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是周桓如此待我,失落的却是醒来没见到李若,周桓似乎明白我在想什么,微笑道:"李若刚走呢。"闻言我闭上眼睛,问:"我睡了多久?"周桓回答:"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你是昨晚倒下的,可把我们几个吓坏了,你怎么吐血了?唉,不过幸好医生说你没什么大碍,晕倒吐血也只是最近的精神状态和急火攻心吧。"我苦笑:"真对不住你了。"周桓笑了:"别说这些废话了,你先休息吧,李若说她晚点再来看你,我也该去公司报到了。"我又追问了句:"青苔那个墓地在哪里?"周桓呆,深深看了我眼,还是把地址说了出来,然后出门而去。

  我看着窗外,忽然想起某人此时与我样,也是如此虚弱无助着,那个人就是青苔。从他联想到馨雯,如果昨夜我不是昏倒,而是直接倒地不起了,馨雯会有所改变么?或者说有所感悟?而李若会否回心转意呢?就算刚听到她会来看我,这又有什么用呢?事已至此,我又岂是爱情的乞丐。求来的感情始终不如平等相爱来得真诚,反而过于牵强。变了心的女人,就随她去吧。人的生命可以出现无数段爱情,但只有段爱情能让人笑得最开心,也哭得最伤心。

  想了片刻,门忽然开了,走进个医生,见我已醒来,便颔首问好。我淡淡道:"可以出院了么?"医生愕然:"你不是开玩笑吧,你需要的是休息。"我闻着四周的药水味,皱眉:"如果没什么事,我想出院了。"医生见我如此坚持,只能说:"你朋友临走时还交代让我好好照料你。"我拿起外套搭在肩头,然后俯身穿上鞋子:"谢谢了,如果有人来看我,就告诉他们我回家了。"医生点了点头,再没说什么。

  随手把医生给的药揣入口袋,缓步走向病房门口,便觉胸口还是有点点痛,但我已不想留在此处,见到那些人,徒然使我触景生情,叹了口气,轻轻拧开房门,便见人伫在门旁,冷冷看着惊愕的我,面前的正是李子芦,我苦笑道:"这么快就知道我进医院了?"

  李子芦道:"这里正是上次你送馨雯来的医院。这么快便出院了么?"我淡淡地说:"留在这里让你们笑话啊?"李子芦失笑:"既然医院肯放你走,相信你已无大碍。嘿,有没时间和我聊聊?"我叹道:"你就放过我吧,我怕待会儿又喷血倒地。"说完,我径直朝医院大门走去,李子芦不紧不慢地跟在后头,懒洋洋地问:"去了疗养院么?"我镇定自若:"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了,你的好意我也心领了。"

  李子芦嗤笑:"当初我都跟你说过,对自己好才是真的好。这个社会已没多少真正的友情可言。"我哼了哼,对他的讽刺我还真的无言以对。两人经过医院大门处的停车场,李子芦抄前几步,转身与我对视:"真的没兴趣和我聊聊?"我颓然:"你想聊什么?工作?馨雯?前者我想也没必要了,我不想再见到他们了;后者的话,我想有机会再找她吧。"

  第79节:第十四章 初见青苔6

  李子微笑:"既然你心里清楚,我也不多废口舌了。对了,我知道你在这里,是周桓告诉我的,而他也告诉馨雯了,很可能她会来看你哦。"我皱眉:"你这人倒是奇怪了,听到馨雯来看我,你居然不动怒,反而有意让我留下等她。"李子芦双手插入裤袋,扭头看着旁边的景色:"你见青苔的事,周桓都跟我说了,唉,这混乱的场面我和他都无法解决,倒是你的出现,似乎可以改变些什么,所以我也不再说什么了。"我打趣道:"这混乱里是否有苏沁呢?"李子芦闻言转头望我,眼中寒光闪烁,咬牙道:"你怎么会知道?"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这混乱就像个棋局,每个棋子的位置都关系到其他棋子的命运,谁都不能全身而退,你我唯能做的就是等待棋局的发展,做好自己应有的角色。"李子芦似乎没转过来,茫然道:"那你想怎么做?"我耸肩笑了笑,李子芦又喊:"无衣!"我自顾自地唱:"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不再管他,消失在车水马龙之中。

  回到家中,把乱如战场的房间收拾后,草草吃了冰箱中的食物,很庆幸那个小偷没把我的食物偷掉。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是晚上六点半了,估计待会儿自己的手机就要响了。原因很简单,李若馨雯等人在医院见不到我,定会打电话找我。刚想完,手机果然响了起来,拿起看,赫然是顾大人的号码,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接起。过几分钟,手机又响起,这次居然换成李若了。又是阵犹豫和矛盾,摸着隐隐作痛的胸,我还是接了起来,电话里两人都没说话,我该笑着问候,还是可怜地乞求她回来呢?

