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 这小脸怎么又消瘦了一圈,快给我摸摸(1/2)

加入书签

  “嗯?什么事情?”

  “你自己问鸠天。”

  ***

  留下几瓶药剂和药方,岑鸠渊便离开了。

  留下郁染染和岑鸠天大眼瞪大眼。

  岑鸠天眼神有些闪躲,郁染染却一直盯着他看。

  靠在窗边的男人,表情晦涩,俊美无瑕的脸庞处处透露着邪魅的色彩。修长的腿随意的交叠着,一个随意的动作都让人觉得邪魅的让人心颤。

  只不过此时,郁染染却眼看着自己哥哥一步一步的远离她。

  “不就是多问了几句关于白家小姐的事情么?哥哥你至于这么一退数步远么?”

  “这些事情有什么好问的,宝贝你有时间不如给我外甥取个好听的名字。要不……哥哥帮你想想吧,反正妖非离也不在。”岑鸠天微抬的眸一眼望不见底,里面幽光闪闪,让人看不清楚情绪。

  清幽的声音带着笑意,郁染染眸中泛着揶揄的光:“孩子的名字,我自己再好好想想,要陪伴他一辈子的名字,马虎不得。”

  而且,就算非离不在,她也想和他一起商量。

  两个人的孩子,名字自然要包括父母最美好的期许。

  “对,千万好好想想,不能姓妖,这个姓氏实在是太难听了。”岑鸠天果断的很排斥妖这个姓氏。

  放在千年前,不过是个异域番邦,一群异瞳种族,竟然也敢联合以下犯上?

  还是祖先仁慈,联系他们备受位于边界苦寒之地,将他们的族群纳入保护范围之内,可谁知,这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

  来势汹汹,最后竟然自称为帝。

  ***

  “哥,我们原来的姓氏是什么?”眸光微闪,郁染染看向岑鸠天。

  “当然是凤了,我们凤栖帝国的国姓,那是高高在上的凤凰帝尊,岂是那些妖魔鬼怪能够比的?”

  奥……

  郁染染恍然大悟。

  她终于明白了,其实哥哥对非离看不顺眼,有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因为灭国之恨。

  就算这具身体是她的前世,但是她离国之时还太小,没有记忆。

  比不上她哥,内心有国破山河在的复仇感。

  微微的叹了一口气,郁染染淡淡的说道:“那我叫什么?”

  岑鸠天眸色阴暗,情绪忽然席卷而来,没有回答郁染染的话,他压低声音道:“不管过去叫什么,都已经过去了。染儿,现在你就叫做凤染。”

  “有些事情能够过去,但是有些事情……过不去。”

  郁染染挑眉,比如说,父亲母亲的惨死,她哥不说,她不可能不查。

  有些事情一直记在心中,一桩一桩的,都会抽丝剥茧的去解决。

  “别担心,这些事情放着,哥哥会解决。老大给你开的方子,我先看看,如果确定无碍,我就派人去熬,你躺在床上乖乖的,不要走动。”

  郁染染耸肩,扫了一眼四周低调暗色系的房间,不仅是环境,连被子都是浅灰色系列的。

  岑鸠渊的客房,她怎么可能还能躺在床上乖乖的不要走动?

  她睡别人的地方,特别是男人的房间,有点睡不着。

  戒备心会特别强,不知道为什么。

  迫切的想走,眸光游离了片刻,看见被放在桌案上的一堆物品,她眼睛一亮:

  “不是还有那瓶瓶罐罐的东西麽?岑长老的炼制技术高超,他留下来的药,说不定喝几口就好了。”

  “没那么简单,老大的东西,可不是凡人能够享受的起的。”

  ***

  砰——

  大门忽然被一脚踹开。

  外面传来了轻微的喧闹声,郁染染抬眸,卷翘的睫眨了眨。

  “染丫头,我来看你了……靠,岑鸠渊你给我放开,你他妈拉着我做什么?”

  容兮刚往里面迈了一步,就被外面的岑鸠渊拖住了手腕。

  “兮儿,她受了风寒,你让她好好休息。”

  岑鸠渊感觉太阳穴忽然有些疼,漆黑的眸光落在女子略带焦急的脸蛋下,不甚开心的挑了挑眉。

  他还是不太喜欢她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分散。

  好不容易哄的她不在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