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渊兮似万物之宗)15(1/2)

加入书签

  (19-)

  容兮分神的瞬间,郁染染和一旁的岑鸠天就聊上了。

  容兮看了看郁染染和岑鸠天,起身退后一步,手肘轻轻的撞击了一下岑鸠渊的胸膛,压低声音问道:“什么情况?”

  闻着女子身上的体香味,岑鸠渊的眸色幽暗了几分,喉咙莫名的干咳:“嗯?什么?”

  “这个男人,是谁啊?难得有能够制得住染丫头的人,我当初插手她的感情问题,她都不听,这个男人的话……貌似还挺有用的嘛。”容兮莫名的有些吃味,她养的乖徒弟,竟然跟别人比较亲厚?

  “你让我算计的对象,你说他是谁?”岑鸠渊似笑非笑的看着容兮,觉得她吃味的样子特别可爱。、

  如果未来能够让她吃味的人变成自己,那他估计会更开心。

  “……”忽然感觉右手有些痛,容兮感觉心底一虚,声音都没有了底气:“什么?就是你那冤大头弟弟?”

  她真的只是随口一提,这个男人会不会效率太高了一点。

  他真的拿她的话当做圣旨来听吗?

  *

  “可不就是他么?兮儿,为了你我连弟弟都算计了,你是不是该接受我了?”

  “你算计了并不代表他会同意啊,他同意了事情也不一定会按照预计的方向发展啊,八字还没一撇呢,你着急什么?”

  容兮瞪了一眼岑鸠渊,顺势拍开他不知何时搂在了她腰间的手:“有话说话,不要动手动脚。”

  岑鸠渊勾唇,邪气的眸中泛着暖色,闻着她沁人心脾的体香,他还能坐怀不乱?

  这不可能。

  色即是空的,那是和尚。

  他是正常的男人,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有亲近的*,这又怎么样?

  ****

  容兮若有所思的瞬间,郁染染在一旁问岑鸠天喜欢的人是谁,容兮起了兴味,好奇的转过身去。

  岑鸠天的眸色微微变幻了几分,伸手捏了捏郁染染的脸颊,璀璨的眸中带着一丝宠溺和几分无奈:“暂时还没有那么喜欢的。”

  “既然没有那么喜欢的人,那现在是不是也没有什么在意的。所以……岑长老说的让你代替他履行婚约,你也会同意?”

  “同不同意,要看哥哥的心情。”

  岑鸠天说这话没有刻意的压着自己的语调,所以身后不远处的岑鸠渊也听见了他的话。

  知道这话是说给他听的,岑鸠渊勾唇浅笑。

  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解除了这婚约。

  “条件你自己开,只要做的到,都可以。”岑鸠渊手指搭在门栏上,眸光从容兮身上移开,看向岑鸠天。

  “好。”

  见到岑鸠天应下,岑鸠渊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

  迟迟没有反应过来的容兮被岑鸠渊半搂着腰出了房间。

  怎么这婚事解决的这么轻易?她本来以为她提的这个要求他就算是真的去做,少说也要周旋一段时间。

  他愿意换他二弟就换了?

  他愿意换他父母那里就可以交代了?

  他愿意换连帝君和礼部那里都能解决了?

  他愿意换婚约对象就愿意解除了?

  他……

  脑子一片混乱,容兮直勾勾的盯着岑鸠渊:“你真的如此不管不顾的因为我一句话就去解除婚约?这样会有多麻烦你知道么?因为一个女人就弄得一片天翻地覆,以后总有你后悔的时候。”

  “那你就陪着我看看到底以后我后不后悔。兮儿,既然我迈出了这一步,你就没有了躲避的理由。再难的事情我都愿意为你去做,只要你……肯给我一点点反应,让我觉得,总有一天,你能接受站在你身边的男人,是我。”

  容兮似笑非笑的看着岑鸠渊,岑鸠渊无奈,幽幽的看着她:“你要相信,我……永不负你。”

  心绪复杂的容兮当夜在岑鸠渊的屋子里住下,只不过,住在他的隔壁。

  睡在他的领域范围内,让容兮既觉得安心,又觉得慌张。

  越来越不受控制的被这个男人的话所影响。

  他既然向她迈出了这么大的一步,她也该给他一个机会了吧。

  说到底,她不见得会吃亏。

  就因为现在更深爱的人是他,所以主动权,一直还在她的手上。

  ****

  翌日,听到丫鬟说妖凌萧昨夜在郁染染门前站了一夜,容兮担心,便准备去看看她。

  “染丫头,在么?”

  院子呈现四合状态,南北皆有门窗,郁染染看着另外一个门有了动静,仔细的听了一下,发现是容兮的声音,手指微动,银光一闪,那门便打开了。

  容兮慢慢的走进了门,回身,合上。

  而后朝着郁染走去。

  “听岑鸠渊说妖凌萧一夜都没有离开,我放心不下,过来看看你。”

  “他刚走呢。”郁染染一手托腮,一手玩转着手中的毛笔,

  “你和他聊天了?”容兮挑眉。

  “嗯。”

  “他没怎么着你吧?妖非离给你安排的暗中保护你的人呢?”

  “当然是在暗处。”郁染染美眸含情,如同一汪深水,泛起层层波光。

  容兮挑眉,玩味的看着郁染染:“万一妖凌萧起点小心思,你叫人都来不急。有时候真的不懂你这丫头,到底哪里来的信心,怎么永远都这么沉稳呢。”

  “不是永远,面对我男人的时候,我就沉稳不了。”

  “你说妖非离?”

  “嗯。”

  “他人呢?”容兮一把拉开一张梨花木椅,坐到郁染染对面,很慎重的看着她:“你说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