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非离快看你儿子,这也太可爱了吧(1/2)

加入书签

  “如果不会,那就……”郁染染捏着玉色的瓷杯,看着那桃花美酒,提高被子,在妖无邪可怜巴巴的眼神下一饮而尽。

  “挪,没有了。”

  “唔~”猫吟般的吸了吸鼻子,妖无邪砸吧的嘴忽然抿紧,那忧郁的小眼神就跟他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啊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到欺负自家儿子好像莫名的有些好玩的样子,郁染染提起酒壶,又倒了一杯。

  “呀。”妖无邪闻到那酒香味,直勾勾的盯着自家娘亲纤细的手指看,看见那酒红色的液体,眼神简直了。

  “娘,娘亲。”几个月大的婴儿,一张白希的小脸,睫毛异常的浓密且纤长,完全的遗传非离,那小嘴纷嫩嫩的,一副垂涎着酒水的模样。

  一半小邪儿都是喊母后居多,如果哪天忽然喊了娘亲,那多半就是撒娇了或者有所求了。

  郁染染觉得新奇,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就这么好玩这么可爱了呢,抓住妖非离的袖子:“非离快看你儿子,这也太可爱了吧。”

  妖非离本来正在和岑鸠天眼神对视,眼底还缭绕着得意的神色,猛地被郁染染拉住衣袖,他立马回头看了一眼自家儿子:“估计是想喝酒了。”

  岑鸠天看到斗法斗到一半,忽然跟自己怄气的男人不见了,也顺着看了过去,看见无邪那小模样,用手试探的去摸了一下那张白嫩的小脸:“和宝宝你小的时候长得一样。”

  “哥我现在都有宝宝了,你换一个称呼,不然听着怪怪的。”郁染染觉得叫宝宝日后若是被嫂子听见了,估计,她哥回家得挨批。

  “好的丫头。”

  妖非离看着自己儿子水嫩水嫩的小脸,也学着岑鸠天的样子伸手去掐了掐,无邪看着自己脸颊上忽然多了手,笑米米的看着二人:“酒~”

  “给不给酒喝,那要你娘亲说了算了。”岑鸠天抽回手,嘿嘿的笑了声,看见自己的小外甥,也是喜欢的紧。

  其实他想自己给酒喝的,但是一想到自己刚才说的话,觉得莫名的有些打脸。

  所以这逗外甥喝酒的小乐趣,还是留在下一次吧。

  想法很美妙的岑鸠天没有想到,自家软萌可爱的外甥长得飞快,几个月后就变成了不轻易给人碰的傲娇正太了。

  *

  瞧着自家儿子在空气中挥舞的小手,郁染染怎么都舍不得给酒喝。

  “唱首歌娘亲就给酒喝。”

  妖无邪眼泪汪汪的看来看去,浅蓝色眸中凝聚着疑惑,焦急的抿唇。

  “不,不会。”

  “不会就没有酒喝,娘亲是很有原则的人。”

  当郁染染当着儿子说自己是很有原则的人时,妖非离很不给面子的在一边偷笑。

  郁染染一眼瞪了过去,这男人还给她拆台?

  “咳。”妖非离正色:“你娘亲说的对,你年纪太小了,喝牛奶就可以了,酒还是长大些再给你喝。”

  深邃透着纯澈的眸子似乎在思考,妖无邪看了看郁染染,又转过头去看了看妖非离。

  思考了半天,忽然吐露出一只奶泡泡。

  “我的天,这也太萌了吧,亲爱的你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郁染染好奇的紧。

  “怎么可能。”妖非离顿时争辩,他怎么可能这么幼稚。

  妖非离越排斥这种假设,郁染染越觉得有可能:“你儿子很有可能就是你的翻版。”

  妖非离表示略嫌弃,他应该不会像喝酒露出这种萌态来吧?

  他可是从小就很高冷。

  才不会这么容易被人逗乐。

  看着眼前郁染染那莹白的肌肤,他忍不住靠近亲了一口:“才不是,应该是像你。”

  郁染染忽然一笑:“其实我也觉得。”

  “小睫毛又长又密,这么漂亮的眼睛,当然是像娘亲啦,是不邪儿。”

  妖无邪咯咯咯的笑出了声,小手伸向郁染染:“娘亲抱。”

  水灵灵的眸子,仿佛蓄着一汪清澈的湖水,在夕阳下,可以看见婴儿小脸上细小的绒毛,郁染染亲了亲妖无邪的小脸:“明天让爹爹带你好不好,娘亲要出门做点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