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我守着你(2/2)

加入书签

情一概都不关心,而且和她师傅还有仇。

  这样隐蔽又难搞的人,她哥很很熟?

  “没事,哥哥帮你搞定,你放心的去修炼。”岑鸠天身上泛着一层诡异的黑气,那黑色的物体瞬间包裹了他和郁染染。

  “先天带着的禁忌魔法前些年都压抑了你灵术的学习,不是你的理解能力和天分不够,而是两者会互相排斥,不够现在从你的身体构造来看,应该有人把你洗过脉了,是麽?”抱着郁染染坐在了花园的一角,岑鸠天开始替郁染染检查身体。

  “师傅让我泡了一池子的药水,听说那药水可以洗筋灼脉,可以帮助我修炼灵术。”

  岑鸠天上下的打

  量着郁染染,手中的黑气从她的身体飘过,不时渗透了几缕到她的身体里:“奥~那可是宝物啊,宝宝的师傅人很好呢。”

  郁染染脸色忽然变得很精彩,雾草,她哥这话虽然说得很对,为什么她却感到了一股子想要反驳的冲动。

  对她这么大方是因为师傅护短的很厉害,师傅对别人……那真是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无情无义。

  “难道不是麽,嗯?”捏了捏郁染染的脸颊。

  郁染染错开脸,有些不耐,怎么最近大家都喜欢捏她的脸颊?

  “当然是了,不然岑长老怎么会纠缠师傅不放手。”

  “恩?你说老大缠着谁,你师傅?”岑鸠天俊美的容颜都微微变幻了几分,他倒是没有注意,大哥不见了。

  “是,师傅现在还没有出现,说不定就是岑长老和她在一起。”郁染染颔首,看了一下紧闭的窗子,想要听听声音,却发现里面安静一片。

  “有人下了结界。”岑鸠天心底划过狐疑,幽暗的声音带着一丝丝难以掩藏的笑意:“有意思了,走,宝宝我们去看看。”

  *****

  攀附在屋檐上,郁染染一手搭在一旁的玄色琉璃瓦上,一边看着自家颇有兴致的哥哥,轻笑:“真的要看?”

  “那还能作假。”过节分明的大手掀起一片碎瓦,带着笑意的眸望了下去。

  “哟,还抱上了。”

  “是麽,我也看看。”郁染染心底痒痒,低下身子,也想要去看。

  “别,不适合宝宝看,非礼勿视。”

  岑鸠天就是不让她看,郁染染急了,什么限制级的画面啊,她哥越不让她看,她越是好奇的紧。

  自己掀起了一片素瓦,郁染染探头望了下去。

  房间里光线很阴暗,不仔细看,根本看不见什么,郁染染屏息扫了几眼,忽然在角落里看见了两个重叠的身影。

  “是那个么?”

  “自己的师傅,自己认。”

  郁染染很想要看清楚,但是她只能看见男人的背影,不敢发出声音,因为怕被人发现。

  ****

  “唔。”容兮被岑鸠渊温热如羽毛般的吻弄得心里痒痒的,眼眸闪了闪,她退后了一步:“好了,你可以走了。”

  岑鸠渊看着推开自己的玉手,挑眉,这不知道是她第几次拒绝他了。

  可是他还是乐此不疲的一次次的主动靠近她。

  追一个女人,真的比他想的要难很多。

  “兮儿,让我再亲亲你。”岑鸠渊看着娇媚动人的容兮,怎么也挪不开眼睛。

  拿过一旁的屏风,瞬时间将两个人圈在了角落里。

  “累了的话睡一觉,我守着你。”

  “你是太闲了没有事情做了麽?你自己的徒弟自己不去好好教,到时候输了比试,看你怎么跟院长交代。”

  容兮的确是困了,但是留一个男人在房间里,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而且这个男人,还是岑鸠渊。

  她连眯一下眼睛都不敢,更别提睡觉了。

  “你是在关心我?”岑鸠渊搂住容兮的腰肢,低声浅笑。

  容兮嘴角微翘:“担心你?我担心你做什么?如果输了比试,你很有可能要卷铺盖走人、”

  岑鸠渊大概已经猜的出,容兮接下来说的也不会是什么好话,把唇靠近,用舌尖描摹着她艳丽的红唇,他不想在她的嘴里听见其他他不想听的话。

  “啊,你干什么。”

  岑鸠渊阴暗的眸望着她,一面轻抚着她的腰肢,唇却在她的脖颈处游离,微微舔弄着她的玉颈,气息紊乱:“在爱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