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找你好多年了呢(1/2)

加入书签

  暗骂了一声,南歆瑶连忙抬眸去看,当她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岑鸠天一把抱住郁染染,反而被挥了一巴掌的时候,瞬时间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哎,公主,殿下~你别晕啊,别啊。”蓝儿扶着南歆瑶的腰肢,还没有扶稳,整个人就被带着摔向一个方向。

  “真晕啦?”蓝儿以为南歆瑶是装晕,所以还配合着嚷嚷了几声,可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家公主殿下是真的晕倒了。

  ***

  郁染染看着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看起来像是花花公子的男人,男人一手捂着刚才被她挥了一巴掌的脸颊,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眼中染着戏谑的芒。

  洒肆张扬的红袖锦袍,半是随意地倾斜身子双手靠在树上,一头丝滑长发,飘垂了肩头,垂眸的瞬间,遮住那双在刹那间惊艳了风华的狭长凤眸。

  男人修长,有力的手缓缓的落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上面带着刚才被郁染染的手掌印:“染妹妹的见面礼,真是特殊。”

  幽暗的声音带着难以言喻的笑意,仿佛被打的人不是自己,男人起身,微微的露出了红袖锦袍边角的锁骨,锁骨上,一片美丽的桃花烙印烨烨生辉,泛着魅惑的色彩。

  青阳看着忽然出现的岑鸠天,眼底划过复杂。

  世人不知,以为岑家大少是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角色,却不知道,岑家二少花名满天下,背地里却是魔宫年纪最小,却最让人闻风丧胆的至尊长老。

  默默的退后了几步,青阳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看来王上估计错了,出现的男人,没有一个是他应付的了的。

  他还是像影卫一样默默的隐藏在暗处罢了,只要不是危及生命的事情,他相信王后自己可以解决的很好。

  嗯,是这样,催眠了自己好久,青阳才迈着沉重的步伐隐藏在了黑暗中。

  **

  “哟,新皇还给染妹妹你留了个人才啊,只可惜,是个怕事的。”岑鸠天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隐藏在暗处的青阳,狭长的凤眸优雅多情,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让人下陷下去。

  男人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郁染染多看了几眼,忽然心底涌上了一股熟悉的感觉,心弦猛地跳动了几下,郁染染忽然说不出话来:“恩。”

  “恩?”好一个恩啊,岑鸠天走上前,看着刚才甩了他一个巴掌的手:“染妹妹,我可以牵你的手么?”

  “……”

  “不说,我当你默认了哦。”

  手心一凉,郁染染感觉心底发憷,这男人的武功,怎么会这么强?

  瞳孔缩紧,郁染染清楚的知道,刚才那个瞬间,自己是往后躲了一步的,可是这个男人倒像是能算出她的心思似的,计算她的动作准确的像是一台仪器,连她下意识的小动作都算计期内。

  “呼。”男人一手搭在她的腰肢上,另外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有力的将她靠向自己,动作带着几分怜香惜玉的味道。

  郁染染本来眸色平淡而冷漠,当男人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时,她眼底掀起滔天巨浪,这味道……好熟悉。

  她在白鹿身上也闻到过差不多的气息……

  是猫妖?

  白鹿说过,闻到了和她相似的血脉气息,那会不会……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师傅也说过岑家神秘,岑家的孩子并不一定是亲生的。

  鸠薇和岑鸠渊都是一双潋滟的桃花眸,可这个男人却有一双侵入性极强的凤眸,他会不会是她的,她的亲人?

  她是凉王的养女,那么岑鸠天,会不会也是岑家的养子?

  *

  “手怎么这么凉。”男人蹙眉看了她半饷,而后,狂大的袖子拂过,瞬时间将她的手带入自己的掌心。

  容兮站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染丫头平时练碰都不给人碰一下,陌生人根本就近不了她的身,今天这是怎么了?

  感觉到注意到视线,凤眸星目只轻轻一扫,男人的眉目之间带着入骨的媚态和妖娆。

  容兮忽然感觉心底一苏,惊艳于男人那混杂着仙气和魔气的脸,都说岑家二少所到之地,女儿家扫榻相迎,爱慕憧憬者数不胜数,看来……不是虚假之事。

  “染丫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