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渊兮似万物之宗)14(1/2)

加入书签

  (19-)

  他的就是她的?

  目送岑鸠渊离开,直到那房门嘎吱一声合上,容兮才伸手捏起那瓶子,放在手中把玩了片刻。

  打开瓶盖,瞬时间,一股天上雪莲和幽海明珠的香味飘荡在鼻尖,容兮凝眉,这时才知道这瓶小小的东西到底有多珍贵。

  竟然……都是原液。

  得多少朵雪山雪莲,和幽暗大明珠,才能弄出这么一瓶东西来?

  而且,轻轻的闻了闻,容兮又在瓶中闻到了十数种珍惜药材的成分,感觉手里的东西忽然重了一些。

  不知重的是情谊还是……

  收了这个东西应该不会让她以身相许吧,容兮凝脂般的手轻轻的划过那瓶身,最后还是倒取了一点缓慢的擦拭起自己的肩。

  为了不毁容,奥,不对,为了不毁肩。

  血狱的那些小怪物,她迟早去报仇的,竟然把她最应以为傲的一身雪肤给抓成这幅鬼样子。

  除了肩膀,容兮忽然想起大腿处被咬的一口,瞬时间表情奇怪了。

  还好刚才那个男人没有像上次那样强势的要给她亲自涂药。

  若是真的那般强势,她大概……要无语了。

  ***

  自从送药过后,容兮和岑鸠渊之间的关系就变得莫名的暧昧。

  大概是收了人家的东西,受之有愧,她也不好意思每次给人家一张冰冷冷的脸。

  所以,两个人之间相处慢慢的有了隐形的默契,平和的相处,但是谁都没有主动提起感情的事情。

  日子这么一日一日的游离。

  她竟然也能和他谈诗作画,品茶赏景。

  “岑鸠渊,我想喝茶。”

  岑鸠渊对容兮那是随叫随到,什么条件都满足,差点就差全天十二个时辰都守着她,一步不离了。

  容兮小口的抿着男人递过来的茶,忽然想到昨日自己跟他提的要求,那都是酒后胡言,但是按照这个男人现在对她言听计从的样子,怕是真的有可能已经高效率的去做了。

  为了确定,她问了一句:“昨日让你去解除婚约的事情。”

  “嗯?”岑鸠渊在泡茶,听见容兮问这话,抬起眸子看向她:“已经跟鸠天说过了,他反弹有些大,但是过几日就好了。我早已就有此打算,你提出来不过是加快了速度。这样也好,我不想委屈你,哪怕现在的你没有接受我。”

  “……”容兮放下茶杯:“既然这件事情解决了,那你刚才去哪里了?”

  “你徒弟在隔壁,受了些风寒,我给她送了点药。”

  “什么?我去看看。”容兮里面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兮儿。”岑鸠渊没有想到告诉容兮这件事,她会头也不回的走,他好不容易才约到她的。

  ……

  容兮对岑鸠渊的房间构造算是熟悉,出了门就直接往客房的方向去。

  岑鸠渊看她开门的动作,连忙阻止。

  “染丫头,我来看你了……靠,岑鸠渊你给我放开,你他妈拉着我做什么?”

  容兮刚往里面迈了一步,就被外面的岑鸠渊拖住了手腕,盯着男人扣着她手腕的手,她一副质问的模样。

  “兮儿,她受了风寒,你让她好好休息。”

  岑鸠渊感觉太阳穴忽然有些疼,漆黑的眸光落在女子略带焦急的脸蛋下,不甚开心的挑了挑眉。

  他还是不太喜欢她的注意力被别的东西分散。

  好不容易哄的她不在生气,可是没有想到她不生气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跑过来看郁染染。

  他身边的人是都疯了么?

  一个鸠薇看郁染染跟看偶像似的崇拜关心爱护。

  一个鸠天宠着疼着护着,生怕郁染染哪个地方出点小毛病。

  就连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都能为了郁染染立刻翻脸不理他。

  而且,他拥护的王者,还是郁染染的枕边人。

  如此一来,他觉得自己身边的人都以郁染染为中心环绕着,众星拱月的感觉简直不要更强烈。

  ***

  “我说几句话就让她休息,我好久没有看见她了,今天我必须和她好好说几句话。你快放开我,听见没有。”容兮扯了扯岑鸠渊生硬的手臂,扯了几下没有成功,她顿时怒了。

  “放开听见没有,不放开你别想再碰我一下我告诉你。”

  岑鸠渊抿唇深思,看了容兮好半响,才不甘不愿的松开了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