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染儿,为什么本王感觉,现在像是在做贼一样(1/2)

加入书签

  “啊切。”郁染染蹙眉:“谁在想我?”

  妖非离笑:“我啊。”

  “师傅怎么还没有回来。”

  院落里,漆黑一片,只有红灯笼洒下一地的剪影,看上去,怪阴森的。

  “你去点灯。”郁染染推了推妖非离的肩膀。

  啪——

  黑暗中,一个穿着雪白色长衫的女人狠狠的堵住自己的嘴,屏住呼吸,看着忽然抱着郁染染附身去吻的妖非离。

  白静雯狠狠的捏紧了手中的药,修剪完美的指尖,几乎要渗入自己的掌心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谁都不可以。

  偏偏这个郁染染可以夺得妖非离的心。

  听着那灼热的亲吻声,女人只要闭上眼睛就能想到对面拥吻的一对人此时是多么的激情洋溢。

  想起郁染染娇羞的表情,白静雯就感觉心头上仿佛有一条毒蛇盘踞着,那毒液仿佛渗透了她的血脉之中,无边的嫉妒和恨意,让她想要让郁染染彻底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她恨她,更恨她能得到王上的注意,能够怀上王上的孩子。那样的男人,也是一个边城郡主可以觊觎的麽,而且还是养女。

  郁染染凭什么抢夺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想到郁染染肚中的孩子,白静雯怎么也忍不下来,可是忍字头上一把刀,她现在不能暴露,这个孩子,先让斐凝香那个傻女人下手。

  如果她下了手还没有除去,那……她再想办法。

  这个时候,这个险。她不能冒。

  阴沉的蓝眸中满是对郁染染的恨意,但是此刻白静雯的呼吸几乎没有,看着妖非离抱着郁染染进房,她才一步一步的离开院落。

  **

  “咦,师傅是真的没有回来?”郁染染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确定没有容兮的存在,觉得有些奇怪。

  师傅离开的不是比她早么?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自家师傅和岑鸠渊在一起,郁染染觉得吃亏的很有可能,会是岑鸠渊。

  “我先陪你去睡觉,不是说闹觉了麽?”

  “可是我还没有洗澡。”郁染染忽然觉得有些不舒服,特别是今天她在外面转悠了很久,她感觉浑身都是风尘气。

  “没事,我不嫌弃你。”妖非离伸手去解郁染染的已经,手刚搭在她罗群的腰带上,就被郁染染扣住了手腕。

  “别。”郁染染后退一步,嘴边的笑意不减:“我们还是不要同房睡了,失忆的时候不和你计较,现在我好了,还是要避嫌。墨白和青阳不是为你安排了院落麽,你回去吧。”

  无名无分的,共处一室,就算是他不对她做什么,她也觉得,有些太过亲密了。

  反正现在怀孕,也不太适合做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不是麽?

  她和非离的感情还需要培养。

  在*之上,最重要的,还是心灵的触碰。

  “你这是在赶本王走?”

  “当然了。”

  郁染染淡定的瞥了妖非离一眼,退后几步,开始淡定的宽衣解带。

  就在妖非离的面前,她伸手就将头上冗杂的装饰品都取了下来,随意的丢在梳妆台。

  “我想要一个人睡,而且这是师傅的地方,你在这里,闲言碎语传出去不好听。和我有关的倒是没什么,就怕败坏了师傅的声誉。”

  美人白玉般优美的脖颈泛着冷寂的目光,冷艳的脸被铺散开来的墨发遮住了大半,慵懒而又危险的气息让人呼吸一窒。

  看着眼前的美景,妖非离蓝紫色的眸子急速的缩合,眼前的美景,让他感觉勾人的快要发疯。

  这种时候,她却在赶他走?

  *

  “良辰一刻值千金。”

  郁染染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男人的俗语倒是套用的一套一套的,只是……就算是良辰一刻也该是夫妻来吧。

  他们这算什么?

  鬼魅般的靠近郁染染,妖非离伸出手,就将披头散发,美艳无双的郁染染抱了个满怀:“我什么都不会做,就抱着你休息,这样可以么?”

  “才不要,你一个晚上根本不用睡多久,那么其他的时间在做什么?我可不想被人看着睡觉。”

  郁染染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