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她的桃花很多(1/2)

加入书签

  “郁染染,你到底说不说?你要是再不肯说,我和南梦瑶那坏女人一起嫁给妖王去和亲,到时候膈应死你,哼。”

  南歆瑶觉得郁染染这个女人简直是坏到没边了,她好说歹说她就是不肯承认自己认识岑鸠天,可是怎么可能,他们长得那么像,而且……她还能认出岑鸠天画的春宫图,她都是从别人手中画重金买到的。

  她如果不是熟悉他的字迹,他的笔锋,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知道这是岑鸠天的东西。

  十分哀怨的看着郁染染,南歆瑶觉得自己嫉妒极了,她不羡慕岑鸠薇,因为他们两个是兄妹不可能发生什么。

  但是郁染染不一样,她那么漂亮,那么勾人,万一……她说是万一,万一她真的是岑鸠天心里的女人怎么办啊?

  都说每一个风流肆意的男人,心里都有一个得不到的女人。

  岑鸠天心里那个得不到的女人,不会就是郁染染吧?

  啊啊啊,不要啊。

  一不小心,南歆瑶就想了太多,越想她看郁染染的表情就越复杂,她好像直接做了这个女人怎么办?好像好久没有杀人了。

  “你这么看着我,也没有丝毫的用处,我不认识他。”

  郁染染不知道南歆瑶为什么这么纠缠自己,就是因为她认出了岑鸠天的东西?

  可是这并不难吧?

  无法理解眼前少女心里想的东西,郁染染一手托腮,一边分神,南阳三公主南梦瑶想要嫁给她的男人?

  为什么她心里有点莫名的不爽?

  妖非离那个男人,说她的桃花很多,但是他自己惹的难道就少了麽?

  南阳南阳,心里默念了几遍,郁染染感觉自己平静的心也泛起了涟漪,非离不是会理会这些追求者的人,可是她短时间之内也不会嫁给他,所以他真的能后位以待,不娶不纳任何人?

  “我不管,我还是跟着你,反正你和岑家的少爷小姐在一起,如果他来凌源,肯定也会来见你。”南歆瑶长腿一迈,这次学乖了坐在了郁染染前面的软榻上,转过身,她靠在软塌的扶案上:“不见到他,我就等和亲队伍前来,嫁给妖王。不过……我还是希望岑鸠天出现,毕竟我不想将就嫁给自己不太喜欢的人。”

  当然,如果岑鸠天实在不喜欢她,她又必须要嫁人的话,那妖非离还是不错的。

  最起码不是头发花白大肚喃喃的老皇帝,他那么俊美,她也不算是太委屈。

  南歆瑶越想越觉得心底烦躁,岑鸠天,这个男人到底去哪里了?难不成真的再躲她?可是他不是号称采遍群花麽?她主动送上门,他却不敢要了?恨得揉捏自己的手帕,南歆瑶看着眼前表情淡淡的郁染染。

  郁染染抬眸:“花五千个金币你就是为了来见个男人?”

  “要不咋地?”

  “你父皇不拦着你?”

  “奥,我和父皇说我是来追求妖非离的。”

  咯噔一声,郁染染手中的笔应声折断,哎呦喂她这暴脾气,她怎么就这么想把这个女人丢出去呢?

  “师傅,你的学生,你自己请出去。”

  容兮看好戏还没有看够,怎么可能如郁染染的愿?她只是慵懒的换了个姿势,继续卧躺在软榻上:“就让她说说吧,那通关令牌你不要,我就收了。过几年不做长老了,我就大江南北的去看看各地风景,听说南阳的汉子长得威武雄壮,应该……”

  “为了一块通关令牌你就把师傅卖了?”

  “奥不,是两块。”打开那檀香木盒,容兮笑的拿出里面的两块通关令牌。

  “所以我就值两块通关令牌?”

  “其实,就算是一块,我也愿意卖的。看你变脸,是我这辈子的乐趣之一。”容兮是恨不得天下大乱的人,骨子里透露着不安分的因素,特别是她将郁染染当做自己最亲厚的人,所以不喜欢看她少年老成的稳重。

  她希望看见自己徒弟气的跳脚的样子,虽然十分的罕见,但是她觉得那样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

  她年轻的时候也是脾气火爆肆无忌惮的人,这样活着,感觉也挺好的。

  *

  “容兮长老都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