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岑鸠薇会死吗?(1/2)

加入书签

  断崖处于魔域边城,此时临近夏季,所以血迹早已就凝成了暗色的血污。

  周围有许多秃鹫盘旋着,是被那血味吸引过来的,郁染染赶到的时候,岑鸠渊和岑鸠天都已经在现场。

  大量的官兵和影卫封锁了现场,此时,轻功极佳的侍卫们身上绑着稳固性极好的军用绳子下悬崖。

  郁染染下了马车,看着现场那令人窒息的气氛,心猛地跳动了几下。

  “青阳,进宫去把白鹿叫来。”

  白鹿会透视,虽然有些耗费凌灵力,但是应该能看到崖底的情况,总比这些魔影没头没脑的下悬崖来的好。

  这悬崖最起码有几百米,而且常年缭绕着雾气,崖下是深不见底的深渊,通东南水道,直通东边海洋。

  所以这条路根本不是百姓出城池正常情况下路过的道路,正因为此地靠近城池边境又极其的生僻,一般百姓走到此地都会绕路。

  古代靠近海洋的地方,被百姓当做绝地,一般的渔民也只敢在风平浪静的海域捕鱼,像这种地形复杂有巨大风险的地域,没有人敢轻易来冒险。

  郁染染打探着周围的环境,她不相信鸠薇想要私奔会来此地,就算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也不该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城池边界,还是靠近悬崖的。

  心情忽然沉了下来,她抿唇,手深深的扣着树干,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

  影卫们正在观察地势,在悬崖边发现了数具尸体,尸体皆是身着黑衣,手上都拉着利器,有几具尸体被分尸,据判断,应该是杀手。

  忽然一阵浓烈的血腥味随着翻动的动作飘了过来,混着浓烈的太阳光,有一种腐烂的气息。

  没有来的心悸,她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习惯血的味道,但是一想到这血可能是鸠薇或者慕卿年的,她感觉忽然有些透不过气来。

  出事的真的会是鸠薇吗?

  慕卿年的实力都保护不了她的话,那伤人者到底是谁?

  现如今,鸠薇又在哪里?

  没有勇气去想不好的可能性,郁染染手搭在旁边巨大的榕树下,一下一下的拍着跳动的胸腔,努力去平稳有些躁动的呼吸。

  “属下这就派人回去请。王后您……注意身体。”青阳知道失态紧急一回头,却看见了骑着骏马飞驰而来的妖非离。

  男人一身黑衣,手握着马绳,眸色暗沉,风尘仆仆的样子显然是跟随着他们出宫的脚步火速赶来额,青阳敢准备叫人,妖非离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恩。”

  郁染染看向那悬崖边上,有几颗歪脖子的榕树,上面缠绕着衣带,因为距离有些远,所以些许几个魔影正在尝试着去把那衣服解下来,怕是想要确认那衣服是不是鸠薇的。

  “紧张么?”妖非离从郁染染的身后环住了她的腰肢,细腻的下巴搁在了她的肩膀上,唇贴着她的肌肤:“她不会有事的。”

  “你有收到什么内部消息么?”

  把男人搂在她腰间的手握紧,郁染染手心都是薄汗。

  “收到内部消息?你刚跑本皇就衣服都没有穿的往外追了,能有什么内部消息?不怕告诉你,现在连袜子都没有穿。”

  “噗……”郁染染本来忧郁的心情被男人几句话化解:“等白鹿来了,我去崖底看看,你觉得怎么样?”

  “他来了也没有用,岑鸠薇估计是被人救走了,不在崖底。”

  “恩?”郁染染挑眉,回身看向妖非离,抓住他的衣袖:“为什么白鹿来了也没有用?”

  妖非离瞥了一眼郁染染,郁染染就感觉自己被轻视了,不可思议的指了指自己:“臭男人,现在都知道拿斜眼看人了?”

  “你昨夜还帮我绑着玩禁忌呢,拿斜眼看下你怎么了。”

  “那不是你喜欢的吗?你嚷嚷着要玩我才成全你。”

  “你确定不是你说那样比较刺激,你确定昨天拿着绳子说不玩就不给上的人不是你?”妖非离看了几眼郁染染,趁着旁边没有人注意,擒住她的红唇啄了一下:“岑鸠薇还有价值,就算被抓了,也不会死的那么快,你放心。”

  “被抓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