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不玩阴的,我要名正言顺的争夺你(1/2)

加入书签

  男人苏媚的笑意回荡在寂静的空气中。

  雪后的空气低寒,他一笑,那氤氲着雾气的呼吸就在空中飘荡:“对我意见这么大?原来你,也曾把我放在心上。”

  “自作多情几个字怎么写,萧王知道么?”

  “不知道啊,要不,你教教本王?嗯?”性感低哑的声音落在耳畔,郁染染只觉得耳边一苏,不得不说,妖凌萧的声音,生来就是魅惑人呢,稍微意志力薄弱一些,就会被他刻意的勾引而魅惑。

  要不是郁染染不吃这一套,她还真,说不准自己到底会不会动心。

  “要教我么,这么多年,本王还真不知道这四个字怎么写,说起来,还是有些遗憾的呢。”

  郁染染:“……”

  “如果你教我,本王一定好好学。虽然本王不一定就会懂这几个字的意思,但是……说不定,这自作多情就变成两情相悦了呢?”

  郁染染面无表情的看着妖凌萧,想要看看这个清贵高冷的男人还能继续说出多么出格的话,可是她显然低估了他。

  “多年前,我也曾见过你,可是那个时候,你还是那么小小的一个。还喜欢哭鼻子,怎么现在,变化就这么大呢?”妖凌萧望着郁染染,脑中的记忆和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人,他似乎有些对不上了。

  思考中的男人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对郁染染造成的冲击。

  抿紧了唇,郁染染感觉脑中一阵轰轰作响。

  她脑里浮现她失忆的时候去找妖凌萧时候的那一幕场景。

  **回忆分割线**

  “郁小郡主,请进。”

  郁染染颔首,冰凉的眸没有多余的情绪,几乎在魔影请她进门的话落,她就推开了门。

  香气扑鼻,却是焚香。

  有点类似于佛殿里那种袅袅的香薰味道。

  不浓,却是郁染染喜欢的味道。

  她走的很慢,走到妖凌萧所在的内阁,她四周望了一眼,看着在书案边上的男人,坐了下来。

  多情而又冷漠的蓝眸抬起,妖凌萧不浅不淡的扫了一眼郁染染:“郁小郡主怀孕了?”

  “恩。”男人的声音很好听,低哑到苏魅,郁染染喜欢这个声音,多过于喜欢这个人。

  也因为这个声音,她觉得对这个男人,还挺有好感。

  “你觉得是本殿的孩子?”

  “不是嘛,我们不是成婚了?”郁染染盯着妖凌萧看,当她看见男人水墨色的袖子上染着的一只清雅的鹤。

  她的脑中忽然灵光一现,记忆中,有什么细枝末节之间,被她遗忘在脑后的事情,再次被她想起。

  水墨色的袖子上染着一只清雅的鹤?

  这鹤,好眼熟。

  这具身体好像有这幅画卷,有这一幕记忆,可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淡漠的冷眸此时划过幽冷的芒,郁染染顾自思考,没有理会妖凌萧。

  “成婚?”玩味的眸落在女子身上,妖凌萧原本邪肆的情绪染上了一些别的色彩,他配合着点头:“恩,我们是要成婚,但你不是,和别的男人也睡过了,你怎么确定,这就是我的种?”

  *****

  鹤……

  对了,她竟然忘记了这个鹤。

  忽然有点哭笑不得,郁染染冷漠的表情忽然一丝丝的碎裂,扯着自己的衣角,她望向妖凌萧,不确定的喊了一声:“灵鹤哥哥?”

  “恩,是我。终于想起来了?”妖凌萧满意的看了一眼郁染染,眼底划过一丝幽暗的芒:“……你说你不喜皇族,我说过会帮你。”

  郁染染忽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她见到哥哥前,这具身体的记忆并没有被她记起,所有的回忆都被尘封,同时也忘记了,她幼时喜欢过的男人。

  当年花灯节,偶遇的少年。

  当时年纪太轻,一见倾心,就是那么简单。

  只是她完全没有认出,哪怕是恢复记忆也没有认出如今的妖凌萧。

  “只是我没有想到,当年哭哭啼啼的小可爱,如今也长成这般勾人的样子了,不是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不愿意履行婚约麽?”妖凌萧看着郁染染睁着清亮的眸,眨巴着眼,可爱的站在原地,忍不住向前走了几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