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多人那样,我也在离职后的几天里恶补了下睡眠,亚健康的状态像牛皮膏药紧紧跟随着城市年轻人。躺在床上,午后的阳光洒在身上,说不出的惬意与温暖,扳着手指数了数顾大人与总经理出来的日子,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想到这里,我拿出手机找到苏沁那晚给的电话,随手打了过去,接起的不是苏沁的声音,而是个粗厚的男声,我呆呆地问:"这不是苏沁的电话吗?"男人问:"你哪位?"我猛然起身:"我是宋无衣。"男人随即呵呵大笑:"无衣啊,我是大勇啊!听苏沁说你离职不干了,然后又说你有意思来夜总会兼职。我们这边少爷的价位可不低哦,依你的样子我可以把你包装成金牌少爷"我哭笑不得地听完这死胖子的推荐,心里暗骂着苏沁使坏,赶忙说:"我不是要做少爷,我是"彭大勇电话里讶然:"难道你想做相公?抱歉,我们可是正规夜总会,不提供这种服务!"

  第71节:第十三章 迟来的真相4

  我听急了,这越扯越远了,咬牙切齿道:"我找苏沁是有些关于馨雯的事。"彭大勇听,语气转为失望:"原来这样啊,她晚上来我这里,你也晚上过来吧。无衣,刚刚我说的,你可以考虑下!"我阵沉默,在我还没抓狂前,这死胖子终于识相地说了再见挂了电话。

  华灯初上,我步入夜总会,美丽的迎宾小姐迎了上来,我淡淡地说:"找彭大勇先生。"话音刚落,身后响起死胖子招牌式的笑声,我望着他,暗忖如果他再提什么少爷牛郎的话,就当场跟他翻脸。彭大勇见我脸色不善,眯眼笑道:"苏沁等你很久了,这边走吧。"跟在他臃肿身躯背后,又听他道:"无衣这是第几次来这里呢?"我随口回道:"第三次吧,前两次都是跟同事来的。"彭大勇点点头:"嗯,苏沁在那边好像见到了你以前的同事。"我心中大奇,问:"长什么样子的呢?"

  彭大回答:"几个男人吧,要不现在过?"我断然地说:"等会吧,先见苏沁再说。"两人转过几条繁华琉璃的走廊,前两次都没仔细留意这夜总会,现在看来很惊讶它的规模,我感叹道:"这夜总会真大,估计小姐也有几十个吧?"前面胖子闻言后,旋风般地转过他肥大的身躯:"几十个?那是在开派对!我们这边有效的结合地域优势,必要时各个机构互相支援调配,最起码也有几百个!"我听着他的抗议,暗下决定再也不乱跟他说话了。

  在个休息室里,苏沁端着杯红酒凝眸看着窗外,身上的穿着已不再是夜总会的制服,彭大勇进门便道:" 亲爱的苏沁同志,无衣来了。"苏沁指了指桌上的红酒,示意我也喝杯,我淡然道:"不了,你说带我来个地方,就是这里么?那就开始告诉我吧。" 苏沁没有回我话:"这酒是大勇藏了很多年的,不喝就可惜了。"彭大勇笑呵呵地伸手揉着她的肩膀,两人同看着我。

  我叹了口气,走上前端起酒杯,饮而尽。苏沁与彭大勇相视笑,道:"干吗那么急呀,还有人没来呢。"我压住酒气,嘶声道:"难道不是这里么?还有什么人?" 彭大勇接话道:"其实是周桓那小子让你来这里的,他会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你。"此时门口响起周桓的声音:"大勇,无衣来了么?"

  在胖子的安排下,我们几个坐在包厢中,喝着胖子信誓旦旦的陈年红酒,时间气氛有点凄然,我又饮尽杯中红酒,周桓随手给我倒上,温柔笑道:"没有工作了,有什么打算呢?"胖子刚想说话,被我凌厉的眼光扫,随即噤声不语。

  苏沁轻笑几声,岔开话题:"无衣难道是已经有计划了?看你似乎点都不担心。"我端起杯子,轻摇了几下,灯光下的红酒显得晶莹彤红,不含点杂质,气味醇厚,轻声自语:"果然是好酒!"胖子立马挺起胸来道:"这酒是我专门为阿沁准备的。"苏沁娇憨地推了他下,神情妩媚动人。

  周桓苦笑:"你们两位可否到外面打情骂俏?"苏沁嗔道:"人家是想缓和下气氛嘛。房间四个人,居然显得这么冷清。"我干笑几声:"苏沁猜对了,我的确已经找好工作了。"周桓三个皆好奇地侧耳听我的下文,我见三人如此凝重:"你们这是干吗?我失业了你们不觉得异常,反而我找到工作你们才惊讶。难道是希望我饿死么?"

