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无法做到谅,却控制不住喜欢(1/2)

加入书签

  “这关岑府什么事情?”

  郁染染一句话,也问出了巫芸的心声,原来再等郁染染给她回答,所以她顺带着也听到了两个人压低声音交谈的这一桩陈年往事。抿唇无言,巫芸眼底划过惊讶,十年前那慕家她也听说过,听爹爹说,慕家家主和他还是朋友呢,只不过……这事复杂了,一切来得太快,圣意难测,爹爹也没有办法帮忙。

  通敌卖国之罪,太重了。

  郁染染停下脚步,躲在了飞檐拱壁的屋子下:“芙蓉,当年慕府是以什么罪责论处的?还有……举报慕府的人,是不是岑家家主?”

  “这个。”芙蓉看着郁染染冷艳的眸,本来不想多说:“王后,嚼舌根的话本来不应该由属下说。但是既然说到一半了,属下还是跟您说说清楚,只是……现在外面室温低,您就算是想听,也要找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不是麽?”

  郁染染被吊着感觉心里莫名的有点痒痒的,难受的厉害。

  感觉秘密听到一半,忽然被人半路喊停了,心里闷得慌。她最近越发的好奇心重的快不像是从前的自己了,以前如果她听到这些事情,估计笑一笑转身就走了,哪能像现在这般满心期待的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

  “这里离我的院子近,要不,去我哪里吧?”有些犹豫的说出这话,巫芸眼眸闪了闪,她不会承认自己其实是好奇,想要蹭听的。

  不然……

  等她们换个地方说悄悄话,她听什么去啊?

  她还准备听点秘密,回去跟爹爹说说呢,爹爹的朋友并不多,当年的慕家家主如果算是一个,那应该还是有些交情的。

  “你的地方安全麽?”郁染染说话的瞬间,扫了一眼十米开外跟随巫芸前来,又小心翼翼不敢上前的丫鬟,眼底划过一丝笑意:“怎么你家丫头也贼头贼脑的。”

  “恩,她是这样。”巫芸很自然的应了一句,不然刚应下,她猛然觉得不对:“雾草,你说也?还有谁,另外一个不是再说本小姐吧?有没有搞错,本小姐美丽大方知书达理,哪里贼头贼脑了。”

  郁染染看着忽然情绪激动了起来的巫芸,这自恋的功力,怎么莫名有些喜感呢。

  “巫小姐,我们并不熟,你这么请我们去你的屋子,会不会有诈?”

  “我倒是想,我敢诈你麽?你肚子里怀着的那个那么金贵……有那心我有那胆麽?”小声嘀咕着,巫芸觉得自己很悲剧,这么多年在凌源也没有什么人敢惹她,这回来的这个刚开始看不顺眼,可还不能使计去折腾?

  “算了,就近找个地方吧。我还有事,巫小姐下次再见。”

  郁染染拉着芙蓉,转身就走了。

  留下愣愣的巫芸在风中凌乱,第一次示好,居然被拒绝了?

  *****

  “现在可以说了。”郁染染带着芙蓉进了容兮的院落。

  因为她师傅现在和岑鸠渊在一起,所以……她的地方是安全的地方。

  一般人不敢闯进来。

  而且……布个阵,也不怕一般人听见什么。

  芙蓉看着脸上挂着明晃晃笑容的郁染染,又是一阵惊艳和晃神,莫名的眼前浮现了另外一张脸。

  怎么就那么像呢。

  “发什么呆?”郁染染一眼就看出了芙蓉飘忽的眼神,伸手坏笑的抛了个枕头过去:“别逼我揍你。”

  她现在心里痒痒着呢,这丫头还敢说了一半就停?

  “好好好,我现在就说,王后你别急,你先坐……别累着。”

  看着芙蓉十分体贴的让她坐在软塌上,给她垫靠枕,又笑意盈盈的拉好衣袍的样子,郁染染长卷的睫毛微微眨动,眼底浮现一抹笑意。

  “我不累。”

  “不累也要好好照顾王后您,若是王上回来了,发现王后您没有被照顾好,属下难逃其咎。”

  “奥,原来你是因为妖非离才对我这么好的。”

  “不不不,也是因为我喜欢王后你。”

  郁染染坏笑,看着急切的解释的芙蓉,呼吸清浅了几分:“哦?原来喜欢我呀。”

  芙蓉颔首,可是听见郁染染怪怪的语调,又发现有哪里不对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