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肺剩?出什么事了?"周桓头也不回地与众人擦身而过:"车祸,就在公寓大门外!"

  我望向李若和馨雯:"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和周桓!"

  苏沁拿着酒杯的手"咣铛"声砸在地上,甜蜜的笑容瞬间没有了,想要说些什么,我和周桓连半点搭话的心情都没有。两人连电梯都没坐,直接跑着楼梯出了公寓。夜色下,周桓白色的身影在前方跳动,而我脑子里涌起的景象竟是胖子离别时伤心欲绝的神情。

  两人站在马路上,就看见前方五十米停着辆货车,红色尾灯在空荡荡的马路上怪异地闪烁着,似乎在告诉我们胖子就在那儿,我不用看也知道周桓此时和我样,内心无比焦急。

  两人拼命朝那辆货车跑去,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跑到货车跟前,眼前的景象让我和周桓差点落泪,只见胖子仰面躺在地上,身上全是血,颤抖的手上还握着带血的手机,看来他刚刚是给周桓打了电话了。

  我和周桓冲上前,只见胖子睁大着双眼看着辽阔迷人的星空,口中不时溢出鲜血,看样子还有呼吸,我赶紧单膝跪下,伸手握着他的手:"坚持住,大勇,我们马上叫救护车来!坚持住啊!"

  此时周桓已掏出手机打给120,并怒吼着要尽快赶到,挂完电话后,看到货车司机已不知去向,周桓已失去平日里的洒脱与冷静,禁不住大声骂了声脏话。胖子又是喷出大口的鲜血,溅得我全身都是,我看这不是办法,回头大声道:"周桓,胖子可能挺不住了,叫出租吧!"

  周桓才恍过神来:"笨蛋,我有车,等我开过来!叫胖子坚持住啊!"说完,急步跑向他家。

  此时,午夜的公路上没有任何车辆,也没有任何的人影,只有夜空洁白的银河,惨黄的路灯,染着红色鲜血的胖子和我。胖子将眼神慢慢挪到我脸上,惨然笑了笑:"是你呀,无衣苏沁来了没"

  我紧抿着唇不让自己露出悲伤的神情,转头看了看来路,苏沁并没有跟过来。我不忍再打击胖子:"你离开周桓家,她就回去了。"胖子点了点头,喘息道:"这样也好苏沁选择自己爱的人,至少会过得开心,不像跟着我,只会受委屈"

  我心痛道:"别说了好吗?等周桓过来,我们起去医院。"胖子咽下口血,摇头笑道:"无衣,让我说完好吗?"疼痛加上失血已经他的脸色变成惨白。

  胖子继续道:"今天把李若给带来了,你会觉得我很卑鄙吗?"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胖子的心思只是想让我选择李若,让子芦和馨雯在起,可惜他没料到苏沁如此绝情的告白,也没想到子芦的忽然退出。

  我安慰他:"你是个为了爱情奋不顾身去争取的人,只会让我感到敬佩。"胖子又是口血喷了出来,脸上的表情似乎很满足,然后见他试图起身,却没有半点力气,我赶紧伸手拥住他的肩头,轻拍着他略有余温的脖子。

  两人就这样说了大概几分钟,我焦急着周桓为何还没来,再这样拖下去,胖子也许真会告别人世。

  胖子把头无力地枕在我的手上,脸上忽然散发着莫名光芒,眼睛又望向那迷人夜空,喃喃道:"苏沁曾经说想两个人去坐摩天轮,在这种挂满星星的夜空下她说,只有在那个时候,才能感觉到缘分的珍贵,就像两颗流星在虚空中相遇,产生段永恒不灭的爱情神话直到此刻,我才明白那个人并不是我,我只是流星路过时留下的尘埃罢了"

  不知什么时候,我已双眼噙泪,伴随着胖子临近遗言的独白,胖子脸上光芒散去,眼眸已成迷离状态。

  他轻声道:"无衣替我告诉阿沁,祝她幸福,并让子芦好好待她阿沁是个很好的女孩,虽然有时候倔强了些,但她还是很温柔的至少在我眼中,她是最好的"

  第95节:第十七章 我的爱人不见了7

  我眼泪不停滴落在他染满血迹的脸上,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心中感觉很痛很痛。胖子语音渐低:"别了,我的爱人,我的兄弟"

