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这姿势到底是跟谁学的?(1/2)

加入书签

  “靠,你那是什么表情,本王还会骗你不成?”

  郁染染笑,她家师傅一激动就本王本王的,看来还真是女王爷做的时间有些长了,有些习惯根深蒂固,不好改啊。

  但是她对她的心,还是让她心底生暖。

  有师如此,此生何求?

  “我知道师傅你不会骗我,只是凤栖我是必须去的,有些事情必须去处理。我不是凉王的亲生女儿,有人告诉我,我身上流着凤栖的血液,所以,我要回国确定一下这个消息,是否真实。”

  容兮像是见鬼了一样,妖娆的眸紧紧的盯着郁染染,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良久,她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了郁染染靠近她的身子,手压着她滑腻的胳臂,很认真的警告道:“丫头,凤栖平民可出不了那一片土地,你这话,跟师傅可以说,跟别人,不要轻易漏出口风,你知道吗?”

  “为什么?”

  “能够出了凤栖琉璃幻境的人,不是皇族就是贵族,你身上若是真的有凤栖血脉。妖国的长老们还会让你嫁给妖非离麽?妖非离是妖国的新皇这点不假,但是他若是娶一个有世仇的敌国皇嗣,他这皇位还做的稳麽?亦或者,你觉得斐月容,他的母后,会同意自己的儿子刚登上皇位就被魔宫长老弹劾麽?不仅如此,他们万一怀疑你是来复仇的,你这条小命还保得住麽?”

  容兮挑眉,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她也没有想到,自家徒弟的来路会这么的特别。

  不过凉王到底是哪根筋出了问题,自己的孩子不生,却去养一个异国血脉?

  这事情,可就诡异了。

  “你自己把前因后果想清楚,你的身份和你要去凤栖的事情,轻易不要和别人说。知道么?”

  *

  郁染染抿唇,凤栖和其他几个国家有上千年纠缠不休的宿仇啊,真的是有点麻烦。

  “其实,这些我都知道。”

  “知道?”

  郁染染勾唇浅笑,就算是有世仇,那也是祖宗辈的事情了。

  碍着她和非离什么事情?

  “反正我知道就是了,去凤栖最起码也得等我拿到去魔塔的资格,现在说这些还太早。”郁染染耸了耸肩,不在意的笑着。

  “去魔塔还不简单,拿了我的名额,然后,拿了云雾的名额,你再想办法弄到另外一个名额就是了。”容兮打了一个哈切,松开压着郁染染手臂的手,多大点事情呀,她容兮的徒弟如果连魔塔都进不去。

  如果连那百八十号人还干不掉,还好好意思说是她的徒弟么?

  “说的也是。”郁染染水眸弯弯,另外一个名额,为什么她觉得从岑鸠渊那里下手会比较简单?

  “你灵力修炼到哪一层了?”

  “第一层。”

  郁染染眼皮子有些打架,整个人有些尤其无力的,慵懒的翻了个身,她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和你自己的禁忌系黑暗魔法有排斥的现象出现嘛?你不说你身上带着凤栖血脉,我还不敢往这方面想,你一说,我大概也明白了。为什么一万个人里也不见到会有一个人拥有的黑暗体质会被你拥有,原来是凤栖皇族。”容兮滋滋滋的叹了一口气。

  凤栖皇族向来是上天的宠儿,万年前开始,只要是凤栖帝国的血脉,修炼起来都事半功倍。

  大陆的格局千百年如一日的平稳,只要是绝世强者,那么不出意外,都是出自凤栖。

  容兮还想在说什么,可是一低头,却发现郁染染拉着她的袖子,呼吸均匀的睡着了。

  颇为无语的扯了扯自己的袖子,容兮无奈的发现自己的腿已经被某个睡相不怎么样的少女给缠绕住。

  “这姿势到底是跟谁学的啊。”不会是妖非离吧?容兮扫了一眼足以容纳两个人的大床,没有多想,也躺下身去,睡了。

  ****

  一夜过去。

  秋风萧瑟,露珠微寒,妖非离拍了拍自己肩膀上掉落的碎叶,捏起一片顺势滑落的枫叶,慵懒的把玩着。

  修长的指搭在细密的纹路上,轻缓的抚摸着,那动作,优雅而又散漫。

  “王上,您真的不用去休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