  终于,李若开口道:"为什么不在医院休息呢?"我心忖你这是在关心我么,为何昨天伤我那么深?我喃喃:"没事了。"李若幽幽地问:"我想问你个问题,行吗?"我沉声:"问吧。"李若道:"你有没有喜欢过我?"我笑,昨天为她吐血倒地,可见我心中多么在乎她!李若又道:"你是不是和她在起?"我叹道:"李若,你既然选择了爱你的人,我想你也没必要如此在意我此刻的感受了,也没必要再探询以前我有没喜欢过你。"李若沉默了良久,悄然挂了电话。我默默地把手机关上,钻进温暖的被窝中。此刻我只想把身体和精神状态调整好,再来面对这些人和事,否则照这样折腾下去,下次定会命呜呼。

  不知道睡了多久,仿佛听见有人敲门,朦胧睁开眼,看见窗外月光像水银倾泻在床畔,整个房间像进入异界空间。我从床上坐起,打开手机看,时间才十点多,自己已经睡了三个多小时。这时候会是谁在敲门呢?我打着哈欠穿上外套,起身朝客厅走去:"谁啊?"门外片寂静,我心想这不是在做梦吧。难道又像上次样做春梦?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好痛,不是在梦中。来到房门处,摸黑拧开防盗锁,心中很好奇谁这么晚找我,锁拧了半天也没开,暗骂自己睡糊涂了,连灯都忘了开,便听见门外个女人的声音幽幽响起:"是无衣么?"

  我大声道:"谁在外面?"可惜房门没装猫眼,就算装了我也不敢看,因为已是三更半夜了。女人又说:"是我,李若!"闻言我松了口气,开了客厅灯,同时准备把房门打开,就听李若轻声道:"不用开门,我只想隔着门和你说些话,可以么?"我隔着门道:"要说也要开门说啊。"说完我就要拧开门锁,就听李若声音急促而沙哑地说:"别,别开门好吗?"我停住开门的手,将头抵在门框处叹气:"既然来了,为什么不愿看我?你不会以为我房里有其他女孩吧?"

  李若凄然道:"不,我很担心你,但是我又不忍心看到你的样子因为是我伤到了你,把你弄成这样,是我不好,是我不对"语音渐渐转为泣声,听着她的哭声,我痛苦地用额头撞了撞门:"其实我是喜欢你的,直都把你放在心里。为什么离开公司没和你联系,因为我这边出了点事,也不方便告诉你,如果因为这样就让你误会我没有喜欢过你,心里没你,这实在对我有些不公平。"顿了顿,我苦笑:"不过现在说来,又有什么用呢?我宋无衣又岂会强人所难,我也不会期望你施舍爱给我了。哈,到今天只剩我孤单人了"两人隔门沉默着,我可以闻到她如兰的气息,她也可以闻到我身上的淡淡烟草味,而命运却是如此无奈。

  第80节:第十五章 意外的拍拖1

  轻轻把门打开,李若已不见芳踪,借着楼道的灯光,地上依稀有几滴泪痕,正悄然映射着纯洁的月光。我单膝跪了下来,触摸着李若的泪水,入手的温柔与伤感袭遍全身,仰面正视着灿黄的灯光,心中却告诉自己不应该脆弱,她是有人爱护着,我不该太过多情与痴迷。在深夜的冷风中,我忽觉人世间的爱情竟是如此让人着迷与难舍。百年后,或许世界灭亡后,残留在这个空间的爱情分子会否蒸发,还是随着人的灵魂因子起飞跃至另外个时空呢?我不得而知,只觉得单是与李若的这段感情,就足以让我刻骨铭心。再也找不出任何理由来推说我还年轻,以后人生的道路上还会有更深刻更甜蜜的爱情,我只想沉沦在这痛至心扉的时刻。泪流满面中,我摇头轻笑,缓缓起身,长长叹了口气,心里涌起万分动力,既然人生苦短,我又为何不好好享受生命带来的感动愤怒幸福?又或者,我该陪着在这个棋局中的棋子们好好对决番?