  胖子咕哝:"我希望你来帮我"看着苏沁的俏脸,我装作没听见,周桓笑:"好了,你有工作就好了,就怕你颓废下去。"我道:"我这人向很乐观的。"苏沁忽然想起什么:"对了,刚刚见到你的老同事了,好像是上次见的顾大人。"我惊讶道:"他也在这儿么?和谁呀?"苏沁轻耸娇肩,示意不认识,我起身道:"我先过去打个招呼吧。"苏沁回道:"之所以把周桓叫来,因为我没时间呢。"胖子也粗声道:"我还要看我的场子。"我翻了翻眼,心道又没问你。周桓仰头靠着沙发,全神贯注地看着天花板,双脚放在茶几上,姿势放肆而张扬,但又显得好看自然,点不觉无礼,只见他把红酒灌入口中后,转头朝我笑:"事情的真相我今晚暂时不告诉你,等明天我带你去个地方,嘿,到最后,只有我陪着你。"

  第72节:第十三章 迟来的真相5

  我端着酒杯,苦笑无语走出门,什么时候连周桓都学会调侃我了。按苏沁所告知的门牌,我很快就找到了这个包厢,正欲推门而入,心里想又觉不对,这时顾大人怎么还有心情和公司的人起喝酒呢?难道是开欢送会?但也不会这么早啊。我拉过门旁位侍应,问:"里面几个人?"侍应反问:"你是说连同小姐的人数,还是单指客人?又或者指男性客人,还是女性客人?"我脑子呆,竟没有反应过来,刚想对着他发作,侍应忙道:"里面才三个人。"我哼了哼,这厮怎么跟胖子个德行。我默然想了想,在侍应耳旁交代了几句,他便进去了,几分钟后他就出来了,朝我赔笑道:"刚在旁听了几句,只知道里面个叫小顾,个叫小谭,还有个叫总经理!"我点了点头,掏出百块,放在他衣服口袋里,笑道:"你现在就进去,不要出来了,给我把他们说的话全部记下来,然后我会找你的,明白么?"侍应小鸡啄米地点了点头,见他进去后,我冷笑着转身朝苏沁包厢走去。这个时候我什么也不用猜忌了,我也懒得去想,我需要的是真相。

  回到包厢后,周桓红着脸躺在沙发上酣睡着,苏沁已不知去向,胖子苦着脸摸着空酒瓶子,我失笑道:"酒没了,但人还在,至少你们相爱着,对么?"胖子闻言震,原本呆滞的眼神瞬间清澈明亮,感动道:"这话说得太好了,我刚正考虑是否再来瓶,刚好你来了,咱哥俩好好喝喝。"这次轮到我苦着脸了,我无奈道:"放过我吧,你没看周桓还躺着吗?"胖子叹了口气:"其实阿沁跟我并不是男女朋友。"

  我心中惊,心道你定会说你们是情人关系,这时,门外个侍应递过瓶红酒,胖子接过后打开,又轻轻把酒倒入杯中,几口喝完了,蹲在地上喃喃道:"你知道我怎么认识阿沁馨雯还有李子芦与周桓的么?"我摇摇头,等待着胖子诉说这这段往事,听他的语气,应该是个很凄凉无奈的故事。胖子将块冰块放在杯中,又倒入红酒饮尽。等了片刻,胖子看了看熟睡中的周桓,终于开口道:"当年他们几个经常来我这里玩,时间长了自然就成为朋友了,那时候我还是个男部长。"我很想调侃他是不是牛郎,但看他两眼通红,怕他抓狂就不好了。

  胖子又道:"青苔也刚刚来这里做侍从,大家看他比较顺眼,也自然而然每次都让青苔招待。"我没有说话,心中却是震,终于听到关于馨雯以前男朋友的事情了。我伸手把红酒给胖子满上,又给自己满上杯。胖子叹了口气道:"无衣,为什么我总是想你来我这上班?因为青苔在的那段时间里,我过得很开心,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光。"说话间,眼睛里溢出莫名幸福光芒。我举杯饮完,胖子没有喝:"那时候馨雯可能对青苔有了好感,所以就经常来这里,我感到开心的就是因为可以经常看到阿沁,虽然我是个男部长,手下掌握着多少小姐,但这些丝毫没有污染我这颗纯洁的心灵"我没有发笑,胖子又道:"青苔出事后,馨雯变了,李子芦也变了,阿沁也变了。"我讶道:"你说前两者我明白,但后面就不大明白了。"

