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我按捺住内心的欣喜之情,淡淡道:"我负责什么呢?"说完,瞟了瞟王董身后的周桓,心想不会是做你的助理吧?王董声长笑:"你做我的助理。"

  周桓挑了挑眉,看样子是在恭喜我。我苦笑:"我没做过助理,恐怕不行。"

  王董眼中寒光闪烁,沉声道:"别忘了馨雯的事,你先去做第二件事,这边只挂职位就好了。"顿了顿,语气转轻:"只要馨雯好了,我会好好栽培你的!"

  说完,他带着周桓离开了办公室,随后人事部就拿着大堆资料给我填,整个上午全耗在这里了。中午吃饭的时候,我跟着周桓与苏沁来到楼下的餐厅,后者喊着晚上我请吃大餐,前者见我面无表情,安慰道:"无衣你没什么事吧?刚来可能有点不习惯,以后就会好起来的。"

  我叹气道:"下午我不去公司了,你们谁知道馨雯在哪儿?"我和周桓同时望向正啃着猪脚的苏沁。苏沁挑起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着红唇,怨道:"我哪儿知道?"

  我笑了笑:"你会不知道?那你知道子芦在哪里吗?"言下之意就是子芦定会在暗中照护馨雯,苏沁爱着子芦,定会知道馨雯的去向。

  苏沁呆呆望着窗外的景色,沉默了片刻:"馨雯般是下午三点去墓地,然后五点多回家。"

  周桓叹了口气,朝我使了使眼色,意思叫我尽量不要提起他们的事,以免面前佳人触景生情。我有些替胖子难过,也为苏沁伤感,更为子芦悲哀。但这些皆是命,谁叫人世间存在爱情呢?爱上个人,犹如饮鸠止渴,在结局没有出来之前,谁都要继续下去,无论过程如何辛酸痛苦。

  三人走出餐厅,苏沁因为有心事先行离去,周桓本想借车子给我,但无奈我不会开车,只能坐着公交车朝城郊的墓地驶去。

  车子开得非常缓慢,从繁华的城市直开到幽静的郊外,可惜我无心欣赏窗外的风景,心中直想着如何向馨雯道歉,然后走入她的内心深处,帮她打开心扉。

  想着想着,眼前景色渐渐模糊,我终是悄然入梦。当破旧的公交车引擎声巨响,把我的思绪从无边无尽的虚空中拉了回来,我才发现终点站到了,来不及问开车师傅墓地在何处,我闷着头直接冲到厕所。

  我神清气爽地迈着轻快的脚步从厕所出来,忽然想起那些每天在外跑业务的同志们说过的句话:上车睡觉,下车尿尿。顿觉不那么好笑了。我摇头走出公车站,才看清这个小车站是在片群山围绕的角落里,冬日的阳光照射在青黄薄稀的山峦之上,几只灰色大鸟带着清鸣掠过长空,然后消失在幽深山林中。也许此处是墓地的缘故,山风吹过冷清长街时,带起的杂物围着我打转,我环视了下长街,除了几家卖香烛鲜花的店面,就再没任何人影了。

  不远处有个路牌,上面正写着"永久墓地"四个大字,还标明了方向。我从花店走出来,手上捧着束白色鲜花,再次向店主确认了下方向后,朝墓地走去。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是下午三点多,馨雯也应该到了。

  站在墓园的台阶下,便看见密密麻麻的墓碑静静耸立,陡然之间,四周的气氛变得肃穆沉重,仿佛那些离开躯体的灵魂,还在盘旋留恋着这个充满嘈杂混浊和刺激的尘世。虽然我对生死的含义略有悟透,但如果真正某天自己的至爱或至亲之人撒手人世,那些浅薄的悟透只能像张薄纸般脆弱地撕裂开来,七情六欲也会瞬间崩塌,换上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悲哀与痛楚。

  拾梯而上,来到墓园大门处,只见两旁各写列字:生魂涅归黄泉地府莫贪恋,死魄磐留红尘天阕待出行。

  我呆呆地看着这两句,不由得叹了口气。莫贪恋?谁人不贪恋这个世界呢?如果真到了黄泉,又是怎样个景象呢?这个墓园的经营者也是煞费苦心的劝导世人把生死看开,但身在红尘之中,没有任何人会去参透这两句的意思。我会吗?我迈过大门,只知道我现在的目标是有套房子,找个爱人,然后安逸地生活着,这恐怕是绝大多数人相同的目标吧。

