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不要我,就把我推给别人?(1/2)

加入书签

  “笑你男人,不但被你吃的死死的,还变成了奶爸。”

  有些意外的从岑鸠天的嘴里听见一个新潮的词,染染笑笑,手中的瓷杯跟岑鸠天的酒瓶碰了一下:“你就五十步笑百步吧。”

  奶爸?非离现在倒是挺适合这个称呼的,他带着邪儿的时间的确和她快要差不多了。

  “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和他半斤八两,差不多。”

  “……”那就半斤八两吧,他也不敢相信,这世界上竟然还会出现一个让他心甘情愿为她痴狂的女人。

  “对了,你确定紫涵嫂嫂现在整颗心都在你身上,就算刚才那个男人忽然出现在她面前对你也没有影响么?”郁染染忽然想到这个问题,问了一句。

  岑鸠天脸色一沉,说是完全没有影响,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毕竟是曾经那么深爱过的人。

  爱到他都觉得自己没有希望了。

  他以为那个男人会知实物永远不跨入妖国一步,谁知道,竟然还真的有人,不要命。

  如果了那个男人重新出现在涵儿的面前,他大概保持不了那么大的气度。

  “那个男人叫什么?”郁染染问。

  岑鸠天本来不欲多说,但是郁染染问了,他回想了一下,道:“只知道他拜师学艺的名字,后来知道是假名,但是没有心思去查。”

  玫瑰正在泡茶,听见郁染染的疑问,默默地补充道:“王后,刚才路上遇见的那个男人叫做萧然,是南阳萧家的人,是现在萧家家主的私生子,生母是歌姬。本来入赘西楚贵族,但是后来……”

  玫瑰扫了一眼岑鸠天,压低声音道:“据说大婚之前被人大闹了一场,男方被人所伤忽然残废,女方悔婚,当年这事情闹得轰轰烈烈的,后来还是西楚世子出面才压下了这桩事情。”

  郁染染颔首,被人所伤,这个伤人者可不就是她家哥哥麽。

  ****

  岑鸠天本来就有点压抑的心情,在见过萧然之后,更加的沉闷。

  邪肆的脸略微紧绷着,玉色斑驳的手轻轻的敲打着桌面,显然是在思考问题:“等会儿去过驿站,哥哥送你去岑府,然后我去护国将军府见紫涵,回去的时候来接你。”

  “我这么大的人了,哪里用你接,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嫂嫂,今夜就宿在将军府。将军府这么大,只要你态度好些,不至于一个客房都不留给你。”

  郁染染瞥了一眼自家哥哥就知道他的心思早就飞走了,轻笑着看了他一眼:“记得带点东西去,新女婿上门,对人客气点。”

  “恩,哥哥知道。”

  四驱马车的驾驶速度很快,加上驾车的墨白技术娴熟,很快,就到达了驿站。

  ***

  郁染染刚下车,就看见了早已就等候在门外的妖凌萧。

  一段时间不见,原本意气风发的妖凌萧变化很大,整个人和以前暗藏锋芒的样子不一样,变得非常的内敛。

  看见郁染染下车,他的眼底也没有了太灼热的温度,礼貌的问候后,他率先往里面走去。

  看着妖凌萧的背影,郁染染黛眉一紧,半年而已,对人的改造,真的这么大?

  岑鸠天眉梢一挑,看见已经迈步的妖凌萧和依旧待在原地的人,拉着她的衣袖,超前走去:“看萧王那模样,应该是放下了不少。”

  郁染染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如真的放下那倒是好事。

  ****

  南阳使臣看见来人,愣了一下,商量了一会儿,才肯放人进去。

  素雅的房间内透露着一缕燥热,忽明忽暗的灯光打在墙面上,床榻上传来响动,女人的声音像是晴欲过后一般的沙哑:“谁来了?”

  “殿下,是萧王殿下,岑家二少爷和……”使臣看了看乔装打扮的郁染染,半天也没有认出来这是谁。

  “和……岑二少的朋友。”

  咚的一声,原本在床榻上静静躺着的少女忽然坐了起来,纤细的手腕,苍白的肌肤,已经包扎过的手腕无力的搭在床边:“咳,死相,你怎么现在才来看我。”

  刷的拉开帘幕,原本娇艳动人的女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