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结局篇7)醋坛子,小心眼(1/2)

加入书签

  郁染染看着岑鸠天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和那略显忧郁的脸色,止不住勾唇浅笑:“奥,原来是这样啊,那歪打正着,这事让哥哥你如愿了是不是?岑大哥和我家师傅如今感情进入了稳定发展的阶段,你也无需在顾忌一些有的没的,人的这一生,很短,不是每个人错过了一次,还有第二次选择的机会。如果哥哥你真的那么喜欢,还是好好把握。”

  这份幸运,她有,她希望她家哥哥也有。

  她和非离,曾经错过了这一份缘分,彼此不理解,如若不是这一份机缘巧合,大概这一份遗憾只能残留在红尘之中,总有一天,会化为无人知晓的历史灰烬,消散在尘埃之中。

  又再次选择的机会,很幸运。

  可是如果第二次还没有把握住,那……

  “我……知道了。”

  “知道?”

  她说为什么听到岑家大哥的要求,他哥虽然有些不愿意,但是也没有表达出太大的反感,也是……如果真的厌恶,怕是他哥哥不会用自己的婚约做赌注。

  原来,是真的心中有人。

  **

  “对了,非离,白俊彦是不是你的好兄弟。”

  妖非离正在饮茶,听见郁染染的问话,唇莫名被热水烫了一下,表情不变,他淡定的放下杯子:“奥,是又怎么样,俊彦欣赏的是岑长老,和鸠天尊者可没有半点关系。这么多年,俊彦一直把岑长老当做自己未来的妹婿,这忽然变了人,就算是白家小姐不觉得委屈,俊彦估计也咽不下这口气吧。”

  手指在那泛着热气的瓷杯边缘游离着,素色淡雅的杯纹缭绕在男人修长如玉的指尖,格外的好看。

  妖非离低眸,不甚在意的勾唇:“而且,这婚约,他们想换就换麽?”

  “不能想换就换么?这是他们的家事。”

  “如果是寻常百姓家自然是家事,但是他们不一样,贵族的婚约是通过礼部的,这中场换人,你真当能够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这样啊。”郁染染耸了耸肩:“没事,谁在乎别人怎么想。”

  “……”妖非离手悄然的从杯盏边上离开,坐在位置上静静的看着郁染染。

  郁染染摸了摸翘鼻:“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哼,看你的心还能偏到哪里去。”傲娇的看了看郁染染,再不耐的瞥了一眼岑鸠天:“你当你现在想娶,白家小姐就愿意嫁给你?晾了人家那么些年,就算是有情,也被磨光了。”

  岑鸠天眸色微暗,忽然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差了。

  看见岑鸠天不开心了,妖非离的脸上浮现了笑容,得意的情绪没有持续太久,当看见身旁的小女人蹙眉看他的时候,他默默的收敛了笑容。

  “我哥没有媳妇儿你很开心。”

  “……”是很开心。

  “你觉得,晾了这么些年就不该喜欢了是吧,那以后我发小脾气晾着你,你也就屁颠屁颠的转身就走了?”

  眉间一疼,妖非离的笑容僵住,手指收紧:“染儿,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本皇很乐意帮助你哥完成婚事。”不情不愿的,妖非离还是忍不住先安抚某个孕期的小女人,惹不起啊。

  不怀孕惹不起,怀了芸,更加惹不起。

  怀孕了的女人,是王后,是太后啊,金贵着呢。

  *****

  妖非离的效率很高,虽然说心里不情不愿,但是他处理事情来向来是高效率。

  直接派人去进行婚事交换,做事的时候心情越发的忧郁。

  “王上,属下看你最近几日脸色不对,是遇见什么烦心的事情了麽?”青阳上前一步,看着脸色有些沉郁的妖非离,忍不住出声询问道。

  “嗯,看见岑鸠天就烦心。”

  青阳本来还一副很乐意替王上解决问题的模样,一听见这事和至尊长老有关,还没有说出口的话顿时间收了回去。

  王宫中他惹不起的大人物很少。

  可是岑鸠天,着实是其中最刺头的一个,惹了他一个,就相当于惹了大半个魔宫。

  王后也是厉害,挑的靠山让王上郁闷到不行。

  “既然王上您看见岑尊者烦心,那为什么还要为他指婚?奥……”青阳恍然大悟,清冷的眸中略过深意,一副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