  第87节:第十六章 墓地里的对决3

  沿着墓地的小路,我四处寻找着馨雯,找了半天,依然不见她的身影,暗忖不会是馨雯还没来吧。

  脑中闪过灵光,我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手捧着白色鲜花,手拿着手机打开蓝牙进行搜索,几秒后,手机上便显示出的蓝牙信号,我又是四处探望,果然在旁边的斜坡之上,白衣的馨雯背着身子站在块墓碑之前。顿时我心头阵激荡,随即又涌起几番伤感,她这又是何苦来的呢?如果换作躺在下面的人是我,她是否也会感到伤心呢?我边暗骂自己的胡思乱想,边走到她身后。

  面前的馨雯穿着件白色风衣,高领的毛衣将她天鹅曲线般的脖子衬托得越发高贵轻灵,只是从侧脸可以看出她比以前清减许多,双手插在风衣的口袋之中,凝视着墓碑上刻的字,只见上面写着"宋青苔"三个大字。看照片,我不禁有些愤然,又有些啼笑皆非,暗骂青苔长什么样子不好,非要长得和我差不多,现在的感觉,好似自己像鬼魅般回到自己的坟墓前。

  忽然间,馨雯淡淡地问:"是你吗?无衣。"

  闻言我心头颤,她头也不回便知道我已经来到她身边了,不会是她把照片中的人当作是我了吧?

  我没有说话,馨雯转头望我,然后浅笑了。我问:"你怎么知道我来了?"馨雯转过头,又继续望着墓碑,轻声道:"也只有你才会用蓝牙搜寻我,不然我也不会凭着蓝牙提示的震动猜到你在我附近。"

  我走上前,站在她身旁,两人起低头看着墓碑。山风吹过,带来树林的气息,也带来馨雯的香味。曾几何时我是多么近距离地闻着她的香味啊,可是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李若,我想我再也不会让李若受到伤害了。

  馨雯深深吁了口气,笑着看着我,虽然她的笑容像开在寒冬的鲜花,但我还是可以看到她眼中溢出的痛苦。她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我没有说话,走上前将手中的白色鲜花放在青苔的墓碑前,接着往后退了几步,点起根烟,猛吸了几口,柔声道:"别这样了好么?跟我回家吧。"

  馨雯的眼神随着我手中的香烟发出的烟雾而变得迷离闪烁,摇摇头:"不,我要陪着青苔。我和他曾经约好的,生世都要在起,不会分离。"

  此话闻者心酸,我叹道:"他已经死了,而你还活着!你还记得墓地大门上怎么写的么?"

  馨雯讶然地看着我,那样子似乎很享受这种痛苦回忆带来的感受。有时候人痛苦到极点了,反而对别的感受索然无味。我不紧不慢地说:"’生魂涅归黄泉地府莫贪恋’!你明白什么叫’莫贪恋’么?青苔死了,重新开始个新的轮回,你又何必如此执迷不悟呢?"

  馨雯轻笑:"’死魄磐留红尘天阕待出行’,你又是否明白’待出行’?他虽然死了,但生者如我,还是要留在这尘世之中,直到死的那天,才能解脱出来。"闻言,我有些怅然,听到她如此极端的理解,禁不住怀疑是不是我理解错了。

  我将手中抽了半截的烟弹指而出,向前走了几步,站在馨雯身侧道:"你就忍心见你的父母因你而变得苍老憔悴?你可以在膝下承欢,但你有没有想过他们的感受?"顿了顿,又道:"你还年轻,怎能将自己的生的幸福押在个已死去的人身上呢?"

  馨雯没有反驳我,而是凝视着墓碑,眼中流露出哀伤,喃喃道:"青苔没有死,没有死"

  我气极反笑,伸手扳过她柔若无骨的肩膀,看着她静如止水的面容,微笑道:"如果没有死,他为何不来找你?怎么忍心让你形影孤单地站在这冷冷清清的墓地?"

  馨雯迷离的眼神转而清澈深邃道:"你来找我,是不忍心见我这样是吗?"

  我愣了愣,放开扶在她肩上的手,退后步:"自从知道真相后,我就直不忍心见你这样。我眼中的馨雯不是这样的!"馨雯见我后退,也跟着走前步,笑问:"那你觉得是怎样的呢?"我见两人又恢复刚刚的亲密距离,苦笑:"自然是开开心心的样子,而不是现在这样。"

  馨雯盈盈浅笑:"开开心心是否指那时候我们在起的时光呢?"我暗道不妙,这样回答下去,很有可能又被拉进影子的身份中去,干笑几声:"开心有多种,不光与我在起,还可以和子芦啊周桓啊!"

