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轮保且簿筒皇俏抟履懔耍乙簿筒慌渥瞿愕暮眯值芰耍?

  我心满意足地笑了,周桓恢复心情后,显得很轻松,伸了伸懒腰道:"你刚刚说你要结婚,是真的吗?和李若吗?"我搂着他的肩膀走在大厅:"是啊,兄弟,经过昨天的事后,我真的想通了,也不想纠缠下去,该做个了断了。至于结婚嘛,我想我还要去努力,毕竟还不知道她父母同意不同意。到时候如果真结婚,你记得定来送红包哦。"

  周桓大笑着点了点头,目送我出了公司,但眼神里还是带些忧伤,我想那应当是对馨雯和青苔的担心,但我已没有力气和精力去纠缠了。我接下来的日子,只想和李若起去面对我们的人生。

  第十九章 婚礼

  八个月后,在家豪华的酒店中,我和李若的婚礼正在举行。那天从王董公司辞职后,我去了顾大人和谭奇伟新开的公司里,几天后,李若也加入公司,我和她又重新开始着加班与约会。

  在这期间,我们互相去了各自的家乡见了父母,双方父母都觉得不错,在顾大人和谭奇伟的支持下,我和李若也把婚期定了下来。

  而馨雯这边,我和她再也没有见面,只是偶尔与周桓等人吃饭聊天时,知道她正每天陪着青苔做着治疗与恢复,但据周桓所说,青苔康复的机会几乎没有,反而病情越发严重,每次说起时,周桓和李子芦都脸色暗淡。

  酒店中,云集着之前公司的老同事老朋友,甚至公司的客户也来了,按照顾大人的说法,我这次的结婚可谓是前所未有,因为卖着周桓和李子芦的面子,他们几个好朋友甚至同学都参加了我的婚礼,婚礼反倒更像场别开生面的舞会。

  做我伴郎的并不是谭奇伟或周桓,而是之前公司的保安,看着他不停地在女宾中寻找着目标,我和顾大人等人便暗自狂笑,旁边的伴娘小榆正被谭奇伟紧紧守着,生怕被人给盯上。看来谭奇伟这次也是动真格的了。

  我身雪白礼服,梳着齐肩的长发,与李若淡雅紫色的婚纱相衬,看着不远处墙壁上的镜子,看到的都是对方眼中的幸福与满足。曾几何时,我只是个碌碌无为迷茫而又失败的打工仔,但经过这年来的事,我已经找寻到我生命中的最爱,再也不会迷失方向。

  小榆和李若帮姐妹笑谈着趣事,看来她的姐妹们很羡慕李若和我相爱,我和顾大人他们聊着,再过几分钟,我就要彻底告别单身了。顾大人笑道:"无衣,你可要考虑清楚哦,进了婚姻这殿堂,以后可没什么机会陪我去b玩啦!"说完,才发现自己的老婆还在身旁,几秒后,便被老婆拉着耳朵进了某个房间。

  李子芦淡淡笑道:"都说无衣再等等,我和苏沁也准备下个月结婚了。"苏沁抿嘴轻笑,与李子芦深情对望,脸的幸福模样。

  周桓似乎想起什么,咧嘴怪笑:"我跟你们说啊,苏沁已经"话没说话,李子芦便涨红着脸,点不顾忌自己是个董事长的身份,扭着周桓的衣领低吼道:"闭嘴,你敢说出来"

  周桓没等说完,把甩开了他的手,也不顾身份,窜进宾客人群之中,大笑道:"苏沁已经有了啦!哎呀"李子芦冷冷笑,扑了上去,两人扭作团,在宾客惊讶的注目下,互相笑骂打闹。

  苏沁并没有害羞,大大方方道:"嗯,我已经有三个月了,这小孩生下后,如果是儿子,我会在他的名字里取个勇字!"

  我和李若皆同时轻叹,苏沁和李子芦的爱情完全是胖子的退出而成全的,听到苏沁提起大勇,大家禁不住黯然神伤。

  第103节:第十九章 婚礼2

  这时我看见我和李若的父母从主席台走下,走到人群前排,他们带着欣慰的眼光看着我和李若两人。我的心开始扑通狂跳,毕竟是婚姻是人生的头等大事,禁不住很是紧张。

  在主持人大声宣布下,众宾客全部安静下来,周桓等人也已全部归位,安静地看着我和李若两位主角。婚礼进行曲开始响起,我挽着李若的小手,在她娇羞的幸福神情下,两人穿过大堂中央,走在幸福的红地毯上,身旁是小榆和保安同志,身后还有帮可爱的小孩子。红地毯两旁是我们的朋友亲戚同事,他们都笑着为我们祝福鼓掌喷着礼花。

  在神父唱诗以后,我和李若各自站在神父两旁,神父开始询问:"宋无衣,上帝使你活在世上,你当以温柔耐心来照顾你的妻子,敬爱她,与她居住,建设幸福的家庭,要尊重她的家庭为你的家族,尽你做丈夫的本份到终身。你在上帝和众人面前愿意这样做吗?"