  胖子哼了哼,脸上的肥肉抖了抖:"还不明白么?因为李子芦爱着馨雯,阿沁却爱着李子芦。让人感到可笑的是,就在馨雯确定与青苔交往后,后两人却点反应也没有,直到馨雯自闭了,李子芦冷酷无情了,阿沁因李子芦的绝情而愤而投向我,你就知道为什么当初有阵子阿沁会在我这里兼职了。"我叹了口气,想不到这几个人的爱恨纠缠如此千丝万缕。胖子伸手拿着红酒猛灌了几口,他学着周桓之前的姿势,仰面倒在沙发上,叹道:"她在我身边又如何?我得到她的人又如何?却永远得不到她的心。"

  我就地而坐,饶有深意:"有些爱情,你得到她的心,却得不到她的人,又有些爱情,你得到她的人,却得不到她的心,不过你已经很幸福了,别忘了,还有些人得不到心也得不到人。"胖子大笑几声,又灌了几口酒:"我彭大勇偏偏就要两者皆得,所以我求你定要解开馨雯的心结,让她与子芦在起,然后阿沁也死了这条心,可以永远在我身边。"我冷笑:"原来你城府如此之深。"胖子忽然起身,坐在我身旁,抓着我肩膀:"对不起,无衣。我不是不看好你和馨雯,我只是希望子芦可以与她在起,你就当是可怜我吧。我真的很爱阿沁"闻着他扑鼻的酒气,看着他充满真诚的眼神,时间我开始为苏沁能有个这么苦心爱她的男人而感动。此时,沙发头的周桓打了个哈欠,缓缓起身朝门口走去,同时柔声道:"大勇,不要太过勉强,靠别人的努力得来的爱情,你觉得你会开心么?苏沁会真心么?"说罢飘然而去。

  第73节:第十三章 迟来的真相6

  胖子闻言颓然倒在地上,将肥胖的身躯蜷缩起来,像个受伤的绵羊般,我伸手抓过酒瓶,没有理会上面他的口水,直接灌了几口后,轻轻叹了口气,朝门口走去。这个时候我不能安慰他,也轮不到我来安慰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情,谁能不能进入谁的爱情国度,能帮他的,只有苏沁,还有他自己。掩上包厢门后,转身我便与个娇柔的身躯撞个满怀,两人分开后,居然是苏沁,只见她呆呆地望着包厢,我试探道:"都听到了么?"苏沁咬着唇,眼睛红红的,硬是立着不动,我摇头苦笑着朝顾大人的那个包厢走去,再没有理会身后这对冤家。

  到了包厢门口,那个侍应正手撑墙,手叉腰在那等着,见我到了,干笑几声:"里面的客人都走了。"我点了点头,把拽着他往洗手间走去,不理会走廊上的小姐和客人,把这个侍应骇得脸色惨白,来到洗手间中,见他双手护胸,副警戒的模样,我哑然失笑道:"别怕,我对你不感兴趣,把你拉到这里,只是想问你刚刚听的事而已。"

  侍应这才换上轻松的表情:"其实我进去后,他们也没说什么话,只有那个总经理和叫小谭的谈得比较多。"我沉声道:"说什么了?"侍应道:"总经理说:李子芦是这样跟你说的么?小谭回答:嗯,李董说你和小顾都可以不走,留在公司,然后权力全部交还给你。必要的话可以给我们三人半的公司股份。这时那个总经理和小顾都没说话,三人沉默了很久。小谭又说:其实总经理你也知道开新公司的难处,又要资金,又要整合,前期很难很难,而且李董也放话了,只要你们敢开,他就利用手上资源对付你们。说完这句话后,总经理便拉着小顾走了。"我听完侍应的话,心中翻起滔天大浪,这席话把我整个人震傻了

  瞬间,我发现自己像寒风里的树叶般脆弱无助。为何我总随波逐流,丝毫无法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工作上的事是这样,对馨雯也是这样,总是因她的喜怒哀乐而改变,从没自己的原则,这难道就是我人生的宿命么?