  第十五章 意外的拍拖

  早早地起了床,洗了个热水澡,然后神清气爽地开始修理自己连日来的颓废模样,看着整洁干爽的脸,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似乎高涨,唯令人唏嘘的是我鬓角处的黑发已有些发白。看来那天的吐血,着实对我的身体很有影响,不过也让我看起来有些淡泊尘世的成熟味道。把身上的钱计划了下,发现交完房租水电后,也剩下不多,看来今天该去面试了,不然的话,还没被情所困,就已饿毙街头。

  轻装出发,搭上地铁,很快就来到了人才市场。又是片人头攒动,心忖真是风水轮流转,前不久自己还是个招聘者,今天就已沦为个应聘者。不过依着自己混迹职场的几年经验,相信找到工作应该没多大问题。上午下来,自己拼尽全力,从人群中挤递了大概有四五家公司简历,答案都是回去等消息。心中苦笑不已,这都是以前自己对别人说的,正边憎恨着社会的不公,边拿着简历闲晃,就看见不远处有家公司的招聘台前冷清非常,心中喜,看来这次可以好好面试番,不用冒着大汗回答面试问题了。走上前去,与台前的人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是惊骇不已。

  面前的人居然是顾大人,我故作干笑道:"大人好。"

  顾大人的表情瞬间转为尴尬,见我喊他大人,脸色惨淡:"你怎么来了?"

  我查点忘了今天是来找工作的,而失去工作的原因,有半是为了面前这位曾经的兄弟。但我还是强作微笑:"来找工作嘛。"

  顾大人闻言嘴角抽了抽,见我也不提后续新公司的事,而是独自出来找工作,尴尬极了:"新公司的事可能要暂缓呢,我正和总经理起"

  没等他说完,我淡淡道:"太麻烦就算了,你们现在不是过得挺好么?犯不着这么辛苦开新公司。"

  我的话有点语双关,他听得耳根都红了。我看看四周:"今天你怎么有空出来招聘?"顾大人叹了口气,欲言又止,还是回答:"上面说还要招些计划部的人。"

  说完,里面房间走出个女孩,正低头看着简历,嘴中说道:"大人,怎么招了天,没个适合无衣以前的职位?"女孩正是小榆,没等她抬头,我笑:"我这不来了吗?"

  小榆忽然听到我的声音,掩着嘴唇,吃惊地看着我,然后又看了看顾大人。

  顾大人整个人像苍老了几岁,朝小榆无力地笑:"无衣今天刚巧过来呢。"

  小榆推了推眼镜,关心地问:"无衣,你的病好些了么?"

  顾大人震,睁大眼睛看着我,我耸肩笑了笑:"没事,已经好了,不用担心。"

  小榆别有深意地看了看顾大人,打趣着:"干脆让无衣回来好了。"

  我和小榆看着顾大人,等着他下秒的回答。按之前所发生的事,我回公司绝对没有问题,而子芦也定会开心。我现在所想知道的,就是顾大人此刻是怎样想的。顾大人想了几秒,还是咬牙为难地说:"按公司政策,自动离职与被开除的员工都不得再回公司。"

  第81节:第十五章 意外的拍拖2

  小榆失望地看了看我,我打个哈哈:"小榆你也真是,我今天是过来调查城市失业者有多少,又不是来找工作的,你别为难大人了。"

  顾大人涨红的脸转为青色,却还是强笑:"要不起吃个午饭?我们也很久没见了。"

  我摇摇头,悠然道:"不了,招聘这事我也做过,比较累的,我还是不打搅你们了。哈,当初那次招聘还是我做科长的第个工作。"

  这话又狠狠砸在顾大人心头,我有些不忍,朝他俩挥手告别,转身向大门走去,顾大人和小榆两人同时开口:"无衣!"我立定身子,转头看着他们,顾大人低着头皱着眉,很想说着什么,还是挤出句:"保重了,无衣!"

  小榆在旁说:"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清楚,是关于李若的。"我转回身子,惊讶地问:"她有什么事?"小榆说:"在这里说不方便,我们出去说吧。"说完,看着顾大人,后者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跟我起出去。

  两人穿过拥挤的人潮,闻着四周的汗臭味,顿时让我想到那次与小榆在换衣间的情景,便笑道:"这气味跟你香水味样哦。"

  小榆狠狠盯了我眼,便扑哧笑了,轻捶了下我的肩膀:"你还是很贫哦。"我笑道:"好啦,有什么李若的事跟我说?"

