没有多想,立刻就伸手去夹,染着淡蓝色指甲油的手指光滑漂亮,她的筷子刚夹到肉,就对上了妖非离那暗藏肃杀的眸,眸光深邃,像是一趟无痕的深井,让人一看,就感觉心凉了半截。

  “别理他,夹到我碗里。”

  岑鸠薇咽了一口口水,听郁染染的话,照做。

  妖非离挑了挑眉,嘴角忽然浮现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郁染染刚要伸手去夹肉,他便扣住了她的手腕。

  “放开。”

  “不放。”

  “我数三声,你给我放开。”

  “数三百声都不放。”懒洋洋的靠在木椅上,相对于妖凌萧那副淡漠优雅的样子,妖非离整个人就显得温润肆意,手搭在郁染染的手腕上,他直勾勾的盯着郁染染看。

  郁染染蹙眉,看了看肉,又看了看妖非离,把他搭在她手腕上的手拿了下来:“别闹,我还没有吃饱呢。”

  “可是我吃饱了。”妖非离靠近她,把那被拨开的手又再次的放在了她的手腕上,不仅如此,他还不要脸的往前贴:“染儿。”

  *

  “皇兄,你打扰到染染吃饭了,她是孕妇,你还是等她吃完在和她聊天比较好。”

  “本王和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