  第88节:第十六章 墓地里的对决4

  馨雯脸容转冷:"你好像有点怕我了?是否觉得我神智不清,不敢和我相处?"我摇头:"如果怕了,就不会来找你了。"馨雯冷冷道:"听说你来我家的公司上班了。依我爸爸的性格,定是给你什么好处了,你才会来找我,对吗?"

  我极力掩饰自己的慌张,心忖这是谁走漏的消息,这么快她就知道了,害我被她加以指责。

  馨雯见我没有说话,幽幽道:"什么时候连你都变了,夜被世俗的名利诱惑,难道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些吗?你不用管我了,还是去找回你的李若吧。"我很想解释什么,终是被馨雯这通话给问得无处可逃,但回想自己从认识馨雯以来,也确实用心爱过她,要不是发现自己是影子后,也不会狼狈黯然地回到李若身旁。

  馨雯轻叹了口气,转过身子,寻着阶梯往下走去,我忽然觉得有种莫名的委屈涌上心头,禁不住大声道:"我变了吗?你知道是谁变了吗?"

  馨雯停住脚步,风衣的裙带伴着长发在风中飘扬,她站在墓群之间,说不出的失意与凄凉。

  我转过身,堵在心口好久的话倾泻而出:"我曾经多么爱你!你也没嫌弃我身份卑微,也非常珍惜我们这段邂逅,更是直给勇气让我去守护着你。这切看来,我没有理由离开你。但又是谁与我相吻的同时,脑子里却想的是另外个人?又是谁把我当成影子般的替代?是你!你又可曾知道,我辞掉工作又是为了谁,是为了你!我想用自己的力量去把你从青苔的回忆中拯救出来,但是你给了我机会么?根本没有!你只会忽喜忽悲地把我与青苔交换代替!今天站在青苔墓碑前,你倒指责我的薄情,我扪心自问,我有真的爱过你,但你有吗?"

  话音在整个墓地悠远回转,只停在旁边的老鸦"呀"的声飞了起来,配合着回音显得异常凄凉压抑。两人各自站在阶梯的上下两端,背身相向,像两块石雕般静静伫立,温暖的阳光打在身上,丝毫掩饰不住透心而出的寒意。

  肃穆的墓地带着死般的沉静,两人都没有再迈出步,说完刚才的那些话,我陡然明白自己的内心深处还是残留着对馨雯的怨恨。这并非意味着我对李若的背叛,而是这种爱过的滋味,像溪水流过山石,不管是瞬间滑过,还是日久天长地侵蚀,终究会在石上留下痕迹。人是个奇怪的动物,而爱情更是个奇妙的事物。无论哪个男女,在多少年后回想起自己的初恋爱人时,心头总是带着淡淡苦涩与酸楚。就像今天我见到馨雯,深藏在心底的怨恨才会冲口而出。

  忽然声闷哼传来,将这沉静敲碎,打在两人心头,如暮霭山钟般响亮,两人同时浑身颤。

  我转头望去,只见子芦阴沉着脸,也捧着束白色鲜花站在小路尽头,可惜花瓣已被山风刮去不少,看样子站了很长时间,那些我和馨雯的对白也许都听到了。

  我朝子芦微微点了点头,只见他眼中神情五味掺杂,也许是恨我对馨雯的薄情,又恼馨雯终究在我与青苔间徘徊,而对他却不予青睐。

  馨雯紧了紧衣领,又继续下着阶梯,朝着小路出口走去。经过子芦身旁时,子芦关切地说:"馨雯,你"

  馨雯丝毫没有停住的意愿,而是迅速消失在路的尽头。

  我涌起个奇怪的感觉,就是馨雯再不会来墓地了,我暗自笃定着这个想法。

  子芦默默地从小路走上阶梯,来到青苔的墓碑前,俯身轻轻放下鲜花,然后站到我身旁,并肩俯视着面前的群墓,轻声问:"你跟李若在块了么?"

  我望着随风在地上翻滚的花瓣,微微点了点头:"是的。"子芦苦笑几声:"为什么要放弃馨雯?"