  我铁青着脸站在洗手间里,侍应早已不知去向,过了半晌,我迈开步伐,从容地朝门外走去,找到顾大人问清楚才是现在我应该做的,而不是马上惊慌失措,就算是他们把我放弃了,我失去的也只是工作,失去的也只是个朋友,出外打工当然要面对欺骗诡诈背叛等等负面因素,人不可能总是有贵人相助。想到这里,我心中片释然。走到夜总会大门,掏出手机给小榆打了电话,这个时候顾大人他们的行踪恐怕只有她才能帮我问到,并叮嘱她不能说我在找他。我想我不能直接给顾大人电话,来不忍听到他骗我,二来我想直接与他当面相谈。果然,不到几分钟,小榆告诉我顾大人他们在某个咖啡厅里。电话里小榆很好奇我这般调查顾大人,而我装作嬉皮笑脸地说他老婆在找他,小榆心中疑虑尽去,阵调侃后,我坐上的士朝顾大人的咖啡厅驶去,脸上因酒精造成的红色早已恢复如常。

  站在咖啡厅门口,便看见总经理的车,暗自叹了口气,还是悄然把大衣的领子拉高,掩至下巴处,像电影中神秘莫测的杀手般,走进了幽暗轻盈的咖啡厅中。就着昏暗的灯光,我环视了下大厅,也许是快打烊了,整个咖啡厅并没有开太多灯,有的只是桌台上的蜡烛之光。寥寥无几的客人也使我很容易便看到了顾大人熟悉的身影,我往旁走了几步,隐入阴暗处,然后拉过个侍从,在她耳际说了几句,她便走到顾大人他们身后的个位置,把桌台上的蜡烛吹灭,顿时那个位置便漆黑片,像黑雾笼罩般,这正是我要的效果。

  趁着顾大人和总经理正抽着烟,脸色凝重地说着什么,我慢慢走到那个位置上,然后淡然自若地融入至黑暗当中。隔着位置,我就听到顾大人长叹了口气,道:"这次计划算成功了,可惜了无衣。"总经理嘿嘿笑,道:"怎么?舍不得他么?"顾大人沉默半晌,颓然道:"好歹是自己带出来的人,总是有些感情的。"总经理鼻子发出重重哼声:"感情?你难道为了感情愿意离开自己付出了近五六年的公司么?然后无所有,再重新开始吗?如果你这样想的,你可以离开公司,我自己留下。但可惜的是,小顾,我知道你会留下的,因为你是我带出来的人,我很清楚你的想法。"顿了顿,又道:"这次你做得很好,那晚和我商量真的很及时,我看这次李子芦也是没办法了,收购了这家公司,先把小谭挖到旗下,然后想把我们这些人给洗刷掉,而且看他通过小谭告诉无衣内幕,就知道他想栽培无衣。我们就是利用无衣的软弱多情,再使他以为我们出去开新公司,然后自动辞职。要不然小谭搭配着无衣,以后公司就没我们什么事了。无衣走,我们放出风声要开新公司,李子芦商人的天性使他终于坐不住了,还是选择妥协了。"说完,两人起大笑。黑暗中,我手指上的香烟抖了抖,烟灰带着火星在空中划过道美丽的弧线,然后轻悠悠地掉在桌台上,就像我的心样黯淡下去。

  第74节:第十四章 初见青苔1

  第十四章 初见青苔

  不知何时,我发现整个世界上都颠倒了,又或者说扭曲了。对自己好的人,未必是真的好,或许背后就暗流涌动,杀机四伏;对自己坏的人未必就是真的坏,或许背后就是火热如春,恨铁不成钢。前者像现在的顾大人,后者像李子芦。听着总经理和顾大人在谋划着怎样在公司继续夺权,怎样布置人事架构,怎样获得更多的利益,这切听在我耳里,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以前自己总是很喜欢标榜着友情万岁,在小榆面前信誓旦旦的兄弟之情,将他人的忠告弃之耳边,到最后,才发现,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有在满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那些友情爱情才能得到无私的境界。我悄悄起身,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心里忽然涌起个念头,如果此时我突然走前几步,站在他俩面前,会有怎样的反应呢?可惜我没有,我只是拉了拉衣领,步履利落地朝大门走去。背后的两人,再与我没有半点关系了,我想顾大人与总经理的做法根本没有错可言,人家也只是为了自己,要说错的话,只能怨自己了,

  走出大门,我抬头望着布满星星的夜空,午夜的月亮格外明亮,只有在夜深人静时,它的婉约温柔才会悄然释放,不像太阳在热闹喧哗的尘世中,无人敢直视其锋芒。我将内心尽存的怨恨撵出心房,尽可能让自己融入在凄美的大自然的景色中,迷茫而失落的我,忽然心间走出个人,竟是充满温柔笑意翘首以待的李若。

  犹豫了片刻,我最终还是没有给李若电话。自己现在已经是个失业的男人,过几天就要投入应聘大潮中去了,在不能保证自己会不会饿死前,爱情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事物。另外,明天与周桓的约会我也要考虑要不要去了。就这样,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家,黯然神伤地把房门打开,入目的景象让我目瞪口呆,只见原本干净整洁的客厅,已变得乱七八糟,登时我脑子里闪过个念头,就是被小偷光顾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