  说完,头轻轻歪,气息已无,含着微笑静静地躺在我怀里。我泪流满面看着夜空,颗流星悄然从天际划过,带走的是胖子的灵魂和他对爱人的无限深情。

  我带着哭音喊道:"胖子,你看到了吗?你不是尘埃,你是那颗流星"搂着胖子冰凉的身体,脸上泪水已被风吹干,这才听到身后急驶而来的汽车引擎声,几秒后,车子嘎然停在我身旁。

  周桓从车中扑了出来,喊着:"快,把大勇抬进去,这里离医院很近的"

  还没说完,便因胖子安详的脸容而停住,整个人呆在原地,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

  我转过头来看着他,哽咽道:"他走了"

  周桓言不发地背过身子,肩膀不停抽搐着,随即像个野兽朝着夜空怒吼了声,便无力瘫坐在我身旁。

  夜风吹至,刮得三人衣衫作响,而其中人却已经远远离开了这个尘世。

  过了会儿,救护车便打着急救灯开来,几名医生迅速把我和周桓拉到旁,番抢救和检查后,医生们摇着头把胖子搬到救护车上,然后车子便消失在夜色下,留下我和周桓静静蹲坐在马路旁,等待着警察的到来。

  看着地上的血迹,我有些发懵。前几个小时胖子还活生生地和我开玩笑,此刻却再也见不到他可爱的笑容。我和周桓都不敢看对方,只希望今天发生的切都是梦,明天胖子还会生龙活虎地跳在我们面前。

  忽然,我们身后响起幽幽的女声:"大勇呢?"

  我转头望去,竟是苏沁与子芦站在不远处的地方。路灯下,两人似画中仙侣般,也许胖子说得对,他的退出正好成全了他们,而他临死前的话又在我耳边响起:"替我转告苏沁,祝她幸福"

  我又是阵辛酸:"他说祝你幸福。"苏沁走前几步,便见到地上血迹,有些失态地对我厉声道:"他在哪里?"

  我没有理会她的质问,平视着前方:"你知道么?其实他很想陪着你坐摩天轮,然后起看着星空,坚信你和他的感情就像两颗流星相遇但他还是看好你和子芦,他走得很安详"话音未落,我已泣不成声。苏沁的脸雪白片,摇摇欲坠,子芦眼里闪过丝痛苦,然后伸手将前者拥在怀里:"节哀顺便,别想太多了"

  苏沁声尖叫,把子芦猛地推开,发了狂地朝路的尽头奔去。

  子芦想也没想,忙喊着她的名字,追着而去。

  我看着子芦的背影,自语道:"子芦,大勇最后个心愿就是让你好好照顾她。"不知道他有没听见。

  警察来了后,给我和周桓做了些笔录,弄完这些,已近凌晨三点多。周桓随手把他家钥匙扔给我,示意我去他家休息,而他却独自人消失在夜色中。到了此刻,我也懒得问了,什么也不想了,只想大醉或大睡场。

  打开周桓家门,我才记起出门的时候叮嘱李若和馨雯等我,不知道她们是否走了。客厅的灯依然亮着,但已没有半个人影,我叹了口气,把沾满鲜血的外套脱下,洗了把脸,便准备走进客房睡觉,把门推开后,借着客厅的灯光,床上赫然躺着个女孩,我摸了摸鼻子,然后悄悄掩门退出,床上的女孩不是李若就是馨雯,我又转而推开另外个客房,只见床上也躺着个女孩,我心道这次肯定要睡周桓的床了,就听床上的女孩开口道:"无衣吗?"

  我呆了呆,面前的女孩居然是馨雯,我轻声问:"嗯,你还没睡么?"馨雯从床上拥被坐起,拢了拢散乱的长发:"大勇没事吧?"我靠着门框,尽力压抑着心中的悲伤,却发现自己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昏暗的卧室中,馨雯的眼眸异常的明亮,见我没有回话,她问:"怎么不说话了?"我低着头叹了口气,颓然走前几步,坐在她床沿。我抹了抹脸:"可以让我抽支烟么?"馨雯点了点头。我深吸了几口烟,不想抽得太猛,禁不住咳着,便觉得背脊上有只温柔的手轻拍着。

  第96节:第十七章 我的爱人不见了8

  我心头颤,馨雯这个动作让我想到那时候跟她去看电影时,她也是如此关心我。我迎上馨雯关切的眼神,脑子里却是胖子血肉模糊的样子,顿时伤痛涌来,在眼泪夺眶而出前,我俯身把头藏在膝间,不想让馨雯见到悲伤难抑的我。

