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渊兮似万物之宗)9(1/2)

加入书签

  岑鸠渊看着女人懒洋洋的靠着墙,像是丝毫不在意他一步步的靠近的样子。 。

  妖精似的女人,让他的心被磨得痒痒的。

  大概她自己并不清楚,自己懒洋洋的看着他理性的分析他靠近她的意图时,他越觉得她有趣且可爱。

  成熟女人的魅力,在于她每一个笑容都能够勾起男人深藏在内心的*。

  难以掌控。

  岑鸠渊觉得容兮的每一个举动和行为都带着我信我素的色彩,让他越发的想要占有这个谜一样的女人。

  *************

  “岑鸠渊,如果你是普通人,可能我还会想着跟你玩一玩,可是你的身份太过特殊,招惹上你,我甩不掉,这点让我觉得,很不好。”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定下来?”

  呼吸相触,男人的唇停留在她唇瓣处,还未相贴,那暧昧的感觉从心底蔓延,两个人相互看着,却谁也没有挑破那一层界限。

  “我定下来过,只是那个男人,死了。”

  岑鸠渊的眸,剧烈的缩合,强烈的情绪,让他猛的将容兮推到在了墙上。

  男人过激的反应让容兮觉得好笑,这就受不了了嘛?

  看着她无所谓的笑,岑鸠渊整个人都绷紧,难受的感觉从四肢百骸蔓延,眸中划过猩红,他越发用力的拥着她、

  “容兮,你怎么敢,怎么敢……”

  容兮没有躲避的想法,感受男人忽然变得暴戾的情绪:“我曾经爱过人,也想过和他成婚,寒冰国的男人,温柔似水,他是真的很体贴,可就是因为太体贴太爱我,所以才在新婚之夜为了保护我被人刺杀……”

  庸离啊,那个为她而死的男人,她怎么能够不在意?

  怎么能够忘记?

  眼底划过失落和暗嘲,容兮看向岑鸠渊的眼眸,没有多少温度:“岑鸠渊,你的喜欢,还很浅薄。你肯定没有认认真真的爱过一个人,因为你的眼底只有占有,没有牺牲。你连我曾经爱过的男人都不如,你觉得,我为什么答应你的追求?”

  “更何况,你有婚约。我容兮就算是浪荡不羁,也不至于动一个有夫之妇吧?倒不是我动不起,只是你配麽?你的喜欢配我对你不顾一切,为了你担负这骂名麽?”

  “他,是谁?”嘶哑的话语带着一丝压抑的情绪,岑鸠渊忽然扣紧了女子的腰身,抬起的眸中,竟然带着猩红的色彩。

  掠夺和疯狂的情绪,在眼底蔓延。

  容兮看见岑鸠渊忽视她的问题,执着的想知道她爱过的人是谁的样子,轻轻一嗤。

  “你爱过的他,是谁?”岑鸠渊坚持的问道。

  容兮不耐:“是谁和你有关系麽,反正你比不上他,也……”

  “砰——”

  耳边一阵巨响,男人眼底满是暴戾的情绪,容兮的瞳孔猛的缩合:“你疯了,没事砸什么墙。”

  ………

  “那个男人,是谁?”岑鸠渊嘶吼着。

  “是谁都和你没有关系。”容兮强硬的说道。

  岑鸠渊不言不语,附下身,猛的擒住容兮的唇,啃咬起来。

  “唔,岑鸠渊你这个王八蛋。”

  容兮觉得岑鸠渊是真的疯了,因为他霸道的力道是用了玄幻之力的,她反抗的话,只能又是一次争锋相对的打架斗殴,可是不揍他,她又出不了这口恶气。

  容兮迟疑的瞬间,岑鸠渊就已经突破了她的防备,唇齿教缠,男人发狠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

  被吻得舌尖发颤,容兮眸光幽深,搭在岑鸠渊肩膀上的手一转,已经凝结成了灵气,还没有出手,她却被男人握住了手。

  “砰!”

  瞪大眼睛,容兮没有想到,岑鸠渊这个男人明明这么动情的吻着,竟然还能感知她的动作。

  桀骜不驯的男人深深的吻着她,掠夺着她口腔里的每一寸空气,咬着她香艳的唇,他控制不住心底的妒忌:“那个男人,他碰过你了,也像我这样亲过你?”

  “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成亲,就是为了做无名无实的夫妻?”容兮就是想刺激这个男人。

  可是却没有想到,最后却刺激了两个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