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渊兮似万物之宗)5(1/2)

加入书签

  容兮扫了一眼男人好看的唇形,忽然干咳了一声,舔了舔唇,不知道莫名的燥热感是哪里来的。

  不能再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

  “落胎药,你给不给。”容兮不想和岑鸠渊多费唇舌,直接就开门见山。

  “我考虑考虑。”岑鸠渊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表示同意,就这么一句话,却把容兮弄得心里痒痒的。

  “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考虑个毛线啊,是个男人就干脆利落点。”容兮看着离自己很近的男人,微微侧过身子。

  “恩,那不给。”

  “草。”容兮怒,不给刚开始说不给就好了,跟她绕这么大的一个圈?

  挥袖,转身就准备走,刚走了一步,岑鸠渊就对容兮下手了。

  容兮感觉腰肢一热,错愕的回眸,果真看见岑鸠渊毫不在意在场还有其他人,就出手占她的便宜。

  ***

  女人的腰肢,很软,很酥,岑鸠渊不过是摸了一下,就爽的眼眸带亮。

  “滚,吃姐的豆腐,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货色。”一把将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打开,容兮风眸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不给要药就算了,现在是在什么?

  竟然还真的对她动手动脚,岑鸠渊!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真的像他说的那样要泡她?

  “什么货色?能够制服你的货色!容兮,你的腰,还真的挺软的。”

  岑鸠渊看着容兮那比二八少女还嫩还妖的脸,视线移不开:“你给我上一次,我就给你药。”

  “次奥,你去死吧。”

  容兮对于岑鸠渊这直白的让她给予呕血的话表示极度的不满。

  上一次?

  他以为她是给钱就给上的青楼小姐吗?

  这个臭男人。

  抓住她煽过来的手,他邪笑道:“她的孩子,你真的不知道是谁的?呵,打掉她的孩子要负多大的责任,你应该知道的吧,巨大的风险,巨大的收益不是麽,如果不是用你来换,你觉得,什么东西值的我出手?”

  看着女人沾染着火色的眸和绯红的两颊,他知道她的怒意,却乐的挑逗。

  “唯一的关门弟子,你觉得,值这个价么?三个月落胎,就凭和她可能发生关系的几个男人的身份,你觉得一般人,敢把落胎药给你嚒?在凌源,没有人配置药剂的水准会比我高。”

  岑鸠渊在笑,可是容兮却想要揍到他哭。

  “配个药而已,你以为我不会嘛?岑鸠渊,你未免也太看高自己了吧。”容兮冷笑,比她小十几岁,她在江湖上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敢和她谈条件?!

  “容兮,你不吃亏的,你年纪放在那里,性格又那么凶悍,应该很多人没有男人敢接近你了吧。没有姓生活,这日子,应该很无趣吧,恩?”

  “你给我去死。”容兮被岑鸠渊荤素不忌的这些话弄得脸色不佳,她有没有姓生活要他管哦。

  他算是什么玩意儿啊。

  “不去。除非你陪我一起。”岑鸠渊看着容兮那张牙舞爪的模样,感觉有趣的紧,更加不愿意放开她的手。

  容兮生气,直接动手,那掌风呼啦啦的根本就不留情。

  一双美眸就像是蓄满了火光一样,简直噼里啪啦的划过火焰。

  “你这是多想跟我亲密接触,才这么近身搏斗,恩?”扣住容兮猛地踢过来的脚,却被她凌空的一脚给踹到小腿,岑鸠渊像是不知道痛一般,直接搂着她的腰肢,就一起往地上倒去。

  容兮哪里会那么容易就范,感觉到岑鸠渊压在她身上,她顿时小宇宙爆发了,特么的,老虎不发威还真拿她当病猫啊。

  她今天非让这个男人扒下一层皮不可。

  *

  一个是怒火中烧毫不留情。

  一个是乐意奉陪完全陪打。

  一时间,房中轰鸣作响,打碎了一地的玉器,容兮看着心疼,于是换了个方向,把岑鸠渊逼出了房间。

  请佛容易,送佛难。

  不过是一个傍晚的功夫,几乎全凌源的人都知道,最难搞最龟毛的二长老,和最天才最年轻的十长老,杠上了。

  ……

  院长的豪华大院落里。

  一个诺大的池塘,里面养着一大群珍惜的动物,挥着翅膀的白鹤,水里游着的鸳鸯啊,鱼啊……

  容兮和岑鸠渊排排站,坐在了老院长面前,看着和自己坐在并排的岑鸠渊,容兮蹙眉往旁边挪了一下,按住被男人踹了一脚的手,脸色不善。

  岑鸠渊的视线幽幽落在女人那有些发肿的手腕上,眼底带着一丝心疼。

  林非凡双手置于背后,来回的转悠着,看着此时一声不吭的两个人,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副打斗场景,胡子都快翘起来了。

  “你们两个搞什么?啊?你们可是长老啊,长老!长老竟然还动手了?动手也就算了,竟然还大庭广众面前斗殴,你们不会私下比试嚒?你

  们这不负责任的行为,让新生怎么看你们,让凌源学院的名声往哪儿搁?啊,你们给我好好解释解释,解释不了今晚就别回去了。简直丢人。”

  “我徒弟怀孕了,不能在屋里打架,岑鸠渊赖在我那里不走了,好好请他他不走,只能动手了。”容兮懒得理会岑鸠渊,直接先告状。

  岑鸠渊只是笑笑,任由容兮告状,一副不在意的模样。

  “怀孕?”老者双眼变得幽深,回头望了一眼在一旁看热闹的郁染染:“就是这个丫头?当日就是她破了狂水阵?”

  “嗯。”容兮哼哼了声。

  “怀孕是理由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