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结局篇9)薇年结局(1/2)

加入书签

  凉王一族的灭族来的太快,几乎是郁染染回宫修养的时间内,这事便如同一场旋风,让本来平静的妖国陷入了极致的恐慌之中。

  几乎所有的权臣心尖都捏了一把冷汗,显少有人知道,为什么明明郁家小姐是新任的妖王后,可是郁氏一族却连一个活人都没有留。

  若是一定要说有活着的人,怕是只有郁染染和她肚中即将出世的孩子、

  岑鸠薇从知道这桩灭门惨案开始,便企图回岑府去询问自己大哥和二哥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某个霸道的男人,却不让她出门一步。

  “慕卿年,你到底想做什么。”眼底的情意已经化为了破碎的心伤,岑鸠薇累了,真的累了。

  这样猜忌的日子让她累了,这样爱而不得的日子,所有的所有,都像是一把利刃,在割她的肉,放她的血。

  “囚禁着我,就算回到魔域,也不让我出门一步,你究竟是何居心?真的看我那么厌恶麽?那好啊,我以后再也不纠缠你了,你放我出去。”岑鸠薇气的想要砸门,看见慕卿年那张温柔雅致的面容,她感觉心不停的在滴血。

  她不知道这样下去究竟还有什么意思,纠缠一个不属于她,一直不肯给她一个正面回应的男人。

  就算她爱他爱到发疯,她已经可以预料到,某年某月某日的自己,绝对会被这样残忍的一个男人逼入绝境,与其过得那般狼狈那么心酸,倒不如,她现在就离开他,永远的离开她。

  “你竟然要离开我?”慕卿年本就染着血丝的眼此刻更加的喋血阴冷,一手扣着岑鸠薇的手腕,他阻止她向外走去的步伐。

  “是,我要离开你。”岑鸠薇停下脚步,眼眶有些发红,但是她却笑出了声音:“慕卿年,你不给是仗着我喜欢你,所以才敢在我的世界里胡作非为嘛?可当年的事情,就算是我岑家对不起你慕家,但是你慕家真的无罪无辜麽?如果真的没有证据,那会落得如此境地麽。是,爹爹是狠心是绝情,但是他有别的选择吗?他处在那个地位那个紧要关头,他如果手下留情,他如果罔顾圣明,陪葬慕家的,就是岑家。”

  她凭什么就因为自己喜欢慕卿年,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心中怀着强烈的负罪感?连带着觉得自家爹爹当年的行为是那么的不近人情,那么的对不起慕家所有人?

  她爹爹又有的选择么?他的背后便是万丈深渊,伴君如伴虎,如果那时候选择偏帮慕家,根基不稳的岑家必然引起盛怒。

  爹爹何尝不是在保全岑氏家族?

  享受着这份保护,她没有办法去责怪自己的爹爹,所以现如今,让她觉得自己爱慕卿年都是一种奢望,都是一种愧对。

  夹在这两份复杂的感情之间,最痛苦最煎熬的人,难道就只有慕卿年他一个吗?

  难道她就不会痛了吗?午夜梦回的那些记忆,哥哥们企图让她忘记的负罪感,让她忘记的自己企图自杀的绝望瞬间,苦的人,就只有他慕卿年一个吗?

  慕卿年眼底带着渺茫的恍惚色彩,冰冷的手执着岑鸠薇的下颚,挑起少女光洁的下巴:“是啊,岑家没有错,错的是我,爱上了岑家的女儿……”

  “你不要这么说。”潸然泪下,岑鸠薇控制不住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流,她明明不想哭的,可是这个男人开始说话,她就控制不住去听,去想,去念。

  “离开我吧,慕卿年。找一个爱你的人,好好生活,忘记一切。不要背负这些不愉快的瞬间,我再也不强迫你爱我,你跟我在一起。再也不会让你在家恨和爱情之间难以两全。不要折磨你自己了好么,放手吧,从此以后,你是慕卿年,我是岑鸠薇,我们是互不相关的两条平行线。”说着说着,眼泪就像是不要钱的珍珠,大滴大滴的往下流,眼红肿的像是被人欺负了一般,岑鸠薇忍不住抬头望天,不许看那张在她梦里出现过千千万万次的脸庞。

  “如果爱你是一种罪,我已经受罪十余年,你在炼狱里的每一个瞬间,我都在。慕卿年,如果你实在难以忘记这仇恨,那就……杀了我。”

  *

  慕卿年猛然之间像是被人抽走了魂魄一般,看着面前哭的梨花带雨,却不肯发出任何哭泣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