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渊兮似万物之宗)1(1/2)

加入书签

  “听闻凌源学院最年轻的长老岑鸠渊此刻正在讲课呢,所有的学子都兴奋坏了,一个个都去听课了。”

  “恩,我出去转转,你派手下的人去打听打听,染儿那丫头是不是到魔域了,若是到了,告诉我一声。”

  “是,属下明白。”

  深秋季节,容兮踩着脚下的枯枝碎叶,漫不经心的朝着人流攒动的地方去。

  “快些快些,这岑长老听说可是百年一遇的绝世天才,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为了配置魔药剂的大师,听说是院长亲自出马才把他请回来的呢。”

  “真的嘛?”

  “那当然,岑鸠渊长老啊,不仅学问好,最主要的是长得帅。”

  “靠,那你还不快走,慢了就抢不到好座位了。”

  容兮的薄纱随着冷风飘动,过往学子络绎不绝,她却猛然停住了脚步。

  玩味的勾了勾唇,百年难遇的天才?

  这评价倒是挺高。

  望了一眼那坐在古树之上,随意的拿着一本书显得格外慵懒邪魅的男人,她伸手接到了一片从天空飘落的碎叶,把玩了几下。

  算了,既然人多,她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古街,古景,古牌坊,容兮扫了一眼分岔路口,想着好久没有见过薄雾了,挪开步子,变了一个方向。

  远方,掩在树荫之中,脸部线条柔和优美的男人听着入耳的脚步声,感觉到有一道原来向他走来,却最后改变了方向的清浅步伐,抬眸,却只看见了一个潇洒的背影。

  美人如画,她天然成景。

  手中的书卷被微风吹动了几许,他望了一眼下面人头攒动的学子,随意的扯了扯嘴角:“今日,自习。”

  “不是吧,好不容易才抢到位置的。”

  “是啊。”

  “人呢?人去哪里了?”

  ……

  半年悄然而过。

  初夏的一天,容兮午睡刚醒,手中捏着一杯早上采集的天然露水,小口的抿着。

  “主子,今日,乃是新生入学之日,院长请您前去观礼。”容兮的心腹子幽看见她醒了,立马前来通报。

  “哦?是今日嘛?”容兮掐指一算,时间过得还真快,大半年一溜烟就过去了。她竟然又在凌源这么不尴不尬的过了小半年,她家皇姐估计也要拿她没辙了吧,这样也好,省的她成天惦记着要她回寒冰。

  “是今日。”子幽走近容兮,伸出手来,接过她递过来的杯子。

  “有查到染丫头的消息么?”

  “怕是,没有。”

  容兮抿唇:“也罢,就算没有,也去看看。”

  *

  隆长的斗篷,艳红的衣,衬托着如雪的肌肤,容兮慢条斯理的穿好衣服,去往院长室。

  “哟,今天来的倒是挺早啊。”九长老祁月一看见容兮,就主动迎了上来,只不过,来者不善。

  “是挺早的。”容兮附和着祁月的话,幽然的扫了她一眼,像是没有察觉她的敌意一般,走进了房间。

  祁月看着容兮竟然一点都不在乎她明褒暗贬的话,气的咬着银牙狠狠的瞪着容兮,践人,还真的敢应。

  “哟,下棋呢,让我也玩玩,谁给我让个位置?”

  众人听见容兮的话齐刷刷的看向了巫弑,意思很明显。

  容兮勾了勾唇,看向巫弑对面的空位,自然的走了过去:“既然他们都推荐这个位置,那么……本长老勉为其难的跟大长老你来对弈一局吧。”

  巫弑看见容兮有些头痛,四周扫了一圈,凝声道:“本长老不善此道,还是让其他几位长老陪你……”

  “那可不行,其他人啊,一个都逃不走,你们平时不是说本长老不合群吧,这不,通过下棋来寒暄寒暄,挺好的。”

  容兮说什么也不可能让巫弑走,而巫弑的位置又是特定的,无论是出于面子还是处于礼貌,他都不能给容兮让位,所以他沉默了片刻,便应下了。

  岑鸠渊原本静默的在角落里整理药瓶,祁月嘴角含笑,朝着她走过去,刚准备搭讪,岑鸠渊就起身,朝着容兮走过去。

  欺人太甚。

  祁月原来带笑的娇容立刻阴沉了下来,手指扣入手掌,狠辣的眸落在了容兮身上,又是她。

  勾人的狐狸精。

  容兮悠闲的下着棋,当做感觉到后背那密密麻麻的眼神注视,打了个哈切,算了,反正从小就是众人的视线焦点,早该习惯的。

  巫弑砰的一声,棋子掉落,正准备捡。

  “欸,大长老,下子无悔。”

  “这是不小心掉落的,还没有下。”

  “无心之失,也是失,既然已成定局,您老还是认了吧,恩?”

  巫弑黑脸,沉了一口气,也罢,反正认不认真都下不过她。

  “哟,大长老这是棋艺不精啊,平时怎么也不多加练习练习,这不会下棋也就罢了,这棋品也不怎么样呢。你不喜欢我也就算了,可不能看

  不起这博大精深的棋术吧。”

  巫弑蹙眉,油嘴滑舌。

  刚想说话,却感受一股浓厚的远古神邸的气息猛地侵袭而来,还没有来得及捕捉,那气息就消失殆尽。

  巫弑猛地站了起来,刚才那气息,怎么会,那么熟悉。

  压在棋盘底下的是一副瑞鹤图,画中天青色的晕染染着霞光,色泽艳丽,里面一直撒着金色粉末的仙鹤栩栩如生的站着,睛以生漆点染,容兮看着挺脆爽利,如兰竹般清新魅丽的笔迹在那图上描绘着,唇边染笑。

  “既然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