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你是在暗示本宫要将善妒这个罪名坐实(1/2)

加入书签

  “你脑子秀逗了吗?”郁染染本来不想和顾幽冉一般见识,但是某些女人实在是作的厉害。

  “若是本宫真的赶尽杀绝你现在活生生的难道是从坟墓里爬出来的?还是你是在暗示本宫要将善妒这个罪名坐实,直接把你杀了让人拖到落葬岗去埋了?”

  顾幽冉听见郁染染这么说,面色一紧,心里恨得牙痒痒的,却拿郁染染没有办法,无奈之下,她只能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看着妖非离。

  可谁知,妖非离根本就没有看她,自从郁染染出现以后,妖非离全部的心思都在一个女人身上。

  发现对方根本就不看自己,顾幽冉掩藏妒忌的情绪,抽了抽鼻子,娇滴滴的说道:“非离哥哥,王后娘娘的话让幽染好生伤心,没有哥哥庇护,幽冉有时候也觉得人生无望,但是一想到哥哥临死前都舍不得我受委屈,还记挂着我,我就……”捂面轻泣。

  郁染染美眸略过寒意,看着眼前这多白莲花,莫名觉得有些刺眼。

  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本来不该由她出面,因为她不喜欢这些阴谋算计的东西,向来喜欢真枪实弹的用实力说话。

  看着顾幽冉那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模样,她勾唇,戳了戳身边男人的肩膀:“你看看这美人双眸垂泪的可怜模样,还不快去哄哄。”

  顾幽冉的脸型和郁染染有点相似,但是郁染染是更加精致冷艳的瓜子脸,而顾幽冉的脸看上去就有点微胖,像是鹅蛋了。

  所以,她没有郁染染那锋芒毕露的气势,却有着大家闺秀的婉约温柔。

  妖非离被郁染染戳了一下肩膀,顿时间好像魂都被勾走了一样,他从她的床榻离开还不久,闻着她身上的体香,他根本就没有好好的接收并思考她的话,只是含糊其辞的恩了一声。

  郁染染听见这声心不在焉的恩字,嘴边的邪笑更甚,恩啊?他还给她恩?

  明眼人都看的出来妖非离根本就没有话心思在听,顾幽冉等着妖非离回应,却见他只是双眸含情的看着郁染染,差点没有咬碎一口银牙。

  “非离哥哥?”试探着叫唤了一声,顾幽冉企图引起妖非离的注意力。

  妖非离回神,静静的打探了不远处站着的女人,蹙眉:“你怎么还没有走?”

  还没有走?他竟然是想她走嘛,郁染染这个妖精,只要她一来,非离哥哥就像是失了魂一样,她到底会什么妖法,怎么能把人迷成这个样子?

  顾幽冉身体一僵:“非离哥哥你不是要和我……谈……婚事吗?”

  “谈婚事?”妖非离似笑非笑的扫了一眼顾幽冉:“恩,准备给你指婚,听说祁家小王爷挺喜欢你的,你可有与他成就良缘的心思?”

  腿一软,顾幽冉不敢置信的看向妖非离,那祁家小王爷三十多岁了,却一直没有娶妻,传说他定一门亲事就死一个新娘,是个命硬克妻的。

  她怎么可能嫁给他?非离哥哥难道不知道她喜欢的是他么?

  她努力的放下女子的自尊和娇羞,放下身段去讨好了他这么久,就是先要入宫为妃,可是他的意思竟然是把她许配给别人?

  别人能够给她荣华富贵和至高无上的权势吗?

  “非离哥哥,祁家小王爷就是个克妻的,若是幽冉嫁给他,哪里还有什么活路,你这不是……不是把幽冉往死路上逼吗?”眼角划过一滴泪。

  “克妻都是空穴来风而已,祁帅根本就没有认真的许过一门亲事,这说明他的眼界高,如果你真的能够让他倾心,这克妻一说,自然是不存在。”

  “我和他根本不熟,我不嫁。”没有多想,顾幽冉就拒绝了,她和祁帅根本就没有见过面,所谓的心仪也不知道是哪处来的闲言碎语。

  她喜欢作画,经常回去逛画店,只不过她常去的画店是祁家小王爷旗下的店铺罢了,她又不是刻意的去接近他的,哪里知道怎么会流传出这么不靠谱的传言。

  她不想嫁给一个老男人,也别想嫁给除了妖非离外的任何男人。

  “不嫁?”妖非离玩味的看了一眼顾幽冉:“嗯,你还小,可以再玩几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