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恩,都依你(1/2)

加入书签

  岑鸠天被妖非离问的脑仁一痛,换做平时听见这话,他该是高兴的,因为妖非离遇见了难关,破釜沉舟的在玩弄朝堂政事,可是如今,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自己也身在局中。

  “你看,换做是你,你也不敢用。所以本君换了边防将领不是理所应当的麽?”

  “全换了?”岑鸠天挑眉,似乎有些踌蹴不定不敢相信。

  妖非离摇头:“全换会动妖国的国之根基,只是把效忠于妖凌萧和妖玖,冥顽不灵的部分彻底的清除了而已,其他的暂时用着,以后再说。”

  要是全部驻兵将领都换了,那妖国不是乱了天?

  他只不过是把妖凌萧和妖玖的人换下,把资历更深或者更有才能的人换了上去。

  如此,就算有部分人颇有微词,也拿他没有丝毫的办法。

  扔下一些小石头,溅不起多大的水花,而且他对凉城郁府的灭府行为历历在目,拿个不长眼睛的会在此时触他的眉头?

  那两人虽然不死,但是手脚他势必要砍断,就算不为了国家社稷,也算是为了染儿。

  谁也不能夺他的女人,有权在手,人心难免会浮动。

  妖玖是。

  妖凌萧,也一样。

  **

  “你就不怕军区中人对你有怨言?”岑鸠天沉下心来,思考了一会儿,说道:“南歆韵本尊无论如何都不会娶的,只要不娶她,其他的,你需要做什么,我都配合。”

  妖非离不甚在意的拿起酒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桂花酒,自从他家小女人喜欢上喝酒,尤其是对花酒情有独钟,他为了配合她的喜好,也跟着她喝起了各地进贡的顶级的花酿酒。

  给自己倒了一杯,妖非离又替岑鸠天满上,笑道:“其他没有什么让你做的,本皇唯一的要求就是你乖乖的娶南歆韵。”

  乖乖的娶南歆韵?

  他岑鸠天什么时候乖过?

  岑鸠天听着妖非离明显含着笑意的语调,心里明白自己这是被惦记上了,怪不得常人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这话真的是一点错都没有啊。

  “你自己都只娶染儿一个,还要我娶南歆韵?”

  岑鸠天知道自家妹夫最喜欢看他的热闹,他要是真的着急了,但是让他笑话了。

  谁知妖非离只是慵懒的耸了耸肩:“娶不娶随便你,反正南歆韵找不了本皇的麻烦,她要找,也是找你,或者……找白紫涵。”

  靠……

  岑鸠天翻白眼,那还不如找他呢。

  要是找了紫涵,他这日子还有法过麽?

  他喜欢上紫涵最初是因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紫涵骨子里的烈性和野性和他相当,深深的迷住了他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了嘛?

  紫涵之所以放弃之前的那个男人也不过是因为那个男人朝三暮四,后来据说迷上了别国的贵族女子所以准备坐享齐人之福。

  涵儿性子烈,立刻挥泪断情,只不过那个渣男竟然还不甘心所以准备下药让她屈服。

  他本来不想掺杂进别国的纷争和事端,但是为了她,他打断了那男人的一条腿,自此和西楚的豪门杠上了,若不是有上官魅从中调和,大概他就要血洗西楚世家大族了。

  ***

  “哥哥你不是挺欣赏南阳长公主的麽?既然她如此有才,你要不就委屈委屈,收了吧,嗯?”

  郁染染笑着夺过妖非离的酒杯,薄唇凑上,抿了一口他酒杯中的桂花酒,入喉清香润泽,甘醇质朴,舌尖的味道极正,令人难忘,砸吧了一下嘴,酒味上涌,她感觉脸颊烫了起来。

  回眸,就看见岑鸠天一脸憋屈的看着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她竟然也说出了这种话来。

  悠然浅笑,郁染染捏着酒杯,在手中把玩:“你最擅长不动声色的弄死一个人,如果南歆韵娶进门你不喜欢,你可以不动声色的处理了,日后,谁都知道除了紫涵嫂嫂命大可以制得住你的煞气,其他女人没有福泽被你克死了,也就没有人敢给你送女人了?”

  “谁说我最擅长不动声色弄死一个人了?当初和老大说的那些话,只是玩笑而已,你莫要当真。这辈子,除了紫涵,我谁都不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