  小榆叹了口气:"当初都怪你不听我说的话,到了此刻,谁都知道你被利用了。你为什么就那么傻呢?"我转头望着她:"这些过去了,我心里明白。说重点吧。"

  小榆似乎受不了我如此凌厉的眼神,转头看向旁边:"那天你不是和那个叫周桓的男子在餐厅和我们相遇么?然后你便吐血了"我哼了哼:"你想说什么?是在恼我没吐血而死么?"

  小榆转过脸来:"事实上她和谭奇伟并没有开始,而是故意气你,让你知道她有多么恨你!"

  我讶道:"你怎么知道?"闻言我内心忽然觉得片阳光灿烂,像进入了世外桃源般的开心。小榆淡淡道:"因为我和谭奇伟在恋爱。"

  我失声惊道:"什么?!"小榆蹙眉道:"看你的表情好像认为他配不上我。"

  小榆此番话让我大跌眼镜。这的确是没人想到过的事,依谭奇伟的个性,无论是追女孩,还是,他的标准都是比较清纯温柔的,居然会和小榆拍拖?不过小榆这话让我忍俊不禁,点头笑道:"你们很配,真的很配!"

  告别小榆后,我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大街上,内心的兴奋之情跃然脸上,没想到世事居然如此弄人,同时也让我对李若有些内疚,相信她的心情也不好受,原本只想气我下,只是没想到对我的打击如此之大。但此时摆在我面前的事并不是为情所烦,我必须找工作,才能有资本给予爱我及我爱的人幸福。抬头看了看天色,已快到中午,看来下午还得继续找工作了,叹了口气,便走进路旁的家大排挡,点了份便宜的河粉,刚准备吃,却不想手机响起,拿起看,原来是周桓打过来的,估计他定会恼我为何不在医院休息,不告而别。

  接起电话,我便笑道:"身体已经没事了,别太担心。"周桓失笑:"早猜你会这样回答我,对了,你现在在干吗?"我拿着筷子朝盘中的河粉戳着,苦笑道:"正在人才市场找工作呢。再没工作,我就快饿死了。"周桓不愠不火地说:"下午来趟我公司,有人想见你。"我呆了呆:"你不会想说有人想让我进你们公司吧?"周桓大笑:"正是!你真聪明!"我淡淡道:"抱歉,我是不会去的。"周桓的笑声嘎然而止,好久才问:"为什么不来?难道你认为你的傲气可以当饭吃么?"我叹道:"或许是我傻吧,被人欺骗过,被人利用过,这些都已经过了,我不想再靠着别人,我只想靠自己的努力来获得成功。人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不就是这个道理么?"周桓叹口气:"你再考虑下吧,回头我们再谈。"

  草草吃完饭,我蹲在街头,仔细地把自己履历检查了番,然后满头大汗地跑到不远处的店里复印。弄完这些,下午新轮的招聘又开始了,深吸了口气,我头扎进汹涌的人潮中,奋力在各个公司台前递交简历,并用蹩脚的英语来回答面试官的问题。到了下午五点多,依旧是毫无音讯,简历像泥牛入海般。看着人潮渐渐消去,各个公司的台面也开始清理,面试成功的人欢喜洋洋,面试未果的人像我样,疲倦地看着那些职位牌,似乎心中还期盼能发生奇迹。

  第82节:第十五章 意外的拍拖3

  我随手把手中最后份简历甩在身后,叹着气把领带解开,衣衫不整地走出人才市场大门,门前非常冷清,与白天的门庭若市两个景象。出了大门,便见周桓白衣飘扬,负手挺立在辆奔弛车旁。见此情景,我愕然地朝车中仔细看了看,就见车窗摇开,个脸容肃穆的老者朝我微笑点了点头,正是馨雯的爸爸,也是周桓公司的老板王董。周桓俯身侧耳至王董身前,听他交代些什么,然后转身朝我走来,笑着说:"王董想请你进车里聊聊。"我无言以对,周桓走至我面前,小声说道:"当我是兄弟,就听我的!别再那么傻了,馨雯她爸是专程来等你的。"原本我绝不会过去,但听到周桓说到馨雯她爸这几个字,还是点了点头,昂首挺胸朝车子走去。

  迎接我的是王董慈祥的笑容,还有豪华大气的车厢。王董问道:"无衣,在找工作么?"我哑然失笑:"那王董认为我来这干吗?"

  王董眼中射出丝寒光,淡然道:"好像之前无衣直还喊我伯父,为什么今天改口喊我王董呢?"我苦笑:"我哪还有资格喊王董您为伯父,您不再怪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