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结局篇5)替她解围之人,就是你哥(1/2)

加入书签

  “岑鸠天和白紫涵的事情,是很多年前的纠葛了,你哥之所以心甘情愿的去魔宫当什么至尊长老也是因为她。他的性格,你心底也清楚,轻狂不羁,做事随性。白紫涵此人,众人都知道她不过是个病秧子,但是其实是个天赋惊人的女人,她若是有心向学,可能成就不低于玫瑰。”

  郁染染听芙蓉说过,玫瑰的天赋很高,武功也很强,是武学天才,没想到,白紫涵的天分能够与她比肩?

  “所以呢?”

  “白紫涵长得好看,家世好,性格好,唯一有一点不好,就是太过偏执。当年她自己有心上人,你哥爱慕她,她却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一心一意追求真爱,本来这一切都好也没有什么。但是……后来她发现她爱的那个男人,只不过是拿她当做炫耀的工具罢了,甚至于算计害她,替她解围之人,就是你哥。”

  “那她后来,为什么生病了?”听说白家小姐闭门不出多年,既然当初是她哥英雄救美,芙蓉也说白紫涵爱慕的人其实是她家哥哥,那么……

  “为什么?这就是你哥的事情了。乖,不想了。”

  “噗,这当然要想,不仅要想,还要想清楚,我可就这么一个哥哥。”

  “那你……去问问你哥?外人了解的门道,始终不及你哥自己心里清楚,所有的一切,都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郁染染耸肩,坐在了软塌之上,神情略微有些凝重:“我也知道问他比较方便,但是我如果真的问了,他又不想瞒我,万一揭了他的伤疤,那可如何是好。”

  妖非离晦涩不明的眸中忽然深沉了几分,他知道这小女人,从来不会为不相干的劳神费思,也不会如此体贴入微。

  可偏偏,对在意的人,总是掏心掏肺,无一丝保留。

  冷血起来丝毫没有人类该有的温度,温柔起来却仿佛全天下都不必上她的慈心。

  他爱她所有,更爱她的柔情万种,所以……虽爱,也妒忌。

  每逢她千肠白结的人不是自己,他就忍不住不想去听不想去看,说他小心眼也好,妒忌也罢,反正他就是不愿意她的心思分给别人。

  可是偏偏,岑鸠天这个人……和她的关系,那么亲密。

  亲的他分不开两个人之间的血脉联系,如同教缠的脐带,一剪开,就是鲜血淋漓,所以虽然心里略有微词,他也不愿意让她难受一分。

  *

  郁染染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妖非离的回话,她看向他的时候,他也正表情复杂的看着她,郁染染挑眉,摸了摸自己光洁细腻的脸庞:“我脸上有什么东西麽?你这么看着我,怪渗人的。”

  “没什么东西,很漂亮。”

  “……”嫩脸一红,郁染染娇嗔的瞪了妖非离一眼,顺势倾倒在身后的软塌靠枕上,抿唇思考着。

  “这事我还没有想通,你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呼~

  她哥原来真的有冤家啊。

  千思万想,她也没有想到哥哥千般万般般遮掩着,不愿轻易说出口的心尖上的女人竟然是白家小姐,更没有想到,先动情的人竟然是她家邪魅妖孽的哥哥,他哥哥还是被挑选的一个。

  而且,就算是这种事情,她问的时候,她哥还能给她弄出一个打死不承认,简直是让她觉得不可思议极了。

  怪不得芙蓉的心思他避退的那么快,她就说嘛,她哥这种情场浪子,怎么可能……看不懂女孩家的小心思。

  这么多年下来,早该是个花间翘楚了,不该如此看不透。

  哎……

  感情的事情,真的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如果不是她亲哥,她也懒得凑这一趟热闹。

  “呼~”闭眼假寐,狭长的睫毛轻轻颤动着,迷人的鼻翼贴着男人的肩膀上蹭了蹭,郁染染抱紧了身旁男人的腰肢。

  妖非离亲密的把郁染染搂入怀中,其他人有什么事情,根本就没有让他放在心尖上的资格,就算是大舅子的婚事,他觉得自己不去插一脚,岑鸠天都是得了便宜了。

  如果不是染儿的面子,就凭岑鸠天跟他作对了这么些年,他非把岑鸠天拔下一层皮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