  馨雯关切地问:"无衣,你没事吧?"我抬起满是泪水的脸,馨雯看之下,花容失色。

  我抽着烟,望着在萤火般烟头映照下飞扬的烟雾,轻声道:"你知道么?大勇是躺在我怀中去的,而我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没有任何办法改变。他走得很平静,但我知道他至死都还爱着苏沁,为什么真心付出的人却只能落得如此悲惨结局,为什么?为什么"

  馨雯没有说话,我转头望去,只见她脸颊上尽是泪光闪烁。我叹道:"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选择在回忆中活着,胖子虽与我交往不深,但毕竟是朋友,在生离死别之际,那种感觉像刀扎在心头。馨雯,对不起,我把你和青苔的感情看低了。"

  馨雯摇了摇头,良久,才道:"与你说的正好相反,我已经不需要回忆了。"

  我皱眉问:"怎么说?"馨雯没有回答,随手拿起床头边的纸巾朝我拭来,被子从她胸前滑落,露出她柔媚动人的曲线,尤其在黑暗之中,那若有若无的景象显得异常惹火。

  我犹豫了下,还是任由她帮我擦拭脸上的泪渍,感受着她温柔细腻的动作,我心中涌起丝犯罪感。馨雯把手缩回,轻跪在我身后的床被上,双手环过我小腹,悄然枕在我的背上,柔声道:"如果有天我像大勇样离去,无衣会为我落泪么?"

  我呆了呆,不知道该如何回应馨雯的话。

  馨雯见我不说话,叹道:"好了,不逼你了,你心中的人终究不是我"我闻言心碎,伸手握住她的手,平静地说:"我直都在关心你"

  馨雯追问:"那李若呢?"我哑然无语。馨雯忽然凑近我耳旁,轻轻吹了口热气:"你还爱着我对吗?"我心头颤,馨雯没待我反应过来,那只本在我小腹前的手不知何时扳过我的头,就感觉她的香唇柔柔贴在我的嘴上。迷糊之间,我心里响起个声音:"隔壁还有李若,你怎能如此对她?"

  正欲推开馨雯时,就感觉黑暗中的卧室忽然明亮起来,同时间响起李若的声音:"无衣,你们"

  我重重推开馨雯,任由她毫无防备地倒在被枕间,骇然转头望着李若。李若背着客厅外的灯光,使我下难以看清此刻她的表情,但我已知道难以解释,我和馨雯此刻就像两个小偷正在行窃被警察逮了正着般。李若轻摇了摇头,闪离卧室门外。

  我霍然起身,喊:"李若,听我解释!"说完我冲向客厅,而床上的馨雯声不响地蜷缩在被窝中,手指正颤抖着紧抓枕巾。

  李若背身握着大门锁,见我已冲至她身后,幽幽道:"无衣,这就是你的答案么?"

  我伸手去抓她的肩,有别于以往李若的弱不经风,触手的感觉却是分外坚强与刚硬。

  李若转过脸,眼角溢出几滴泪水,与她嘴角的笑容形成种难以琢磨的表情,同时字句道:"好好对她吧,好不容易搭救她上来,别辜负了我与青苔的祝福。"

  我有些急了,手上用的力气也大了,李若轻哼了声,我赶忙松开手,李若转过身子,小手轻轻抚摩着我的脸:"我所认识的无衣,是个善良正直的人,愿意帮助任何有需要的人,虽然我知道在爱情上面不能有半点怜悯,但我真不想自己心中完美的无衣,因迁就我而变得与以前不同,何况你还是喜欢着馨雯。"

  我心如冰冻,呆呆地说:"听我解释好吗?"

  李若眼中的泪水依然流个不停,而她始终挂着那种恣意自然的微笑,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李若道:"解释有用就不会有那么多误会了,世界上就不会用那么多凄美的爱情故事了。"又轻声道:"大勇是个好人,怎么就这样去了呢?"说完,将手从我脸上拿开,推门而去。

  我再次伸手拉住李若,哀求着:"别离开我好么?"李若眼中溢出丝怜意:"无衣,像个男人那样放手好吗?其实,我并没有恨你,也没有恨她,只是觉得自己要离开。我成全你和她,也成全了自己。经过这次,我明白什么叫做放手,因为我爱你,所以看到你幸福,我才感觉什么叫爱情,或许这就是我的爱情原则吧。"

  第97节:第十八章 葬礼1

  我放开她的手,看着李若擦拭干净眼角的泪水,毅然推门而出。当大门合上后,我像个行尸走肉般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子,就见到馨雯笑脸盈盈地站在卧室门前。她在笑,并且笑得很开心,像个胜利者看着失败者的离去,又像在得到猎物后的满足。

