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毕竟,经验丰富(1/2)

加入书签

  郁染染坏笑:“怎么样,只有这么一个条件,如果你不同意,那我不送。”

  岑鸠渊的表情有些隐忍,看着郁染染抬眸浅笑的勾人模样,他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十几遍,妖非离的女人不能吼才控制住自己反驳的情绪。

  “你不会是那种只给一个人做早膳的人吧?可别这么矫情,师傅她喜欢大气的男人,你如果贿赂了我,我可以帮你的地方,还有很多哦。”

  “成交。”岑鸠渊颔首,直接答应了下来,幽暗的眸子带着意味不明的色彩,拍了拍岑鸠薇的头:“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看。”

  “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你追女人的手段也太逊了,喜欢直接拖走……唔。”话还没有说完,岑鸠薇就岑鸠渊捂住了嘴。

  “她要是拖的走,你现在嫂子早就换人做了。”

  “可是,可是哥哥你要这样,那紫涵姐姐怎么办?”岑鸠薇忽然有些不忍心。

  白家姐姐感觉人也不错,就算不能给自己当嫂子,但是也别因为自家哥哥移情别恋的理由而被抛弃啊。

  “我会解决。”

  “怎么解决?”

  岑鸠渊扬唇笑着:“我会处理,你别插手。”

  “我倒是想要插手,但是我插手不了。哥哥你不能这么对紫涵姐姐,她……她的身子骨弱。”

  “你就知道白紫涵想要嫁给我了?她身子骨弱不弱我比你清楚。”岑鸠渊眉宇之间带着冷漠和淡然,似乎白紫涵和自己的婚约,不过是一纸公文,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婚约。

  &

  “鸠薇说的也没错,既然想追我师傅,总要拿出点诚意。岑大哥你一边有婚约,一边这么献殷勤,是个人都会误会。我师父的条件也不愁选不到更好的,没必要介入你们这桩难解的婚事之中,我想你是知道的。”郁染染娇媚的笑着,声音软软的,看的旁边的季凌墨一时之间感到了心悸的滋味。

  果然,不能靠她太近呢。

  一靠近,就有些不由自主的受吸引。

  这情缘,也太过霸道了。

  指尖蜷缩着,细细的盘算着,季凌墨本来想要算了算岑鸠渊和容兮的缘分,可是算了半天,竟然也没有算出来。

  那命盘,混乱的可以。

  并不比郁染染的命盘容易窥探。

  就好像是上天开的玩笑,靠近她的人,姻缘也同样是个谜团。

  郁染染的质疑不同于岑鸠薇的质疑,岑鸠渊不好糊弄她,所以,一时间,抿唇思考如何回答才好。

  “你的白家小姐的婚约是真实存在的吧?”

  “是。”

  郁染染修长的指,在桌案上打着拍子,一声一声似乎要敲击到别人的心里去:“哦?那你纠缠我师父,是想让她给你当妾?”

  “怎么可能。”

  岑鸠渊摇头:“当妻都觉得委屈了她,怎么可能……让她当妾。”

  “哟。”岑鸠薇止不住感觉心痒痒的:“大哥,你竟然还会说这种话,如果不是我亲耳听见的,我都要以为这话是二哥说的了。”

  “鸠天人呢?”岑鸠渊忽然想起天南海北总是看不见人影的岑鸠天。

  “我也不知道,我来凌源的时候,他说过等有时间了,就会来看我的。”

  “所以他说来看你,到现在连个人影都没有出现?”岑鸠渊想起自家二弟风流成性,女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的秉性,不觉得凝了凝眉。

  或许,鸠天可以帮助他追求容兮。

  毕竟,经验丰富。

  *

  郁染染听见旁边的两人已经开始聊岑家二少,没有多余的兴趣,她翻开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灵气停留在一级,说什么,她也应该在三天之内,突破二级才对。

  在这个教室中,最厉害的人已经突破了灵术五级的水平,她想要脱颖而出拿到去魔塔和血狱的名额,到没有那么难,可是……既然来学了,总要学点东西走。

  武学,是这个世界上最能伴生的东西。

  自己厉害了,才是真的厉害,靠别人狐假虎威只能趁一时之勇。

  “主子,我感受到,猫妖的气息了。”耳中一阵轰鸣,白鹿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恩?”慵懒的翻过一页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