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8章 伤疤也是一种秘密(1/2)

加入书签

  关门?

  岑鸠渊修长的指搭在门上,幽暗多情的桃花眸扫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妖娆美人,很听话的……关了门。

  看着女子半露在外的白希肩膀,眼底染上了一抹异色,连脚步都轻了几分。

  完美而又冷漠的面容之上,沾染着几分晴欲的味道,岑鸠渊一眨不眨的看着容兮的身影,忽然忘记了呼吸。

  容兮慵懒的翻身,整个人抱着薄薄的锦被,露出了大半个肩膀。

  岑鸠渊本来染着晴欲的眸,在看见容兮肩上那道结痂的伤口,猛地变得幽暗,受伤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抿着唇,男人放慢脚步朝着床边的美人儿走去,视线落在那结痂的伤口上,看着那伤口,便可知道当初受的伤,大概是深可见骨的。

  他们这种人,身上都带着秘密,伤疤也是一种秘密,一种不足为外人道也的故事。

  走了几步,容兮也没有任何的动静,大概是以为进房的人是郁染染,所以也没有多加防备,容兮呼吸均匀且柔和,紧闭双眸的样子和醒来时候的锋芒毕露不同,这个时候的容兮,是柔软的,美丽的,容易接近的。

  房间内,没有点灯,所以就算是已经到了白日,光还是很微弱。

  岑鸠渊走进容兮所在的床栏,看着摆放在床榻下的一双鹿皮靴,眼底划过笑意,好小的鞋子。

  顺着女子妖娆的身段,他的目光划过女子露在薄被外那双晶莹剔透的玉足,伸手去拉起薄被的一角,覆盖上了她裸露在外面的小脚。

  *

  床榻很柔软,岑鸠渊靠在窗边,幽深的眸上下的打探着半睡半醒之间的容兮,挺拔修长的身子投下细微的暗影。

  容兮本来就是侧着睡的,所以,当岑鸠渊走进她的时候,她也没有立刻醒来。

  未施粉黛的小脸,显得白静而又嫩滑,墨黑卷翘的发丝贴着她的脸颊,看上去格外的妖娆美丽,岑鸠渊抬起眉,想要看清楚她睡觉时候那恬静美好的样子。

  就这样,过了半盏茶的时间,迷迷糊糊睡醒的容兮,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微微的抬起睫毛,适应了眼前的环境。

  “咦。”

  迟疑了几个瞬间,容兮忽然反应过来昨日自己睡的是郁染染的房间,抱着怀中的被子,慵懒的翻滚了一下,她踹了踹床,动作轻柔,带着一丝懊恼。

  怎么办,还想睡。

  昨天她好像和染丫头说过,如果她不去上课她要挂她的,但是现在……她自己想要翘班了怎么办?

  没睡够真的好难受。

  “呵。”低哑带笑的声音像是纯粹的山泉,每一个音符都带着异样的好听。

  容兮一愣,男人的声音?怎么会?染染的房间,怎么会有男人。

  四处一看,她连忙坐起身来,防备的四处打探着,却意外的撞进了一双含笑的桃花眸。

  潋滟带魅……是岑鸠渊。

  容兮微微蹙眉,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饿了么?”岑鸠渊的视线在容兮妖娆的小脸上打了个圈圈,而后落在了她带伤的肩膀上,幽暗了几分。

  “恩?”容兮有些迷蒙,不知道为什么岑鸠渊要问她这个问题。

  “给你煮了点东西,饿了的话,给你端过来。”岑鸠渊说完这话,看着坐在床上的容兮依旧一副不愿意动弹的模样:“算了,我喂你。”

  *

  “?”容兮挑眉,她说过要吃了麽?拒绝的话在嘴边绕了几个圈圈,知道是他煮的东西她自然是不愿意去尝,但是闻到那掀了盖子的食物香气的时候,她忽然闭了嘴。

  好香啊。

  “张嘴。”岑鸠渊看着乖乖的坐着的容兮,虽然有些意外,但是他很自然的坐在了床边,执起白玉瓷勺,舀了一口汤,递到了容兮的唇边。

  看着那散发着热气的瘦肉粥,容兮本来没有什么饿意的肚子,忽然抽搐了片刻。

  她连忙伸手去抚摸自己平坦的腹部,天,这男人有毒,他刚让她张嘴,她肚子就有反应了。

  其实一个雾草可以形容的这种怪异感。

  “你睡得有些久,已经不烫了,现在温度适宜,不会烫嘴。”岑鸠渊看着容兮刚睡醒那张水灵灵娇艳艳的小脸,手指利落的拿着那汤,就递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