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真是神经质的男人(1/2)

加入书签

  “你不是走了麽,还来做什么?”容兮刚回到房间,水还没有喝上一口,看见忽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岑鸠渊,手中的杯子一滑,差点从手心滑落。

  “来看看你。”岑鸠渊很自然的走到容兮的旁边,看着女子随意散漫的斜靠着,衣襟半露的样子,他的眼底划过不悦:“你刚才就这么回来的?”

  容兮挑眉,顺着男人的目光扫了一眼自己的衣服,稍微有些凌乱,但是一切都好,哪里有问题了?

  真是神经质的男人,简直懒得理他。

  捏紧了手中碎玉水杯,容兮新染了妖紫色的指尖油衬的她手白如玉。

  丝丝缕缕的青烟从烧开的水壶中冒出,氤氲着她的洁白的手。

  情不自禁的,岑鸠渊走上前,伸手摸了一把容兮的手,一时不备的容兮愣了几秒,直到手被温热的大手覆盖,她才想到要甩开。

  “你放开。”

  岑鸠渊看着眼前绯红色的红唇,在眼前不断的张合着,脑中已经没有了别的情绪。

  唯一有的感觉就是……亲她,亲她。

  他忽然附身,热的发烫的手腕直接扣住了容兮的肩膀,在女子惊愕的目光下,他嘶哑的笑着:“容兮,我想亲你,怎么办?”

  容兮刚想骂人,嘴上忽然覆盖上了一个酥软的物体,狠狠的抓住岑鸠渊的手腕,她就开始踢人。

  离开她甜美的唇,岑鸠渊瞬间扣住了她修长的腿,用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兮儿,每次你这么看着我,我总是很欢喜,也总是控制不住内心想要吃了你的冲动。”语音刚落,男子就将女子娇柔的身躯收入怀中,容兮没了重心,顺着惯性向下滑去。

  手中的碎玉杯掉落在地上,放出刺耳的碎裂声,她的瞳孔收缩了几分。

  身体不受控制,脑子也止不住紊乱,她完全看不透岑鸠渊的心思,也不知道他这仿佛无常是为了哪般。

  今日这不受控制的吻她,又是为了什么?这是一时冲动麽?

  “吻够了,起来吧?”

  岑鸠渊仿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凝视她的桃花眸中幽光肆虐,其中,晴欲的芒染上了炙热的光:“兮儿。”

  容兮的脸色变了又变,抬眸看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男人一手搭在她的肩上,一手搂着她的腰,尴尬的事是她现在坐在软塌之上,外人如果进来,完完全全就是一副令人想入非非的场景。

  想要推开岑鸠渊,岑鸠渊却死活不让她动。

  有些羞恼,容兮抿唇看着岑鸠渊:“你知道在自己在做什么麽?岑鸠渊,你不要让我讨厌你。”

  “我只是想让你靠近我一点。”

  岑鸠渊喜欢看着难得羞红了脸的容兮,喉结一紧,上下翻滚。

  他想要她。

  容兮不知道怎么回应岑鸠渊,只是觉得,这个男人的固执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刚开始以为,他的坚持不过是一时兴起,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还是认真了的。

  活了这么多年,若是男人话语的认真程度她还分析不出来,她也算是百活了。

  可就是因为察觉了岑鸠渊的认真,她才觉得心里越发的乱。

  ***

  岑鸠渊的嗓音低沉好听,看着容兮别过脸,他只是笑笑,女子凉薄的衣衫在他的手中变成了细微的碎片,他附身吻了吻她的肩。

  “不要。”

  容兮觉得一切乱了分寸,凝眉,手推在岑鸠渊的肩上,不让他再前进一分:“不许越界。”

  “你的界限在哪里?”

  “反正在你触碰不到的地方。”

  “是麽,那我就试试。”

  她越不想让他得到的,他越想要得到。

  岑鸠渊没有放开容兮,魔魅俊朗的脸上沾染着戏谑的笑意,看着咬着唇的容兮。

  灯光打在她的眼睫下,透明色的羽翼散发着昏黄的光晕,天色其实还未到午时,但是不知道是不是要下暴雨了,外面的天空阴沉沉的,连带着房内的光都弱了好几分。

  岑鸠渊搭在容兮肩膀上的手转动了一个方向,忽然撑在了后面的软塌上,所以,他几乎完美的把表情复杂,隐藏在角落里的容兮圈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之中:“你的徒弟都敢给自己一个接受王上的机会,你为什么不敢?”

  “那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