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看看我够不够格,做你的男人,嗯?(1/2)

加入书签

  耳边一阵巨响,男人眼底满是暴戾的情绪,容兮的瞳孔猛的缩合:“你疯了,没事砸什么墙。”

  “那个男人,是谁?”

  “是谁都和你没有关系。”

  岑鸠渊不言不语,附下身,猛的擒住容兮的唇,啃咬起来。

  “唔,岑鸠渊你这个王八蛋。”

  容兮觉得岑鸠渊是真的疯了,因为他霸道的力道是用了灵气的,她反抗的话,只能又是一次争锋相对的打架斗殴,可是不揍他,她又出不了这口恶气。

  容兮迟疑的瞬间,岑鸠渊就已经突破了她的防备,唇齿教缠,男人发狠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被吻得舌尖发颤,容兮眸光幽深,搭在岑鸠渊肩膀上的手一转,已经凝结成了灵气,还没有出手,她却被男人握住了手。

  瞪大眼睛,容兮没有想到,岑鸠渊这个男人明明这么动情的吻着,竟然还能感知她的动作。

  桀骜不驯的男人深深的吻着她,掠夺着她口腔里的每一寸空气,咬着她香艳的唇,他控制不住心底的妒忌:“那个男人,他碰过你了,也像我这样亲过你?”

  “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成亲,就是为了做无名无实的夫妻?”容兮就是想刺激这个男人。

  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却刺激了两个人。

  岑鸠渊发起疯来的样子的确让人心底生寒,容兮使劲想要甩开岑鸠渊握着她手腕的手,甩了几次没有甩开,却反而把自己弄疼了。

  “你到底发什么疯,你是我的谁?你现在又在发泄你的什么不满?你又有什么不满?岑鸠渊你会不会太幼稚了,你二十多岁了不是十多岁?”对上岑鸠渊那猩红的眸,容兮着实不想要惹怒一头发怒的狂狮,她只想躲得远一点,再远一点。

  “你说我是你的谁?容兮,我算是中了你的毒,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是你的谁。”

  将女人的手捏紧往身后靠去,岑鸠渊冷笑,他看中的女人岂能被他人染指,说什么也咽不下这口气,可是岑鸠渊怎么也不愿意承认他现在是和死人争一个地位。

  容兮被岑鸠渊吻的唇角发颤,她还从来没有失去主动权到这个地步,没有哪一个男人不经她的同意,都够这么碰她。

  “岑鸠渊你放开我,你这个混蛋。你别逼我动武。”

  “逼你动武又如何,你敢让所有人都来看我们亲密?我是不在意让所有人知道我在追求你,我岑鸠渊喜欢你,可是你敢么?你敢弄得人尽皆知麽?容兮,不敢的人从来不是我,而是你。你说我的心藏的深,那么你的呢?你的心藏的不深麽?究竟怕受伤的人是你还是我?”擒住容兮的下颚,岑鸠渊狠狠的吻了上去。

  “容兮我告诉你,差十三岁又如何?如果我喜欢,差三十三岁,我岑鸠渊也要定了你的。”

  容兮的脑中嗡嗡作响,她没有想到岑鸠渊竟然霸道成了这个样子,扣住男人强硬的肩膀,将他往后推了一步:“你果然疯了,你以为你要我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就要和你成婚?你会不会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你觉得有那么难么?男欢女爱的事情,你比我多活了十三年,还差点和别的男人拜堂成亲,你在情事上并不是一片空白,容兮,如果这种事情还能保持镇定,那我才是玩弄你,可是现在我是为了你快疯了,你敢给我一个回应麽?”

  岑鸠渊没有想过会彻底把事情挑开,可是既然都说到这种地步了,如果今日不能从她嘴里得到一个答案,那他也算是失败到了极致。

  *

  “你先退开。”容兮一手捂着自己的嘴,一手推在岑鸠渊的胸膛上。

  唇角有些涩涩发麻的感觉,她舔了舔唇,却发现有咬破的痛感,竟然还咬破了。

  狠狠的瞪了一眼岑鸠渊:“你是人嚒?谁接吻还咬人的?”

  岑鸠渊眼眸飞快的闪过一抹异样,她接过很多吻,还是?

  “下次,我保证下次会注意,今日都是你惹我的,我也想温柔,可是你这么抗拒我,兮儿,我没有办法保持镇定。”

  “别兮儿兮儿的叫。”容兮恼羞成怒,叫的好像她比他还小一样,可是她明明都快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