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渊兮似万物之宗)19(1/2)

加入书签

  “的确是经验之谈没错啊。”容兮笑米米的看着岑鸠渊。

  得嘞,为她吃醋了?

  该。

  谁让他刚才让她也那么不爽。

  “兮儿,跟谁再苦也变成了甜蜜的享受?恩?”

  “鸠薇啊,跟着慕卿年,再苦,也变成了甜蜜的享受。”

  岑鸠渊蹙眉,幽深的眸色泛着妒意:“我不是问这个。”

  “那你问哪个?问我?当然是跟你啊,你以为你岑家主母的位置有多吸引我?本王的日子过得轻松自在,是为了谁,要过这种要顾全家族和家庭的日子?闲云野鹤的我放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不去过,却甘心为了你遁入凡俗,你在嫉妒谁?还怀疑我有野汉子?”

  “不,不怀疑。”瞬间被顺毛,再嫉妒的情绪此刻也变成了欢喜,岑鸠渊抱起容兮,小心翼翼的护着她:“是我小心眼,我就不愿意你心底有别人,哪怕是有一点儿影子,都不愿意看见。”

  “小心眼你还振振有词了~你这男人。”容兮握成拳的手玩闹般的在岑鸠渊的肩膀上锤了几下。

  男人无关痛痒的蹭了蹭她的脖子,温热的呼吸顺着她如玉的脖颈往下滑,炙热的唇也一路吻了下来。

  暧昧,蔓延。

  “咳……”一声戏谑的轻咳从远方想起。

  岑鸠渊抬眸,谁这么不识时务,看见别人亲热还不滚开?

  *

  “大哥,你和大嫂这样也得注意下场合吧,欺负弟弟我娇妻还没有娶进门麽?”岑鸠天眼底满是揶揄。

  “哼。”岑鸠渊忽然想起自家二弟的婚事都已经获得认可了,自己的婚事还八字都没有一撇。

  “哎,大嫂你看我家老大,除了你对别人可真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啊,滋滋滋。”岑鸠天笑着转身:“马车给你们留着了,别骑马了坐车吧,毕竟都是有孩子的人了。”

  “……”岑鸠渊一脸错愕,抱着容兮的脚步颤抖了一下。

  为什么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当爹了?

  出了门,岑鸠渊还是一副乐呵呵的傻模样,跟在容兮身后,被台阶绊了一下,直接整个人扑着台阶就滚了几圈。

  容兮傻眼,羞得想要捂脸,这男人发疯真是可怕:“兮儿,我要做爹爹了,哈哈哈,要做爹爹了。”

  “谁不知道啊,一副傻样都写在脸上了。”

  岑鸠渊跌倒在地,看着来往的御林军,没有一丝防备,他就单膝跪地执住了容兮的手:“兮儿。”

  “干嘛呢,快起来,这么大人了,也不怕被人笑话。”容兮抿唇失笑,伸出手去拉他。

  岑鸠渊不管容兮的催促,面不改色的问道,眼底带着深情无悔的色彩:“愿意此生发誓,若是背叛容兮,天诛地灭,永世不得再生。容兮,你愿意嫁给岑鸠渊,只此一生,只有他一个男人,与他……携手到老嘛?”

  容兮一愣,而后反应极其快速的回答:“不负如来不负卿,嫁衣如火,只为你着。”

  烟火红尘,山河青翠,与你携手相伴,忘了岁月。

  (容兮岑鸠渊篇完~)

  ……

  岑鸠天独白。

  ……

  我幻想着在以后的某一天,我和她归隐山林。清晨,鸟语花香,风清雾茫,十指相携,巡山而上……午后,竹林清蝉,素纸笔杆,一笔一划,墨色晕染。傍晚,梨花相伴,一筝一琴,相知相鸣,月柔星叹。

  从……见到她的第一刻起。

  白紫涵。

  白紫涵。

  白紫涵。

  每次想起她的名字,一种温柔和旖旎从心底蔓延,原来,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这回事。

  也有……一相情愿这件事情。

  我的第一滴眼泪,为她而流。

  而……所有的眼泪,也为了她流尽。

  从没有想过这样的我会爱上这样的一个她,在异国他乡,一个温柔知性的她,本来以为她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少女。越接触,才发现,她和我……那么像,骨子里,那么像。

  倔强而要强。

  我有多爱她,她就有多爱别的男人。

  我有多执着的坚持与她,她就有多坚持与别的男人。

  深夜里,面对着满天繁星,我不止一次问自己,为什么是她……

  为什么……只能是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