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结局篇3)非离说,他要娶你入宫为后,你怎么想?(1/2)

加入书签

  第二日便是新生大赛,郁染染挺着大肚子参加比试,成为了一道独特的风景,本来大家都有些轻视她,但是当她拿下一场又一场的比试之后,所有的参赛者都急了。

  这样下去,还谈什么拿下冠首,根本就是连取胜都困难,感到错愕的人不仅仅是学子,连容兮都一副睁目结舌的样子,扯了扯身边的男人:“我家染丫头,这是怎么了?发飙了?”

  “发飙?”岑鸠渊好笑的看着容兮,勾了勾她的鼻子:“哪里是发飙,这是展露头角了好么。”

  “其实吧。”容兮深思片刻,说道:“这样挺好的,拿下新生大赛的冠首,向来没有几个女子,若是染丫头可以一举成名,日后要陪在妖皇身边,没有人敢说她的不是。”

  “呵……兮儿,你多虑了,就算是现在,有鸠天护着,也没有什么人敢敢触她的眉头。”

  “她有妖国帝君护着,需要你二弟做什么?”

  “染儿是鸠天的妹妹,我不是……跟你说过几次了麽?”

  容兮脑中轰的一下子炸开了,说过几次?他喵的她怎么一次都不记得?雾草……

  “妹妹?染丫头是你二弟的妹妹,亲妹妹?”

  “是啊。”

  “是什么是,白日做梦啊你。”

  容兮摇了摇头,第一反应是自己幻听的。

  趁着没有人注意,岑鸠渊抱着容兮往旁边挪去:“兮儿,详情让我跟你慢慢说。”

  “你倒是快点说啊。”容兮着急,掐了一把岑鸠渊的腰:“快说……”

  ****

  郁染染下场,当裁判说这一场画试她也取胜的时候,她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坐在二楼雅间的妖非离。

  开玩笑的吧,她国画的水平,其实并不出挑,这一局,她赢得有些心虚。

  看着郁染染离开,坐在位置上的斐凝香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摔了自己的画笔。

  “恭喜宝贝儿。”

  郁染染刚上楼,就被忽然出现的男人抱了个满怀。

  “别闹,有人看着呢。”

  “怕什么,想看就让他们看着……宝贝儿,带你见个人。”

  “谁呀……”

  郁染染慵懒的把头枕在妖非离的肩膀上,闻着他身上清新的体香味,感觉整个人的心都静了下来。

  但是当她看见忽然出现在雅间里,穿着典雅端庄的衣袍,正襟危坐的斐月容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

  不会她眼睛出现了问题了吧?

  非离的母后?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

  看见长辈也不心虚的郁染染,一手缓慢的抚摸着自己的肚腹,比试获胜没有让她欣喜更浓,这忽然看见非离母后却让她猛地心跳加速。

  ***

  斐月容幽深漂亮的美眸落在郁染染的身上,少了几分试探和审视,多了几分慈爱和体贴。

  这转变,让郁染染也觉得奇了怪了。

  询问的眼神落在了妖非离的身上,妖非离耸了耸肩,对她眨了眨眼睛:“母后来看你,叫人啊。”

  “母后?”郁染染询问性的看向妖非离。

  “嗯,乖,过来吧。”斐月容朝着郁染染招了招手,虽然三四十岁的年纪,但是因为保养得宜,所以手也嫩的跟二八少女似的,白希的可以滴出水来。

  郁染染看着那玉手在自己面前摇晃着,勾唇轻笑,迈着轻盈的步伐朝着斐月容走过去,路过妖非离身边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妖非离颇为无辜的耸了耸肩,他要娶染儿入宫,自然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让她在宫里腹背受敌。

  他是想让他的女人无后顾之忧,所以在宫廷的这一段路程,忙的焦头烂额,只为了许她无忧后宫,可是她这是……生闷气啦?

  哈哈~

  ***

  “非离说,他要娶你入宫为后,你怎么想?”

  “她自然是乐意的。”郁染染还没有说话,妖非离便插了一句。

  斐月容挑眉,恨铁不成钢的看了妖非离一眼,语气中带着揶揄:“离儿,母后没有在问你。”

  “可是母后,本来就是本皇想要娶染儿,皇儿从五弟手中夺过染儿,她本是不愿意。本皇强取豪夺才霸占了她,本就是她吃亏,你这么问她,她若是不愿,你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