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一丈以内才是夫!(求月票)(1/2)

加入书签

  “你你你……你别乱来啊!”宁馨用力的推开他,然后双手交叉的环在胸口,一脸的戒备。

  “怎么了,你怕什么啊!来,过来!”萧亦寒说着就要上前抓她。

  “啊!!不要过来!!”宁馨吓得反射性的就跑,看着她慌慌张张乱跑乱跳的样子,萧亦寒觉得有些好笑,逗她太好玩了!

  其实以他的身手,想要抓住她轻而易举,只是他想再跟她玩会而已。

  “啊!!别,别追了!!”宁馨躲着,跑着,还不忘回头看一眼追着自己的男人。

  “那你说我是不是男人!”萧亦寒不给她喘息的机会,继续追。

  “是是是!是男人!可以了吧!我好饿,我快没力气了!”宁馨依旧是跑着,反正现在他是大爷,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她没有反抗的权利,只有顺从。

  “嗯,有眼光,不过晚了!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叫男人!”说完再也不留情了,直接朝她扑了过去。

  宁馨一听他这话,气的差点没背过去!tmd!这货感情是在逗她呢!刚要扭头看他就看到他朝自己扑过来的身子,宁馨吓得顿时不敢再动了,只能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身子,然后噗通一声,重物落地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尖叫声响起!

  “啊!!!疼!!”宁馨闷哼一声,她的腰啊!!快被摔断了!

  萧亦寒看着身下哀嚎皱眉的女人,她身上依旧是穿着昨天婚礼上的礼服,胸口被他的身体压着,而昨晚他这里又没有女人的衣服,只能让她将就一下,没想到现在看来,还是蛮有料的!

  “女人,看不出来,你身材还可以啊!”萧亦寒调侃的开口,却让宁馨的脸再一次红了起来。

  “你……啊!还不快起来啊!我的腰好疼啊!”宁馨想要推开他。可是却一点用都没有,对他来说就是挠痒痒。

  “哼,等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说完从她身上起来,然后拉起她。

  “哪里疼?这里。还是这里?”虽然嘴上有些强势,但是却让宁馨真真实实的听到了一丝的担忧。

  宁馨看着他,完全忘了疼痛!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男人,竟然也会这么关心自己,而自己的爸爸呢。却始终觉得她没用!她也知道自己不如哥哥,所以也就一直没顶撞过他,可是昨晚,她的确是忍不住了!哥哥上楼了,他却把怒气发到自己身上,她是他的受气包吗!想生气就生气的吗!

  萧亦寒见她不说话,只是看着自己,可心却飞到了十万八千里,他没有错过她眼底的悲伤。

  “没事吧!”萧亦寒捧着她的小脸,担忧的看着她。

  宁馨这才反应过来。然后看着他摇摇头,推开他上楼。

  看着她落寂的背影,萧亦寒眼睛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紧紧的盯着她,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宁馨回到卧室,坐在床上发呆,刚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竟然会被他感动!自己脑袋一定是有问题!想到这里摇摇头,然后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她昨晚赌气出来根本就没带衣服,她想洗澡。毕竟昨晚喝完酒就睡了,可是她没衣服!

  宁馨扭头看了眼面前的柜子,然后打开,一件衣服都没有。翻来翻去也只有找到一条浴巾。

  “还好,有这个,总比没有强!”想到这里便进了浴室,为了防止那个臭流氓进来,宁馨还专门将门反锁了起来,这才放心了下来。然后安心的洗澡,然后又洗了下头,折腾了差不多三四十分钟才出来。

  身上裹着浴巾,此刻正坐在床上擦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然后扔掉毛巾躺在床上,忍不住叹了口气。

  “哇!洗完澡就是舒服!”宁馨用头蹭了蹭被子,然后闭上眼,本来不困的,但是慢慢的有一些睡意,然后朦朦胧胧的睡了过去。

  萧亦寒回来得时候,手里拎着几个大袋子,一些放进了冰箱里,剩余的一些拎着蹭蹭蹭的上楼,在宁馨的卧室门口停了下来。

  咚咚咚!

  “宁馨,开门!”萧亦寒敲了敲门,可是等了好久都没人来开门,不经有些疑惑,又敲了下门还是没人回答,心想应该是出去了,便也没在意,拎着东西回了房间。

  另一边宁家,宁德远看着今天的报纸,发现并没有报道关于昨天宁家婚礼的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看来是有人将这件事压了下来!只是到底是谁呢?难道是……在z市,除了都煜城,应该没人可以了吧!只是,他为什么要帮宁家呢!怎么也想不透!

  宁浩宇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宁德远看了眼宁浩宇,眉头紧皱!浓浓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