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渊兮似万物之宗)16(1/2)

加入书签

  (19-)

  男人浓眉深缩,勾人的桃花眸幽深一片,扣着她的腰肢,将她抵在门边,声音带着微嘲的意味:“原来我竟不能动了你是麽。”

  “不然呢,你总是这么动手动脚的,是缺女人缺的紧了麽。”

  “我不缺女人,我就缺你。”

  容兮不可思议的看着岑鸠渊,他手心的凉意,贴着她的肌肤,有种起鸡皮疙瘩的感觉:“那你太贪心了。”

  岑鸠渊轻扯嘴角,望着她,语气中带着些许自嘲:“是啊,我很贪,你现在才知道?”

  容兮装作没有看清楚岑鸠渊眼底的深意,她微微后退,在两个人之间留出缝隙:“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着一退再退的容兮,岑鸠渊有些心酸:“就这么不甘愿当我岑府的主母?”

  “你刚才在偷听我们讲话?”容兮美眸微缩,看着岑鸠渊的眸底带着防备。

  她眼底的防备刺痛了他,他以为,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她应该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才对。

  他如此骄傲的人,愿意为她低声下气,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她以为不是因为那该死的爱情嘛。

  “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

  “……”容兮感觉到自己被岑鸠渊的双臂紧紧的抱住,他身上特有的味道往她的鼻中钻。

  “在我自己的房子里,我去哪里还需要报备?就算听了又如何,我光明正大的听。”

  容兮懊恼:“强词夺理竟然还有理了,我不想跟你说话。”

  这就恼了?岑鸠渊并不打算放过她:“奥,可是我想跟你说话。”

  “岑鸠渊你让开。”

  “不让。”岑鸠渊堵住容兮的路。

  容兮瞪着他:“你不让我就不手下留情了,要是踹痛了你,你别后悔。”

  “你的功夫,有比我强?”浓黑的剑眉微微蹙起,淡然的眸子落在她的小脸上,里面涟漪顿起。

  “……”忽然被掐住了软肋,容兮心底暗骂一声,她的武功不见得比他差,但是这个混蛋会毒术,他妈的过去三个月她可不仅仅中招了一两次。

  “在骂我?”眸色幽深,带着潋滟的笑意,男人修长苍劲的手忽然挑起女子的下颚:“这小嘴,那么甜,骂起人来,也那么辣,吻起人来,应该也不差吧。”

  “岑鸠渊去你的,你休想。”

  “奥,那你告诉我,我在想什么?”

  “你不就想那啥么。”容兮怒,色胚,整天就想那档子事情,她还以为他有多正紧呢。

  “哪啥?你说我在想什么?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你竟然那么了解我?”

  “你……”

  “我什么我?一紧张话都说不溜了。”

  容兮羞恼:“我那是气的,卧槽。”

  岑鸠渊笑:“你拿什么草?”

  “我去。”

  ……

  “咳咳~”

  “不好意思两位,我家王后说,两位动静太大,打扰了她修炼。”

  岑鸠渊:“……”

  容兮:“(ーー゛)”

  “打扰了,这就走。”岑鸠渊本来垂着的眸子忽然一动,搂着容兮的肩,霸道的将她向后转身,一把抗在怀里。

  容兮抿唇,不耐的看向岑鸠渊。“你干什么,你放下我。”

  “安分点。”岑鸠渊桃花眸中满是痞气,随意的拍了一下容兮的腰身,他满不在意的跨过门栏,拉上帘幕,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安分个鬼,岑鸠渊你这个天杀的。”

  “整天精力那么旺盛,需不需要我帮你分散点。”

  “……”怎么分散?分散什么?雾草,容兮感觉脑仁都痛了。

  “不说话了?默认?嗯,那好。”抱起娇媚的女人,推开房门,大步的走了进去,熟门熟路的越过屏风,掀开帘幕,推开暗门,直接把女人丢在了楠木大床上,附身压了下去。

  被摔得有些眼冒金星,容兮忽然感觉天旋地转的难受,臭男人,混蛋东西。

  竟然敢摔她。

  “你给我滚。”

  “你先滚一个给我看看。”

  “我在床上,怎么滚?”

  “奥……”男人苍劲的手,弧度完美却带着男人特有的力量,压在她雪白的藕臂上:“原来还真准备滚给我看啊,怎么滚?滚床单麽?”

  “滚你妹,你给我滚。”容兮一脚揣在男人的踝关节处,力道很重,男人蒙哼一声,收回分神的眸。

  “这个时候揍男人,是情趣,你知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