  我笑道:"你不是直警告我不要碰馨雯了吗?我这样反而可以成全你。"子芦重重叹了口气,颓然地坐在台阶之上,点不顾忌自己的华服与脏污的地面接触,然后掏出烟点上,吁出口烟圈,又被风吹散开来。

  只听他沉声道:"我已经跟你说过了,这种局面只有你能解开,但我不希望解开后,馨雯的结局是受伤的。"

  第89节:第十七章 我的爱人不见了1

  我没好气:"你觉得她有受伤吗?还是说让李若受到伤害?"顿了顿,我喃喃道:"其实我又何尝希望馨雯受伤呢?但我也不忍心李若受伤,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切让我人承担。"

  子芦没有说话,我继续说:"你既然喜欢馨雯,就应当由你挺身而出,而不是把我推到前头,这样对我不公平,对你自己也不公平。"

  子芦痛苦道:"为什么我付出那么多,她却点都没有感觉?你知道么,这种苦恋的味道像毒药样,慢慢侵蚀着你的体力,乃至灵魂。从以前她爱上青苔开始,直到前阵子与你相伴,我都默默呵护着,她不开心的时候,我才会跳出来哄她开心,她开心的时候,我只会远远望着,只想让她明白的我心思,心中总是期盼她能垂青于我,但到最后,她连个怜惜的眼神都不肯给我。哈哈!"子芦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放声大笑着,远处的那只老鸦又展翅飞离这无比冷清肃杀的墓地。

  我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这时候谁都帮不了他,也许还有个人可以帮他,那就是苏沁,惟有苦恋之人才能明白彼此的痛苦心情。想到这里,我掏出手机给苏沁打了个电话过去,然后直接将手机对着正悲愤长笑的子芦,也许苏沁听到后,会明白些什么,至于她该怎么做,我没有必要去知道。

  子芦笑了大概有半分钟,渐渐声音消落,抬头看他,竟是泪流满面,他看也不看我,踉跄地朝墓地出口走去。电话里,苏沁没有说话,我轻声问:"听到了么?"依稀间,我听到了她短促的抽泣声。

  走在血色残阳笼罩下的长街,四周的店铺早已打烊。身旁的路灯也悄然亮了起来,我涌起丝倦意,心忖这切都结束了么?馨雯的心结打开了么?我也可以安心上班,然后与李若在块了么?苏沁最终是选择了胖子,还是继续苦恋着子芦?青苔会死么?如潮水般的疑问依然在心头咆哮。

  在站台等了片刻,便登上那辆破旧的公交车,车上除了司机再没有别人。我随便找了靠窗的位置,望着窗外的风景。车在盘山公路上慢慢开着,远处城市的万家灯火闪烁,心中片宁静,那些潮水般的问题也个接个在心头倒塌。我不是神,我改变不了这个局,唯能做的就是顺利地配合这个局开展下去。想着想着,忽然有种奇妙的感觉,望着漆黑的夜空下犹如繁星点点的城市灯火,听着偶尔山间的鸟鸣,嗅着空气,心里片祥和平静,思绪像抽离了这个世界,进入了无为清净的空间,所有的感官如封闭了般,像是种顿悟。

  第十七章 我的爱人不见了

  车进入市区时,上车的人渐渐也多了,我吁出口气,车很巧地停在家附近的个站台,正准备意兴阑珊地往家中走去,却不想手机响起,接通后便听到王董急促的声音:"无衣吗?听周桓说你下午去墓地找馨雯了,她现在在你身边吗?为什么电话都打不通呢?"电话里隐约听见馨雯母亲的叹息声,我脑子片空白,呆呆地拿着手机,却说不出半句话。

  王董大声道:"你在听吗?馨雯在你身旁吗?"

  我缓过神来:"我下午和她在墓地见了面,大家谈了会儿,然后她就回去了。"

  王董急道:"可她并没有回家啊,平时她都很早到家的,我以为你们在起,就准备打电话给她,看是否好些了,可电话都打不通"说到最后,竟失去了平时应有的冷静睿智。我安慰道:"您别急,我也刚从墓地回来,我现在去找找,有消息我给你电话。"

  王董交待了几句,便挂了电话。站在街头,我仿佛看见馨雯飘扬着长发,幽立在群墓之间。难道下午自己的那番笃定,会是不祥之兆?

  想着馨雯是否真做傻事了,我心头痛,后悔着下午那番看似痛快淋漓的气话,却不想会带来如此严重的后果。至少馨雯活在回忆里,还是种对生的渴望,而我却亲手把她的回忆给打碎,换上的是我薄情地离她而去的结果。

  但这切看来,是谁的错呢?是馨雯?是我?或者是李若?我迅速上了出租车,来到胖子的夜总会,也许可以找苏沁和胖子问问,说不定他们知道。

  第90节:第十七章 我的爱人不见了2

  很快就在间包厢中找到了胖子,眼前的景象令我更加的伤感与无奈。只见胖子神情萎靡地靠着茶几瘫坐在地上,手上拎着瓶威士忌,地上还有几个不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