  我深深地看着李若,她也深深地望着我。幸福居然如此之近,从此我将携着她的手走至生命完结。我吸了口气,朝神父和台下众人谦然地笑了笑,说道:"在我说愿意之前,我有些话想对这个即将成为我妻子的女孩说。"

  李若睁大着双眼,惊讶地望着我,按之前婚礼的彩排,似乎没有我这段。顾大人带头怪叫声,掌声瞬间响彻全场。我朝着李若缓缓跪下,深情道:"我们也许错过了很多,查点与你擦肩而过,但我相信,经历了这么多之后,我们的未来定会完美而幸福!"

  台下的顾大人和妻子相拥而泣,苏沁和李子芦更是互相紧紧抱在起,小榆这个伴娘流着泪看着台下的谭奇伟,周桓脸满足的神情,斜倚着柱子,朝我挥手祝福。

  掌声又是如雷般响起。李若双唇颤抖,幸福的感觉全部化为喜悦的泪水,伸手抚摩着我的脸颊:"天啊,无衣"

  神父点头看了看我,说道:"宋无衣,请你回答我刚刚替上帝问你的话!"

  我笑着说:"我"

  "无衣!"个清脆娇柔的声音在大堂门口处响起,把我将要说出的话打断,全场喜悦的气氛瞬间有些冰凉。大堂内所有人都转头看去,谁都想不到只有在电视里发生的事,竟会在此上演。

  只见个女人,穿着朴素干净,气质却秀丽高贵,赫然是馨雯。我和李若怔征望着她,周桓顾大人等人也是片愕然。

  馨雯迈着轻盈的步伐,身后出现她的父母,两人脸无奈和尴尬,还有几分忧郁。走近至主席台下,趁着灯光,我看见她的脸容苍白憔悴,眉宇之间带着急切与后悔。

  李若浑身颤抖着靠向我,此时的她脸的迷茫和害怕,我起身紧握着她的手,给予她坚定的信心。

  馨雯轻声道:"你要结婚了么?"

  我叹了口气,她到底怎么了,难道没看见我和李若的衣着吗?馨雯苦涩地笑了笑:"青苔回来了,虽然他还爱着我,但我想了这几个月,也照顾着他,到今天听到你要结婚,我才猛然醒悟自己已经不再爱他了,我爱的是那个和我在地铁里用蓝牙认识的男子,爱的是那个忧伤软弱的男子,这个男子在我迷失方向的时候,带我走了好远好远,终于把我拯救出来。你知道那个男子是谁吗?"

  所有宾客起哗然,包括神父。我和李若的父母脸铁青,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

  谁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摇了摇头,在这个时候,我没有任何理由回应她的告白。馨雯的父母站在大堂门口,遥望着我,似乎在说着万分抱歉。馨雯掏出手机,嫣然笑道:"无衣,你还记得这手机么?还记得我们每晚在地铁上等候着对方么?"

  我心如火烧,旁边的李若已闭眼不敢再看,旁边的周桓顾大人等搓着双手不知道是否要去阻止馨雯。馨雯轻声自语道:"’为伊凭添消瘦?玉门外,灯火阑珊。梧桐叶,片片思绪,吹煞几宿!’你还记得这阕词吗?我至今还把它放在手机里,想你的时候,我会看着它,这让我不曾忘记你!"

  我开口道:"馨雯,很多事情,旦错过了,就再也不回了头,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第104节:第十九章 婚礼3

  馨雯好像没听见我的话:"’生魂涅归黄泉地府莫贪恋,死魄磐留红尘天阕待出行!’生的人依然活得好好的,而死去后这种思念才能消亡。我不会强求你回头,今天我来这里,只求你能明白我对你的爱,对你的心。我的确回不了头了,所以我再也不会让这种思念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在场所有的人都明白馨雯最后句话的意思,她既然无法把思念寄托,就准备选择死亡来消除。

  馨雯的爸妈喊道:"馨雯,你跟我们回去吧!"馨雯摇了摇头:"爸,妈,你们是不明白我的,你们谁试过在个茫茫没有边际的黑暗当中,找不到出口,而当某天有个人费尽辛苦,用心把她带了出来,然后又悄然离开,这种心情谁能明白?"

