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8章 :没有水,只有吻,要吗?(1/2)

加入书签

  “郁染染,你可真敢讲。”妖非离拖住郁染染的腰肢,吻得她娇艳妩媚的唇染上了艳色,还是觉得不够,他在她白希嫩白的脖颈上也咬了一小口。

  蓝紫色眸中的阴寒之色让人不寒而栗,岑鸠薇看见这场面,直觉是觉得自己问错话了。

  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意思是有人相识到老还是不怎么了解,有人初次见面却一见如故?这话里包含着的信息量太大,岑鸠薇是聪明人,忽然之间,她察觉到自己嗅到了秘密的味道。

  “草,妖非离,你下回接吻能不咬人吗?”

  郁染染修长均匀,雪白嫩滑的手抚摸着自己被咬破渗着血珠的唇。

  *

  刷——

  冷兵器鸣动颤抖的声音。

  异动忽起,无数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时候,郁染染下意识的抱住了妖非离:“小心。”

  几乎是无意识的话,瞬时间戳中了妖非离心里的软肋。

  或许,连郁染染自己都不曾注意,哪怕前一秒,她狠他狠得要命,但是真正危险来临的时候,她是不希望他出事的。

  捏着妖非离的衣袖,郁染染手腕纱布伤口处,缓缓流出红色的血迹。

  鲜红色的血,染在妖非离绯红的锦袍上,他那么不喜欢身上沾染血迹的人,却没有放开她,反而将她抱得更紧。

  妖非离此时,有一种沧桑过境,却心满意足的感觉。

  哪怕这一刻就死了,也值得。

  可是他贪心,想要的更多。

  “怕吗?”

  郁染染摇摇头,对上他深邃的发暗的眸。

  眼底的神色也是那么……凉薄,冰冷。

  “需要放下我吗?”

  “你不会是我的累赘。”

  妖非离果真没有放下郁染染,抱着她的腰肢,他连眼神都没有变动过一分。

  与他而言,所有的刺杀埋伏,所有的杀手都不过是跳梁小丑。

  *

  郁染染没有去看迅速包围了杀手的暗影魔兵。

  她现在全脑子里都只有那一句,你不会是我的累赘。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

  从小,父母感情不合,她的存在,几乎是多余的。

  没有人在意她一个人在家,是不是有人照顾,是不是会饿死,甚至于,他们巴不得她死。

  没有经历过黑暗的生活,世界上生活在光明面的人,大概永远都不会体会,被至亲之人抛弃乃至于当做礼物送人是什么感觉吧。

  母亲改嫁,竟然要把她当做礼物送给另外一个家族联姻,只为了巩固自己的主母地位,极品艺术家的骨子里,果然是偏执扭曲到了极致的世界,她见过很多优秀的书画家的画作,再过扭曲的绘画风格都有惊醒动魄的美,但是克莎丽莎戴纳的眼里心里都没有。

  “染儿,好好伺候。”

  好好伺候?

  典雅到了极致的女人,一双冰蓝色的眸子发了凉的冷。

  有时候她会感到狠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