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你想亲手解决那个觊觎帝君的女人?(1/2)

加入书签

  下水的那一刻,郁染染就清醒了,水里,是她的王国。

  哪有人,在自己的世界里会失去控制权的?

  伸出修长的藕臂,沾染着水珠的手就出现在妖非离的面前,蛊惑般的朝着男人抛了个媚眼,郁染染踩着水底光滑的鹅软石,调笑道:“今天在岑府,你猜岑姨跟我说什么了?”

  郁染染本来等着男人给她一个答案,哪怕是一句话的回复也好,但是她却惊恐的发现,某个男人开始宽衣解带,而后……下水。

  下水做什么?

  这么单纯的问题她可不会问。

  因为男人眼底的晴欲明显的有些吓人,妖非离走到郁染染身边,郁染染却双眸带笑的看着他,伸出两只手,大有你快抱我的架势。

  妖非离勾唇,点了点女人的唇,将她带入怀中。

  不着寸缕的两个人拥抱在一起,齐刷刷的战栗了身体。

  郁染染顿时知道了点火烧自己的感觉是如何的,作孽就两个字,简单明了。

  妖非离喜欢看郁染染娇羞的样子,所以他一手搂着她的腰,一手伸出去挑她的下巴,想要看清楚她的神情。

  郁染染羞恼,看着粉色的珠帘在水池周围缭绕,和那珠帘后摇曳的烛灯,感觉自己什么样子都被看光了,立马熄了火。

  妖非离笑,笑着吻了吻郁染染的嘴角:“长本事了,回来后第一次在我面前动用灵术,竟然是不想让本皇看见你的脸。”

  “脸有什么好看的。”

  郁染染有些虚,特别的背靠着男人的身体,被他搂在怀里,细腻的肌肤在水池中解除,有一种怪异且骚动的感觉,不像是在陆地上。

  那流动的水流不时发出叮铃的响动,从彼此的肌肤划过,像是两个人之间的助燃剂,特别的煽情。

  ***

  什么醉酒都醒了,郁染染感觉自己这回是自己跳到坑里去了。

  估计如果不是她那么主动的想要来洗澡,这个男人还真的不会就屁颠屁颠的跟着来。

  可是如今,狼都招来了,她有什么办法。

  “染儿,我们好像,没有在水里做过。”略带暗示的话带着满满的戏谑,妖非离薄唇划过郁染染的耳:“试一次?”

  顿时小脸微醺,黑暗之中,郁染染偷笑,这个男人,越来越会*了。

  可是,今天还是算了吧,她心里有话要跟他说。

  “岑姨说,秦大人希望我替妖族延绵子孙。”

  黑暗中,妖非离的眼眸闪了一下,微微一笑,里面包含着太多的情绪。

  郁染染看了一眼妖非离的表情,就知道他是知道秦大人的心思的。

  妖非离轻拥着郁染染,轻笑:“现在不是正在延绵子孙嘛。”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想,秦丞相好说话的人都来催生了,既然替皇家延续血脉那么重要,企图替你纳妃的大臣估计也不安分,我们要不要想个办法,一劳永逸?”

  “嗯?”妖非离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办法,还能一劳永逸。

  “你放话出去,你那个不行了?”

  郁染染觉得这方法特别棒,不是她不行,而是她男人不行,一劳永逸。

  超级棒。

  妖非离直接把郁染染抱起,两个人赤身果体,好在没有点灯,诺大的寝宫中除了熟睡的无邪外也没有其他人。

  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郁染染感觉自己湿哒哒的被妖非离从水底打捞出来,刚才还不觉得冷,可是被抱着走了几步,那冷风吹来,瞬时间战栗了一下。

  往妖非离的怀里躲去,她觉得自己的主意不错,可是妖非离似乎觉得这个主意差极了。

  用了一天一夜,男人奋力证明着自己很行。

  折腾的郁染染差点把某个不知节制的男人一脚踹下床。

  但是不行。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的体力没有他好。

  这是在陆地上,如果在水里那就不一定了。

  不过她不会傻到去水里去验证,因为作死一次,已经让她后怕。

  **

  一日后,从床上醒来的郁染染算是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年头,短时间不敢轻易提。

  可是郁染染倒是没有提起这个问题,第二日,她本来在书房作画,猫妖过来告诉她一件让她心情十分不妙的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