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他,没占她便宜吧?(1/2)

加入书签

  岑鸠渊阴暗的眸望着她,一面轻抚着她的腰肢,唇却在她的脖颈处游离,微微舔弄着她的玉颈,气息紊乱:“在爱你。”

  ****************

  容兮浑身散发着惊人的热度,因为岑鸠渊这个男人,入侵的气息太过强烈。

  就算是隔着一个拳头的距离,她感觉他的呼吸落在眼睫上,都让她睁不开眼睛。

  “等会儿染丫头会回来。”容兮的意图很明显,已经开始赶人。

  “兮儿,年关跟我一起回岑家。”嘶哑的语调带着含糊的语调,岑鸠渊低眸看着似笑非笑的容兮,灼热的眼眸带着极致的感情,想要灼烧她的魂,让她与他共鸣。

  容兮眼中带着一丝的迷离,看着已经企图带她回岑府的男人,意识忽然恢复了清明。

  带她回岑家?

  “你想太多了。”长腿踢在男人的腿上,容兮伸出去掰岑鸠渊扣在她腰间的手指:“我是不会和你回岑府的。”

  “那我跟你回寒冰。”

  岑鸠渊看着容兮白的几乎透明的脸颊,一只手搭在木质的屏风上,带动着容兮坐起身来。

  半靠在男人的胸膛,容兮挣脱不开岑鸠渊的手:“我今年不回寒冰。”

  “那我留在这里陪你。”

  容兮想要起身,岑鸠渊就是不让,两个人僵持了很久。

  像是小孩子的玩闹一般,彼此都没有动用灵幻之术,只是单纯的依靠自身的力量,进行你来我往的博弈。

  擒住女子的红唇,岑鸠渊吻得动情,容兮攀附着岑鸠渊的肩,感觉有些东西失去了控制,但是她并不喜欢这样。

  “岑鸠渊,我不需要你陪。”

  “你需要的。”

  “不需要。”

  岑鸠渊爱抚的抚摸着容兮的长发,轻轻的拍抚着她的脊背,沉默片刻,才道:“是我比较需要你。”

  ***

  容兮被折磨的头脑都有点发昏,狠狠的揍了岑鸠渊几拳。

  岑鸠渊轻笑,低头啃允着女子雪白浑圆的肩,她打吧,反正他是不愿意放开她的。

  女子浑身散发着迷人的体香。

  岑鸠渊在记忆中搜索着这种异香的味道,却没有答案。

  意识都变得有些模糊,这么多年,能让他如此失去理智的人和事情都很少,感受着彼此亲密相拥,即使没有更近一步,也觉得,很值得。

  凝雪般细腻的肌肤晶莹的仿佛可以滴出水来,容兮困倦,本来她就是经常午睡的人。今早没有睡够,折腾了一上午,又没有用膳,她早就又疲乏交织,卷翘的睫毛眨了眨,容兮实在不想和岑鸠渊再纠缠下去:“有什么事情,下次再说好么。今天你先走。”

  “不好。”岑鸠渊盯着容兮那微微开启的红唇,那像是蝴蝶一般诱人亲吻的唇不断的引诱着他,他想要卸下容兮的衣服,将她抱到床上狠狠的宠爱一番。

  “我要睡了,你先出去。”容兮困倦的睁着眼,感觉岑鸠渊幽深的眸,没有多余的情绪去思考他的意图。

  男人的身体本来就女人的体温高上许多,半环着岑鸠渊的腰肢,容兮意识渐渐的涣散,慢慢的睡了过去。

  ***

  岑鸠渊手指微微蜷缩,手中的瓷瓶落地,看着沉睡的美人,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用了安眠药水,也不过是想让她好好的睡上一觉。

  唇边露出浅笑,岑鸠渊抱起容兮,向着床榻走去。

  吻了吻女子的脸颊,岑鸠渊将容兮的脸颊靠向自己的胸膛……

  *****

  “你大哥,这是在做什么?”郁染染抿唇看向岑鸠天,一副你给我解释解释下面的那个流氓是谁的表情。

  “恩?在偷香窃玉咯。”岑鸠天望着郁染染绝美的容颜,黑漆如墨的眸中满是笑意:“老大难得开窍,宝宝我们还是不要妨碍他们了吧。”

  “可是我师父不喜欢岑长老。”

  郁染染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该下去破坏两个人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想想都不会出什么好事情。

  可是她刚才看的时候,岑鸠渊的确没有对师父做什么超出禁忌之外的事情。

  到床榻之上,也不过是抱着师父午睡而已,那……她是不是太大惊小怪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