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请问是哪座穴给您吹的枕边风呢?(1/2)

加入书签

  轻轻的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毫不意外的闻到了一阵男人身上特有的麝香味,意味不明的看了几眼郁染染:“带回来了?”

  “啊哈。”郁染染眼眸一闪,感觉心都扑通了两下,师傅也是狗鼻子吧。

  非离并没有在房间内待多久啊。

  这都能闻的到?比她的鼻子还要灵。

  “别想骗我,你还不够级别。”容兮朝着郁染染走去,将温热的牛奶放到郁染染的手心,顺势坐在了她的床边。

  “染儿,你说一个男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强吻一个女人,意味着什么?”容兮忽然想起岑鸠渊那张俊脸,忽然烦躁了起来。

  低头不见抬头见。

  她就算是刻意的想要避开岑鸠渊,估计也不会那么容易吧?

  感觉心情莫名的受到了影响,容兮脑子里不断浮现男人那张认真的不像是说假话的脸孔。明明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却总是逼得她有点炸毛,这是为什么?

  越想越觉得有些羞恼,容兮看着对面的郁染染,想要听听她的答案。

  “噗……”一口牛奶吐了出来,郁染染第一反应,是容兮在兴师问罪,在揶揄她。

  “我,我…”

  “岑鸠渊这个男人,真真假假的,真是让人看不透。染丫头你说,为师是不是该避着他避的远远的?虽然这样不符合我的性格了一点点,但是感觉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那个男人就像是块牛皮糖,挺粘人的。”

  愣了几秒钟,郁染染才反应过来,原来刚才容兮问的并不是她,而是她自己。

  忽然之间,有种看好戏的心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师傅你问我,我肯定是给不了答案的。”

  “就知道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一点用都没有。”容兮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起身:“给你烧了水,我帮你把水提进来,睡觉前,你泡泡脚。”

  “哎,师傅你别走啊。”

  郁染染有些不舍的拉着容兮的手,心里满满的感动,她从小享受的温情并不多,对于这样的关怀,最是留恋。

  “自己说闹觉了,听见八卦却不想睡觉了?”容兮看着紧紧拉着自己手腕的郁染染,有些无奈。

  “是啊,那当然。”郁染染一把拉下容兮的手,就把她带着往被窝里钻:“好久没有一起睡了,师傅今天我们秉烛夜聊吧。”

  “我明天还有课,还要去睡美容觉呢,谁有空跟你秉烛夜聊。”容兮装作嫌弃的松开了郁染染的手:“早点睡,明天我的课你要是起不来,挂你没商量。”

  “雾草。”

  郁染染蹙眉,不带这么坑徒弟的吧。

  “师傅我怀孕了。”

  “那又怎么样?妖非离宠着你为师可不宠着。”容兮就想要磨磨这个懒洋洋的丫头,明明脑子聪明的不得了,现在却也懒得不得了。

  “那师傅你觉得妖非离怎么样?刚才是你问我,现在换我问你了。你觉得他……适合我麽?”

  “你觉得呢?”大概是觉得郁染染这个问题让她觉得挺有意思的,容兮笑米米的做了下来,妖娆的容颜上满是幸灾乐祸:“如果我说不适合,你分手么?”

  郁染染翻了个白眼:“当然不分。”

  “切,那为师的意见顶个蛋用啊,洗洗睡吧你,闹心。”

  “哎,别呀,师傅你别走。有用有用的,我参考参考你的意见。”

  “你不是说过要做不婚族的麽,反正你又不嫁给妖非离,他的身份,你觉得他会和你谈~你所说的不分手的恋爱?是不是小白文看多了?哪里有那么多深情不许的男人会纠缠你啊,说不定过几年你们对彼此都腻了。”

  容兮面色如常,看着对面郁染染水嫩嫩的小脸蛋,忍不住掐了几把:“年轻就是好。”

  *

  郁染染眸色深了深,撇开容兮的手:“师傅,我不喜欢被人摸我的脸。”

  被别人摸脸总是想一巴掌扇过去,不知道为什么。

  “那妖非离摸你的时候呢?”

  “想要一巴掌扇过去。”

  “……”眼底深处,带着汹涌的浪潮,容兮止不住瞪了郁染染一眼:“特麽的,为师摸你的时候,你不会想要扇我吧?”

  “……”猜对了。

  “丫头,其实享受当下才是最重要的。”容兮忽然转了话锋:“孩子在哪呢,给我摸摸。”

  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