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王后她,催促王上您,早日回国(1/2)

加入书签

  “你越紧张,我觉得越刺激,有人在,你竟然会怕。”

  “师傅不一样。”感觉脖颈处痒痒的,郁染染伸手,想要推开抵在背部的脸颊。

  “哪里不一样?她是女人,还是个成熟的女人,如果她知道我们在做什么,会来打扰麽?”灵活的舌包裹住了她湿润的耳垂,男人性感的呼吸就在她的脸颊处,郁染染猛地瞪大了眼睛,雾草,妖非离还真的敢。

  感觉到了她的不专心,男人咬了一口。

  “唔。”

  **

  “什么声音,染儿,你在里面么?”容兮蹙眉,伸手敲了敲门。

  怎么回事,容兮觉得奇怪,照理说,染儿的性格不会一回房间就关门,她记得她每天都会在书房看书看很久。

  难不成今天哪里不舒服了?

  隔着一扇门,容兮深沉的瞳孔凝聚了疑惑的色彩,染着墨绿色的指尖抵在雕花木门上,有点想要推门而入:“染丫头,你在么?”

  “在的,师傅。”郁染染被妖非离执着手腕,她心底扑通扑通的跳着,瞪了一眼一直不老实的挠她痒痒的妖非离:安分点。

  装作没有看见郁染染的口语,妖非离的手,划过她衣衫半露的肩膀。

  忽然肩膀一凉,郁染染连忙伸手去扯衣服,有些惊慌,雾草,她现在没有兴趣在师傅面前被抓包跟别的男人在房间里甜甜蜜蜜。

  节操什么的,她暂时还是要的。

  “身体不舒服了?”

  郁染染听见容兮关心的话语,很想推开门去见容兮,可是容兮不喜欢自己的空间被别人侵入的感觉,前几天是意外,今天总不能再说是意外了吧。

  “没事,师傅我有点困了,闹觉。”

  “那也喝了牛奶再睡,我去给你热一热,再泡个脚,对你孩子好。”容兮没有怀疑太多,摇了摇头转身就去给郁染染热牛奶去了。

  郁染染听见脚步声渐渐消失,连忙推开了妖非离:“快,窗户在那里,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

  妖非离俊容瞬时间陷入了一片阴霾,该死的,他怎么莫名的觉得容兮才像是她的相公,他反倒是像个情夫?

  和她近距离接触,同处一室都像是*鸣狗盗之事,这么多年,能让他窝囊成这个样子的事情,并不多。

  郁染染抬眸看了妖非离好半响,发现某个男人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却没有一点离开的意思。

  想了想,伸手扣住了妖非离的手腕,将他往自己的方向一拉,然后就带着他向着窗边走去:“知道你身份的人很多,关注你晚上睡在哪里的人一定也有。我未婚先孕已经不太美妙了,如果再加上一个你为了我连礼义廉耻都不顾了,估计我要吃不了兜着走。”

  “本王不会让别人伤害你的。”

  “别,你那母后看的我瘆得慌,你别说你都护着我了,你先顾好你自己吧。无论是我前未婚夫,还是玖哥,哪一个都不是吃醋的,更何况,你前些还说南阳帝国侵犯边境了不是麽?”

  郁染染明媚的眼底满是笑意,视线和妖非离的对上,看着男人眉梢之间满是淡漠,忽然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

  嚓,他不会真的准备赖在这里了吧?

  “妖非离我跟你讲,师傅真的会揍人的,她的邻域意识很强。”

  “我也很强,宝贝儿,你说如果我对上你的师傅,你会帮谁?”

  “……”谁都不帮?

  “如果你不帮我,我会生气的,到时候下手重了,万一弄巧成拙,让别人误会了本王和容兮长老的关系,恐怕不是你愿意看到的不是麽?”

  郁染染挑眉,轻笑:“你什么意思?”

  “我可以不闹,但是你要留下我。”

  “美得你,想都别想。”

  ***

  妖非离倒抽了一口凉气,看着霸道的将他推到窗边,愣是要把他推出去的女人,忍不住腾出一只手抓住她的衣襟:“染儿,你就这么狠心?”

  “当然了,明天见。”

  砰的一声,窗户被关上。

  妖非离高大的身体从窗中飘落,孤独的站在窗外,看着窗内温暖的灯光,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王上他这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