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薇年篇)7(1/2)

加入书签

  岑鸠渊看了一眼岑鸠薇,难得的勾了勾唇,昙花一现的笑容让岑鸠薇越发觉得自家大哥来势汹汹,可是却没有想到,岑鸠渊转身就走了,留下一句:“娘亲让我过来喊你过去,快跟上。”

  “跟上?”岑鸠薇看着留了个背影就走的岑鸠渊,长吁了一口气,万幸,大哥好像没有找麻烦的打算。

  “走吧,卿年哥哥。”

  ……

  还没有走到秦绵的住所,岑鸠薇就听见缥缈的乐声从远方传来,是陶埙。

  岑家主母秦绵最爱的乐器是陶埙,其中以红陶刻花埙,怪兽埙,人面埙,绘龙埙为最,岑鸠薇自小听着自家娘亲吹奏各种古乐器,耳濡目染之间,也小有所成。

  古书上对埙的文字记载并不多,但是有一句话可以直观的描述:"埙,烧土为之,大如鹅子,锐上平底,形如秤锤,六孔,小者如鸡子。"

  岑鸠薇其他乐器都喜欢,就是对这陶埙不太感冒,所以每次犯了错误,秦绵都会罚她看陶埙谱子。

  正因为每每受罚才看这谱子,所以乍一听见这乐曲,她的内心感到一丝小小的不妙,刻意压着步子在走,岑鸠薇不经怀疑这一趟,不会是鸿门宴吧?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首先,娘亲是让大哥来叫她,娘亲知道她最怕的人是大哥。

  其二,这无缘无故的娘亲为什么要吹奏陶埙?难道是因为昨日她没有见娘亲所以她伤心了?

  可是不应该吧,大哥也说了,她如今是病人。

  病人应该受到优待吧,娘亲那么疼爱她,应该不会在她卧床生病期间来折腾她的。

  “怎么了?”慕卿年看着岑鸠薇迈着小碎步,大概知道她心里的猜测,但是怕自己猜的不准确,所以准备问问她的心思、

  “卿年哥哥,你说娘亲叫我们过去,还让大哥来请,是为什么啊。”慕卿年听见岑鸠薇那满是疑惑的话,消化了一下,准确来说,原来应该不一定是要请他的,毕竟如今,岑家人也不愿意看见他。

  这丫头,大概还不知道他已经恢复记忆了吧,若是知道了,估计现在更加提心吊胆了。

  既要怕岑家人对他不利,又要担心他起了反面情绪让岑家人难堪,甚至于大打出手。

  让她在其中周旋,一定很累吧。

  以前啊,他从来没有想过,她一边爱着他,一边又顾忌着自己的家人是什么感受,因为他没有设身处地的去为她着想。

  大概是不敢吧。

  不敢去想她的处境,她的想法,因为爱着她这件事,都快要耗干他的心力。

  若是还要考虑她的想法,他应该也能把自己逼疯,在进退维谷之间,一边想要爱她,一边心里有背负着全族的生命。、

  ……

  岑鸠薇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卿年哥哥,我们是不是要带什么礼物?”

  “礼物?”慕卿年看着喜滋滋的盯着自己的看的岑鸠薇,好奇的问道:“什么礼物?”

  “你第一次见家长,不需要带一些礼物嘛?虽然……我知道你以后如果记起所有事情的时候说不定会怨我,但是若是你永远记不起,今日就是你第一次见他们……既然是初次见面,那我是不是该回去拿点东西?”

  修长的手指捏了捏她水灵的脸蛋,眸中带着宠溺的神色,慕卿年抱了抱她,轻轻的在她额头轻吻了一下:“现在回去拿,也是从你屋里拿东西。既然是你的父母,你拿什么他们根本就不在意。比起身外之物,他们更在意的应该是我对你的心意。”

  “你对我的心意不该是日月可鉴麽?说真的,卿年哥哥,如果你在他们面前对我表白一通,那他们估计能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嘻嘻……”脑中都能浮现那个画面来。

  现如今的他,温润如玉,翩翩少年郎,应该是最受家长们喜欢的女婿模样。

  如果没有过往的一切。

  爹爹娘亲应该是乐意看他们走在一起。

  也乐意成全他们的。

  “我不习惯将承诺说给别人听……但是……如果这是你希望看到的,我乐意为你去做。”点了点她的鼻翼,慕卿年淡若的眸光落在了远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