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关系好的不多,追着我的倒是不少(1/2)

加入书签

  岑鸠天忽然嘴角一痛,靠,这张贱嘴。

  “哥哥想了下,其实是熟的,刚才听错了,以为你说的是上官夙,哈,哈哈。”

  “上官夙其实你也熟的不是麽,他和上官魅是死敌,两个人争锋相对多年,这里面的小九九哥哥你岂会不知?”

  郁染染摆明了不放过任何一丝询问的机会,抓到她哥哥说漏的话茬子:“哥哥你最近几年一年到头都不怎么在魔域,不会是找上官魅玩去了吧?”

  岑鸠天幽深的眸晦暗不明,其实,西楚帝国的人他都挺熟的,当初为了找染儿这丫头。

  天下九州他都去过。

  而……上官魅和他的私交甚好,又是师兄弟,曾经有过~过命的交情,所以……西楚的民风民俗他都挺熟悉的。

  魔宫的长老算是他的师傅,但是,当年他因为天赋出众,曾经拜西楚隐世家族的绝世高手为师,西门雪,那才是他启蒙的师傅。

  “哥哥你眼神在闪躲。”

  郁染染看着岑鸠天那明显变幻了几分的表情,低下眸子,仔细的观察着他的表情:“每次我猜中真相的时候,你的微表情都很丰富啊。这次在想什么,又在想怎么瞒着我?”

  “我敢吗?”

  “你现在说话的语气,和非离都一样了。”

  岑鸠天一阵头痛,实在不想和妖非离做对比,可是面对自家妹妹那殷勤的眸色,咽了一下喉:“没有,这事你猜的的确是对的。我和上官魅很熟悉,因为他是我的师弟。”

  “等会儿,上官魅不是林宝贝和东方野的弟子麽?怎么忽然又变成你师弟了。”

  “人在江湖飘,师傅哪能少。”

  “所以说,你……”

  “魅和我认的师傅都不少。”

  郁染染无语,认师傅这种东西以为是大白菜麽,挑到一个好的就认一个走?

  “不过,师傅多,但是感情深的师兄姐妹的,也就魅和我关系比较好。”

  他其实,并不清楚师兄弟的情谊究竟是什么。

  上官魅之于他,只不过是一个特例。

  两个人成为好兄弟,也是因为因缘巧合在魔兽森林一起历险,在前有追兵后有仇敌的情况下,两个人没有办法,所以结成联盟一起对抗仇敌。

  因此,他和上官魅并不是因为师兄弟的情谊所以才变得那么要好,而是因为一同历险,所以才成为彼此可以用生命信任的朋友。

  **

  郁染染轻轻点头一边看着岑鸠天,一边推开房门:“哥哥你女人缘那么好,从小到大,难道就没有关系好的师姐师妹?”

  “关系好的不多,追着我的倒是不少。”

  (ˉ▽ ̄~)切~~。

  郁染染不知道怎么说自家忽然自我感觉爆棚了的哥哥好。

  “……你还是想想怎么找到南歆韵吧,敢只身一人来魔域的女人,应该没有那么简单吧?”

  特别是,郁染染蹙眉,不知道为什么,敏感的第六感告诉她,南歆韵不简单。

  **

  岑鸠天颔首,想起南歆韵,他也不得不佩服那个女人,胆色惊人。

  “南歆韵是西楚王的长女,特别受宠。受宠的原因倒不是因为她的美貌,也不是因为她武艺惊人,而是因为她的经商头脑。西楚位于南部边陲,物产并不是那么丰富,水果资源和水生资源很好,但是一切生活所需的蔬菜粮食却没有那么充裕,而她的母后是番邦郡主,她自幼学习了部落的民族语言,所以和各种人打起交道来得心应手……通过各种渠道,她现在掌握着南阳的大半个商业的命脉。”

  接下里,就是一堆夸奖。

  郁染染聚精会神的听着,对南歆韵这个女人,她也不是那么陌生。

  这具身体,本来就在南方的鱼米之乡长大,对于靠南的国度,她也曾经到过边疆边际线考察,知道南阳长公主的才华。

  “所以因为她头脑灵活,所以南阳王就放心放她出来追求一个男人?”

  “你觉得她有那么爱我嘛?”

  “没有么?”

  “就算有,也是掺杂了别的东西。或许,她对我,是势在必得的占有欲作祟。”岑鸠天看的分明。

  对于南歆韵这个女人,不谈国籍,不谈爱情,他是欣赏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