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我家王后说,两位动静太大,打扰了她(2/2)

加入书签

我看啊,怎么滚?滚床单麽?”

  “滚你妹,你给我滚。”容兮一脚揣在男人的踝关节处,力道很重,男人蒙哼一声,收回分神的眸。

  “这个时候揍男人,是情趣,你知道?”

  容兮感觉手指都被某个男人的坚硬的肩膀压得生疼,忽然感觉岑鸠渊就是有病,神经病。

  好好的跟他说话,永远都不听。

  揍他也被当做情趣,难搞的要命。

  “不要这么看着我,给不了福利,就不要you惑我。”

  贴着她红艳的唇,他摄取着她唇中的香甜,强势的力道让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拒绝能力。

  她忽然张嘴咬了咬她的唇:“是不是跟着妖非离久了,你也变得跟他一样强取豪夺了?”

  “郁染染当初是送上门去的,王上要了她是理所应当,不然呢,王上碰了别的女人,你们更高兴?”

  “那是特例,可现在我们不是。”

  “怎么不是了,我说是,那就是。”

  “你他妈的有问过我的意见么。”

  他眸色微深,扣着她的手指,与她十指交汇,看着她媚眼如丝的在自己身下,他笑:“我知道,你也想得。”

  男人不费吹灰之力的就用武力压制了某个女人。

  再次欺身而上,他覆盖着她的唇,细细舔弄,深深碾磨,容兮就是不张唇,他退身,深深的看着她:“心甘情愿,那么难?”

  “是啊,特别难,女人的心总比身体难以得到。”

  *

  “嗯,那就一步一步来,先得身,再取心。”

  容兮感觉男人温热又湿润的手似乎带着沸腾的温度,落在她的肌肤上,似乎透过那滚烫的力度,灵魂都在燃烧。

  心里痒痒的,身体痒痒的,就像是砧板上的鱼,任人宰割。

  “别……”及时的扣住男人的手腕,她抓住他的手,不让他前进一分:“就此打住,岑鸠渊,我不想引火烧身。”

  “所以你永远比我理智,容兮,你够狠的。”

  男人身上的衣服凌乱,卸下了外套,他性感的锁骨带着完美的腹肌全数展现在她的面前,容兮倒抽了一口冷气,意识清醒之中有产生了一股说不清到不明的情绪。

  “你到底要我怎样?”男人低哑邪魅的声音处处都透露着一股you惑。

  容兮说不出话来,她也不知道想要他如何,她感觉自己在画地为牢,作茧自缚。

  这感觉难受的她快要控制不住自己冷漠的心。

  沉寂了那么多年,快要枯萎的心动之源,不断的被这个男人挑拨,撩拨着。

  她能怎么办?

  容兮睁着迷离的眸子,艳丽的唇散发着润泽的光,男人低眸,在她耳边低低的you惑着:“信我一次,你并不吃亏。”

  男人霸气而又邪魅的话在耳膜环绕,一个字一个字的打入容兮的心中,她朝着旁边侧身而去,避开男人手臂的禁锢。

  脸色顿冷,岑鸠渊抓住容兮的腰肢,落在她脸庞上的眸色变得晦暗不明:“为什么就是不肯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

  “因为你没有给我安心的感觉。”

  “整个人都在你眼前,你触手可及,如果这样也没有给你安心的感觉,容兮……你的心到底有多冷,要多暖的感情才能撼动你心中一角?”

  “所以呢,爱我你怕了麽?”

  “从来都不怕,我最怕的是,你的退缩。”

  男人的话,让容兮忽然滞声,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滋味,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岑鸠渊的手指,搭在女人的身上,她的肌肤嫩滑的就像是刚出水的芙蓉花,刚剥壳的鸡蛋,一点都不像是三十多岁女人该有的肤质,柔滑中带着清香,一点一滴的考验着他的意志。

  记不清楚自己做过多少个关于她的梦,梦里,她在他身下绽放。

  那么美,那么妖。

  梦里她有多美,现实中,她就有多难搞。

  “我会等你。”

  “……”容兮侧着身子,躺在男人的臂膀中,他跳动的心跳声,清晰的回荡在耳侧。

  她十分不愿意承认,自己真的在一个比她小十几岁的男人的甜言蜜语之中,开始沉沦,开始失去理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