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渊兮似万物之宗)6(2/2)

加入书签

哪根葱,本王叱咤风云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

  岑鸠渊的脸色猛地一变:“你再说一遍?”

  犀利喋血的眸染着暴戾的芒,容兮看着岑鸠渊忽然变了情绪的样子,玩味的笑着:“再说一遍也是一样,我比你大十三岁,弟弟,姐姐十四岁上的战场,那个时候,你才几岁?”

  “那个时候,一岁。”岑鸠渊看着被甩开的手,淡定的置于膝盖。

  那个时候一岁,又怎么样?

  她还不是,照样被他遇见了。

  没有早一分,也没有晚一分,就在这最适合的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他又怎么可能,会放她走?

  “次奥,

  你还有脸说。”容兮看着嘚瑟的岑鸠渊,觉得被刷新了三观,这个男人比她以往遇见的追求者都要难缠。

  而且……小很多……

  “为什么没脸说,年轻是资本啊。”岑鸠渊冷笑,看着容兮,丝毫不服输。

  “你们有完没完?!”林非凡忽然发怒了,今天这事情的发展完完全全的不对劲了:“让你们是交代为什斗殴打架的,怎么,你们现在还在本院长面前斗起来了?都给我去图书馆地下三楼的反思室罚禁闭,不到三天不许出来。”

  “……”

  “……”

  容兮和岑鸠渊同时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有异议嘛?”林非凡问,睿智的眸中满是不悦。

  容兮蹙眉,刚想说什么,被林非凡那带着威压的眸一扫,顿时间气息消下去了些,这事本来她也有错:“没问题。”

  “那你呢、”林非凡转身,看向岑鸠渊。

  岑鸠渊扫了一眼容兮,嘴角浮现一缕诡秘的笑容,独处是麽?呵~

  “没有异议。”

  “好,那你们现在就去。”林非凡看着他们感觉头都痛了,挥了挥手就想让他们走。

  ……

  容兮转身离开,走到暗处手一挥,立刻有穿着黑衣的一排气质冷冽女子出现:“殿下。”

  “看好染丫头。”

  “是。”

  暗中忽然有了一丝气息波动,容兮脸色一沉:“是谁?”

  浮光掠影之间,灌木丛中,忽然有东西摇晃起来。

  容兮盯着那处发出异样动静的角落,视线不移,挥了挥手,那一排黑衣女子早已就消失无影。

  岑鸠渊慢慢的从暗中出现,撇了一眼刚才产生气息波动的地方:“女魔影?寒冰帝国?你是寒冰国的皇族?”

  “要你管。”容兮看见岑鸠渊出现,立刻就不爽了。

  真是走到哪里都有他。

  刚才不是先走了麽,怎么又来了。

  他这是彻底的缠上她了的意思吗?

  “不是罚禁闭麽?一起走啊。”拿着刚才在院长不给外人进入的后院摘了几株对消肿有疗效的草药,岑鸠渊缓缓的出现。

  女子风流肆意的脸上,此时带着满满的不耐,那双凤眸里不像是郁染染,仿佛一潭寂静的水,而总是……波澜起伏。

  容兮在年纪上来说,是一个成熟的女人。

  可是,她身上永远带着别人没有的活力和生机,她就像是闲云野鹤,永远做自己,敢叫板任何人,活的肆意。

  也活的……抓住了所有人的眼球。

  岑鸠渊凉薄的划过冷峻的弧度,眸中的情绪忽然浓重了几分,这是一批烈性的野马,至今,没有遇见可以驯服她的人。

  容兮看见是岑鸠渊,立马没有了好脸色,转身就走。

  可是岑鸠渊一出手,就拦住了她:“慢着。”

  “你们妖国的男人,都是这么霸道不体贴的麽?”不耐的看着身前多出的那一只手臂,容兮眼角划过不悦。

  空气忽然静默了下来,岑鸠渊的眼神落在容兮的脸上,很久,他才问道:“你在拿我,跟谁比?”

  容兮忽然察觉到自己今日说的有点多了,抿了抿唇,她没有理会岑鸠渊,直接越过他,走了。

  岑鸠渊停在原地,看着容兮袅娜傲气的背影,良久,追了上去。

  “你手受伤了。”

  容兮甩开他的手:“不用你管。”

  “你受伤,我会舍不得。容兮,你和我生气可以,和你自己的身体置气,不合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