  我心中的怒火燃烧起来,要不是她的主动热吻,李若现在还不会离开我,我冲到她身前,冷冷地问:"你笑什么?"馨雯依然笑着,她那甜美的笑容和优美的身躯此刻在我看来,像个邪恶幽灵般恐怖。

  我伸出双手,掐住她天鹅般的脖子,眼神如寒冰射入她眼中:"你是故意的?你告诉我,你是故意的对吗?"馨雯丝毫不因呼吸困难而有所反抗,柔声道:"你不爱我,为什么要帮我?为什么要怜悯我?为什么你们都要把我当个弱者样?为什么让我知道自己开始爱上你后,你就离我而去呢?你口口声声说我变了心,说我把你当影子,但你此刻的行为却与我当初有什么区别?无衣,我失去过青苔,但我不想再失去你了"

  听完馨雯这些话,我双手无力地垂落下来,两人同时瘫坐在地上。客厅中的灯光开关因我身体的接触而关闭,整个房间陷入片黑暗中。窗外的月色慢慢爬满客厅,身旁的馨雯发出轻泣声,我缓缓地说:"馨雯,你真的爱我吗?还是把我当成青苔的影子?"

  馨雯没有回话,继续哭着。我叹了口气:"我们已经为了爱情失去了太多东西,伤害了太多人,如果你是真的爱我,那就让我们继续下去,我也会全身心地照顾着你,好吗?"

  事到如今,我再也没有力气去挽回什么,只能珍惜眼前的人,不辜负李若对我的期望,也不辜负周桓等人的关心。

  馨雯闻言紧紧地将娇躯靠着我,像只温柔的小猫,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小窝。

  结局部分

  第十八章 葬礼

  在大勇发生事故的第三天,我接到周桓的电话,让我去墓地参加大勇的葬礼。这三天,我没有去上班,只是个人在家中。而馨雯也很乖巧地回到她家人身边,发生了这么多事,我想大家都需要点时间去思考,去忏悔。

  我坐着馨雯的车,两人来到墓地,依稀还记得当初和她在青苔墓碑前的争执,心中想到青苔现在还活在世上,却不知道他现在过得可好。墓群间站着群人,里面有我所认识的几个人,分别是:顾大人李子芦苏沁谭奇伟小榆,惟独不见周桓。至于李若,却是我心中隐隐痛楚,也许她再也不会出现了。

  大家默默在大勇墓碑前献上鲜花后,苏沁已泣不成声,由子芦温柔搀扶着,也许他们俩生都要为大勇而内疚,但这却不是负担,而是种爱的见证。用个人的死亡退出,所得到的爱情,是万分沉重与珍贵的爱情。

  顾大人走到我身旁,语气诚恳道:"无衣,对不起!"我知道他定内疚着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但这些现在已不重要。顾大人见我没有说话,以为我还在生气,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谭奇伟和小榆走来,帮腔道:"无衣,顾大人已准备离职了。"我惊讶不已:"为什么呢?"

  小榆笑:"还不是因为你啊!"我转头望着顾大人,淡然道:"大人,不要这样,也许以前我怪过你,但现在我真的不怪你了。"顾大人摇头:"就算你这样说,我心中还是很内疚,我只想离开公司,为背叛兄弟而受到惩罚。"我微笑着:"好啦,都过去了。我已经不在乎这些事情,大家不还是兄弟吗?"

  顾大人松了口气,整个人瞬间精神抖擞起来,轻拥了我下,我小声道:"喂,别这样了,都看着呢!"顾大人在我耳旁问:"你这小子,是不是选择了馨雯?"

  我推开顾大人,对着他笑了笑。旁边的馨雯忽然握住我的手,跟着她的步伐,两人来到青苔的墓前,馨雯回头看了看大家,眼神中是坚决与肯定。"青苔,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爱的人,这个人就是无衣。他跟你样温柔体贴,跟他在起,我会感到很开心,很开心,你会替我开心吗?今天,我之所以跟你说,因为我已经决定和无衣起继续下去。无衣,你愿意直在我身边么?"

  第98节:第十八章 葬礼2

  馨雯甜蜜地看着我,不止她个人的眼神,李子芦更是深深看着我,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期待我答应。我想身旁这群朋友全部都希望我答应,包括馨雯的父母。

  "我愿意。我会让馨雯幸福,让她直开心,没有任何烦恼"我对着墓碑真诚地说出了我的心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