  周桓和李子芦闪出人群,来到馨雯身旁:"馨雯"

  馨雯的泪水滴落,凄凉道:"周桓,青苔昨天已经走了,他走的那刻,让我不要再迷失方向,这就是我为什么今天会在这里出现。我不想再骗自己,也不想辜负青苔的祝福。子卢,你们应该明白大勇为什么会选择祝福了吧?"

  子芦闻言脸色惨白,点了点头,退回人群中。

  馨雯睁着泪眼,笑着说:"无衣,我再也不逼你了,既然无法改变,我也会悄悄走开,祝你们幸福!"

  此时,李若突然挣开了我的手,我愕然看着她,李若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她把抓下头上的婚纱,盘好的长发陡然全部倾泻下来。灯光下,她的眼神中忽然涌出无比坚定的神情,伴着她穿着婚纱秀美的模样,显得楚楚婉约,像淡妆素裹的天使,散发着片神圣的光芒:"馨雯,我成全你,你不用这样子,我不想无衣为你难过,为你伤心,我不想我和他在未来的日子里替你悲伤,所以我成全你们,无衣,答应我!好好对待馨雯,她已经无所有了,让她过得幸福吧!我祝福你们!"

  没待我反应过来,李若跳下主席台,朝大堂另端出口跑去

  我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切,大堂内乱成片,李若的父母追着李若出去,而我的父母叹着气跟着去了,周桓和顾大人等人和我样呆住了。我哆嗦着,走向馨雯,内心不知道是愤怒还是哀伤,我计划了八个月之久的婚礼,全在这刻破碎,我只离婚礼的殿堂还差几秒,就人事皆非了。

  馨雯的爸爸走到我身旁,低声道:"无衣,真对不起啊,我也阻止过馨雯的,但她不听"

  又听到馨雯妈妈声尖叫,便看到周桓等人手忙脚乱冲了过来,原来是馨雯晕倒了。馨雯爸爸长叹了口气:"无衣,我现在只求你件事情,暂时陪着馨雯,拜托你了!"

  我看到馨雯如此模样,想起那次雨夜中,馨雯为我淋雨晕倒的场面,不觉心中酸,回道:"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小榆这个伴娘冲了过来,问:"你还不去追李若?"

  我坚定道:"李若会明白的,我不会让她离开我的!我答应过她的,要牵着她的手走辈子!"几个人手忙脚乱地把馨雯送到医院,之前的情景又在我眼前浮现,这是我第二次送馨雯进医院了,而我现在身上正穿着礼服,新娘却不是她。想起馨雯说要自杀的话时,我内心便隐隐作痛。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我的爱情永远都是这般曲折吗?

  夕阳西下,病房中馨雯正熟睡着,我默默地坐在她身旁,看着落日余晖洒在馨雯苍白的脸容上,我不觉伸出手握住了她冰凉的小手。

  此时不知道李若在哪而,她哭着逃离礼堂的情形让我愧疚不已。但她定会明白我的,包括她家人也会明白我的。我这么告诉自己。病房外,周桓和子芦正陪着馨雯的爸妈,这时候他们的全部希望就在我人身上,我能做些什么呢?我能改变什么?我推门出去,馨雯爸就迎了上来,整个人看起来苍老了很多,紧紧握着我的双手道:"无衣,这次你定要帮馨雯,定要帮我们啊!你要什么都给你,只要你说出来,只要馨雯能好起来!"

  我看了看周桓和子芦,他们都转过身子,不想说话,这时候他们偏袒哪方,都是对不起对方。我叹道:"医生不是说馨雯没什么事吗?只是有些疲惫而已。"

  第105节:第十九章 婚礼4

  馨雯妈伤感道:"我们希望你能陪着馨雯,让她不要为情所困,为情而亡,唉,为什么我女儿这么苦命啊"

  我有些气愤,到了现在他们还用金钱来动摇我的心,我的婚礼被他们搞砸了,李若也跑了,现在他们居然还求着我陪馨雯,正当我要发作时,病房中传来馨雯的声音:"无衣,是你么?"

  大家都看着我,在他们期待的目光下,我无奈地走进了病房。

  病床上的馨雯睁着略有浮肿的双眼,整个人看起来又是憔悴又是让人怜惜,刚刚的怒火瞬间熄灭了,我用力握着她的手,柔声道:"是我,你好些了么?"馨雯眼睛直直地看着天花板,轻声道:"对不起,我又次伤害到你们了。"

  我摇头:"别说了,只要你没事就好。"馨雯闻言眼角溢出泪水:"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为什么刚刚不当场拒绝我。刚刚李若对我说的话,让我感觉自己非常卑鄙。为什么我总是在

章节目录