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你脑子秀逗了吗?(1/2)

加入书签

  醉酒后很深情的问顾幽冉为什么不去他身边?非离竟然问出这种话?

  什么时候?什么地点?

  去她的,妖非离还会醉酒?

  酒量那么好的男人。

  有股迫切的推开屏风,推开门进去的冲动,但是想了想,郁染染还是决定再听一会儿。

  万一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了呢,怀着一股不知是好奇还是窥探的心情,郁染染坐在了一旁的软塌上,听着里面人交谈。

  顾幽冉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妖非离回答的声音,抿着唇看着男人那疏离的神色,和那张令人心醉的俊美容颜,她感觉心底被嫉妒填满。

  明明是她想遇见的他,可为什么他疼惜的人却是郁染染?

  越想顾幽冉越愤怒,越愤怒,她却笑得越温柔:“非离哥哥,伯父说我的年纪也差不多了,可以嫁人了,你觉得呢?”

  “本王觉得?”妖非离轻轻的扯了扯嘴角,玩味的目光落在了顾幽冉的脸上,仿佛不知道她的心思一般:“你觉得本王应该如何觉得。”

  “讨厌~非离哥哥,你明明知道的。”明明说着俏皮的话,但是顾幽冉还是暗暗观察着妖非离的神色,确定他没有生气,才试探的问道:“听说……文武大臣们,想要给非离哥哥你纳妃子,选秀,你……知道麽?”

  “恩。”妖非离微微颔首,修长的指在桌案上打着节拍。

  一声,一声,回荡在寂静的御书房内。

  顾幽冉觉得有希望,轻轻的抬起美眸,低声喃喃道:“那,非离哥哥,你觉得,我怎么样?”

  墨白在后面感觉有点听不下去,鸡皮疙瘩起了一点。

  看了一眼自家镇定自若的帝君,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竟然能够和这样的女人寒暄。

  妖非离抬了抬手,墨白立刻给他的茶杯里添加了茶水,茶香味顿时散了出去。

  顾幽冉站在原地,看着远处坐着的妖非离:“非离哥哥,幽冉不求什么名分,只要……能在你身边伺候你,服侍你,就是我今生最大的福分了。如果你也对幽冉有想法,那……”

  娇羞的看着妖非离,顾幽冉捏着手帕的手快要将那薄薄的手帕搅碎了,墨白看了那带着红梅的手帕,嘴角抽搐了片刻。

  好吧,他心疼那手帕了,不知道为什么。

  “这也太委屈你了,顾家小姐最起码要明媒正娶,不是麽?”妖非离不着痕迹的合上卷轴,端起那泛着温热的茶水,微微的抿了一口。

  心脏猛地一滞,顾幽冉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非离哥哥你的意思是你愿意明媒正娶,迎娶我?”

  这明媒正娶的人,只有皇后。

  这个女人是脑子秀逗了吗,还真敢想,墨白跟过郁染染一段时间,也看过她和帝君成婚后的恩爱缠绵,心中其实已经认定了帝君这辈子应该只守着一个女人了。

  “墨白。”墨白心中一跳,有些紧张的低下了头:“君上。”

  “你有话说?”妖非离戏谑的看着墨白,墨白急着解释,但是看见妖非离的表情,却连一个字都不敢说。

  多说多错。

  “竟然还不敢说,要是不喜欢说话,这舌头,就别要了吧。”

  妖非离的话语落下,墨白神色微变,顾幽冉却有些幸灾乐祸。

  “属下只是觉得……帝君已经有王后,这明媒正娶一词,不太准确。”

  “如何不准确?”顾幽冉反驳的情绪太过明显,妖非离还没有说话,她就已经急着询问墨白,在她的心里,她并没有比郁染染差。

  论家室,虽然她是孤女,被伯父收养。

  但是郁染染有比她好多少吗?郁染染本来就是凉王的养女,可是现在郁王一族全数被灭,郁染染跟她一样,不,她比她的后台还要弱。

  “如果顾小姐不懂,还是回去再读几年书。”

  “你……”双目猩红,顾幽冉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吸了吸鼻子,无比无辜的看向妖非离:“非离哥哥,我……”

  “没事,你继续说。”妖非离不知道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看见顾幽冉垂泪,不安慰也不阻止,只让她继续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